隱藏表單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驗證碼
  • 可附加檔案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大小限制:3072 KB。
  • 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發文間隔時間為 30 秒;貼圖間隔時間為 30 秒。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379223 KB / 1313072 KB

  • 本板板旨為討論學術上的歷史,討論範圍限定於歷史學、考古學。欲發表其它如各民族的語言與文化、各國政治話題者,請洽其它相關板發文。
  • 發文時請務必理性,不得使用任何有歧視及侮辱意味之言詞,必要時請提供明確的學術出處。
  • 主題不在本板討論範圍者,將刪文處理。連續發表多篇主題相關文章,或他板複製文者,予以鎖文、強制sage處理。
  • 簡體中文使用者請發揮舉手之勞,將文字轉換為正體中文,避免造成其他島民閱讀困擾。


無標題 無名 ID:IjQOHOpENo.60080回報6推文回應

www.zh$$ihu.com/ques$$tion/288560172/ans$$wer/547774989

沒有語言學知識的網路討論裡最熱門的月經題目莫過於——XX方言更接近古漢語,或者更無知者乾脆聲稱“XX方言是古漢語”等等。但實際上,漢語語言學泰斗王力在《漢語史稿》裡早就研究過這個問題,而且給出了明確的結論:

漢語的所有方言,無論官話、吳、粵、閩、湘、客家,都不是古漢語,也都完全不接近古漢語。

這個結論為什麼不是廢話?因為王力先生很早就發現,漢語所有方言都經歷過一個共同的、有明確規律的時代劇變,正是這樣的變化顯著劃分了漢語的時代;更重要的是,漢語內部的演變,是對全人類語言都適用的普遍性規律,它正是語言經歷時代演變的重要標誌。這個重要的變化就是語言學上的所謂“母音鏈式遷移”,從外在特徵來說便是所謂的“元音高化”。

什麼叫母音的“高低”?我們用母音圖來解釋:

母音越“高”,表示發音時舌頭向上抬升的程度越高,發音時抬升舌頭往往會自然地縮小口型,所以母音的高度一般等於母音的“開口度”,也就是在上圖裡標注位置越高的母音在語言學裡也越“高”。如果你發音時不做任何動作,純粹把嘴張開,你發出的就是上圖左下角的[a]。而當你把舌跟抬高,再加上前後的運動和嘴唇的動作,你便能發出其他所有的母音。

而元音高化的含義就是,隨著時代的變遷(往往是上百年的尺度),人們說話時會越來越傾向於抬高舌位,縮小口型,導致語言裡的母音[a]逐漸變成[e],[e]變成[i]等等。這是在全人類社會都會發生的現象:人類社會越脫離封閉和隔離,文明程度越高,人與人的交流越多,人類的語音也就會越會往元音高化的方向演變。原理也很容易想像:人們對話時越需要抬高語調、加快語速,也就越傾向于省力、高效的語音,自然更青睞於[i]這樣口型小、發音快的母音,而非[a]這樣口型大、響度大的底層、本能性語音。

一般來說,開音節、長母音比閉音節、短母音更容易高化(短母音可能會走相反的“低化”路線,這裡不做討論),世界語言中的元音高化一般遵循以下的路徑:

1. 原低位元母音變成高位母音,通常分成前後兩條路徑:前 a-ɛ-e-i,後 a-ɑ-ɔ-o-u。
2. 已經在高位的母音會分裂,變成一高一低的雙母音,如英語的i-aɪ,ou-aʊ。
3. 原本分裂的雙母音會聚攏到中間(也可以理解成雙母音中低的一方被高的一方同化),如英語中ai-eɪ,au-ɔː。
4. 原高位的後母音u會被“拉”向前母音i的位置,可能如英語中u齶化為ju,也可能如法語或漢語產生出i位置的圓唇母音y,或者如日語的圓唇u去圓唇成su、tsu中的母音。

在英語、法語中,元音高化的痕跡幾乎原封不動地保留在單詞的拼寫上(只是英語沒規範過正字法,導致演變程度不一的單詞的拼寫都停留在起始狀態)。比如英語裡相對有規律的ee-iː、oo-uː,法語的例子更典型,如ai-ɛ、au-o、oi-wa、ou-u、u-y等,都符合上面的母音遷移規律。

在漢語中,提到元音高化最經典的例子莫過於“爸媽”向“父母”的演變了。漢族人從上古時代起就一直把雙親叫做“ba ma”,並起了“父”“母”兩個漢字。但隨著語音的演變,這兩個漢字的主母音從a一路變成了u,但底層口語中這兩者依然是“ba ma”,於是後來才重新設計了“爸”“媽”兩個漢字來表達它們的原始讀音。

而在王力的時代就已經發現,元音高化同樣是漢語所有方言的共同規則。比如中古到現代漢語經典的演變鏈條:ɑ(果攝)—o,o(遇攝)—u,在官話、吳、粵、閩、湘、客家方言中全部存在,說明現代所有漢語方言都已經經歷過母音遷移,也都早已進入了現代漢語的範疇。

相反,在日本、朝鮮、越南語言的漢字音讀詞中,由於音讀更多是作為外來語在書面上記錄,三者都沒有發生漢語口語裡的演化,於是“羅”在日韓越語裡母音依然是a,“古”的母音依然是o,這也成了區別漢語與域外方音的最顯著標誌。比如我們常說抗戰時日本人說“大大的”,這是日軍用日語語音模仿漢語的所謂“協和語”,實際要說的是“多多的”,但“多”在漢語裡早已高化成了“duo”,在日語裡母音卻依然是a,這就明顯體現了中日語言間的分歧。

無知者往往看到某方言的某一個特點與中古漢語“相似”便妄下“X方言接近古漢語”的結論。但實際上,從元音高化這個語言最本質的歷史演變標誌來看,很多方言的演變程度都比普通話還要激進。就以民科重災區粵語為例,廣州在明清幾百年間都是中國唯一的對外開放口岸,是中國對外交流的中樞,所以廣府方言的演變不可能不激進。廣府粵語不但發生了漢語共通的開音節“a-o”演變,乃至連閉音節ang、an、ak都高化成了ong、on、ok。官話在中古之後母音顯著的變化只是後元音高化這一條路線,而廣府話已經發展到了高母音分裂和分裂母音聚攏這一步,比如高母音i在廣府話部分聲母後分裂成了ei,u分裂成了ou(我家鄉的南寧白話都還沒有分裂),雙母音ai、au在廣府話中也部分聚攏成了oi、ou,導致中古的遇攝和效攝在廣府話部分聲母後裡不分(刀/都、冒/墓)。

(´,_ゝ`)<: 不如先檢討追正統的智障華人文化 (IIiZdEwc 18/12/08 16:46)
(´∀`)<: 追討正統可以幫自己的政治色彩加分阿 (KXVGzoOY 18/12/08 20:21)
(゚∀゚)<: 所以有否定到北京音的普及歷史最短, 也比大部份方言離古漢語更遠嗎? (QVzQ7WM6 18/12/08 21:25)
(゚∀゚)<: 所謂 (QVzQ7WM6 18/12/08 21:33)
(゚∀゚)<: 反串廚才一天到晚正統胡化 自古以來 (itk8ZlNU 18/12/08 22:04)
(゚∀゚)<: 張籍:北人避胡皆在南,南人至今能晉語 (BAZHztZg 18/12/09 00:15)

法國民主枯萎的背後:枯萎的財政和枯萎的福利 無名 ID:v.pNoN7cNo.60057回報推文回應

摘要:這篇文章寫於去年4月26日。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59654

“盲目的慈悲是危險的,膚淺的愛足以滅國。”——馬基雅維利

法國是現代民主制度的真正發源地,長久以來,這個國家一直以自由、平等、博愛自居,並因此自視甚高。

早在大革命期間的1793年,法國就頒佈了世界上最早的全面普選權憲法(當時大英帝國和美國的選舉權,需要相當高的財產證明);受盧梭與伏爾泰的影響,法國人最早提出並實施了多元文化和族群平權,1788年,法國在孔多塞侯爵領導下建立了主張黑人平權的“黑人之友”,1794年2月4日,雅各賓黨人宣佈在法國所有的殖民地禁止黑人奴隸貿易和無償地解放奴隸;同樣,世界上最早的主張沒收富人財產之社會主義革命者巴貝夫和社會主義政權“巴黎公社”,也出現在法國。

不過,作為一個自命“最講道德”的國家,同樣需要背負同樣沉重的道德枷鎖——脫胎於經濟平等的福利財政、孕育於族群平等的多元文化,已經形成了法國社會難以承受的痼疾。

一方面,關乎法國穩定的福利財政已經難以無繼,並在現體制下難以做出任何有效的改革。

1965年,戴高樂將軍推動法國全民普選制度,並以此戰勝議會等競爭對手,掌握了巨大的政治權力,但這也意味著法國經濟政策的左傾傾向不可逆轉。因為在這種制度下,為了爭取底層大眾的選票,法國政壇各個黨派將不得不競相標榜福利政治以求得生存。

1956年,法國的帶薪假期為每年3周,1969年增加為每年4周(喬治•蓬皮杜,右派),1982年再次增加為每年5周(弗朗索瓦•密特朗,左派),隨後則增加到高達50天,與此同時,法國民眾所享受的福利種類在三十年裡迅速超過400種;1982年1月,法國議會通過每週39小時工作制(弗朗索瓦•密特朗,左派),到了1997年5月,法國議會又通過了每週35小時工作制的法案,並為企業設定了極其嚴苛的解雇條件(雅克•希拉克,右派)。如此完美的福利,不但讓法國的勞工成本世界最高,也使得法國的懶漢們能夠過上不亞于辛勤工作者的生活,更讓法國的企業經營者們舉步維艱。

據法國《解放報》2006年10月9日的報導,法國44歲男子提爾裡•F在過去24年中沒工作過一天,但他卻靠著政府的福利救濟一直過著富足的生活。這個“超級懶蟲”還出版自傳《我,職業求職者提爾裡•F》披露他的“懶蟲秘訣”。

這種競相追逐的福利政治,為法國的財政和經濟背上了沉重的負擔。

1974年,法國的政府支出為32%,2016年,這一支出已經占到GDP的 56%,遠高於發達經濟體OECD國家平均的43%。在這種情況下,法國政府被迫大規模舉債,以維持福利,此舉使得該國2011年赤字竟占GDP的5.2%,超過歐盟規定的3%。到了2016年,法國糟糕的財政狀況,已經使得法國當前的福利政策難以持續,必須做出某項改革。

然而,要想防止財政垮塌,法國政府實際上只有兩個辦法,削減福利和增加稅收。令人遺憾的是,這兩項政策,在當前體制下,實際上根本缺乏可操作意義。

從1990年開始,隨著財政負擔難堪重負,法國執政者曾多次試圖削減花費不菲的福利開支,但這些舉措都在街頭風暴面前一敗塗地。

2006年法國總理德維爾潘推出了減輕企業和財政負擔、削減勞工福利的《首次雇傭法》,引來了席捲整個法國的大規模暴動,結果德維爾潘從公認總統接班人淪為選戰失敗者;2016年3月,左翼的奧朗德政府在財政危機和經濟困境面前選擇屈服,違背了此前不削減福利的諾言,頒佈了降低勞工福利的新《勞動法》,這引發法國國內的大規模暴動和騷亂,奧朗德的支援率直接暴跌到4%的個位數。

2006年,德維爾潘推出《首次雇傭法》後,法新社隨後的民意調查顯示,僅有4%的法國人支持德維爾潘,63%的人則堅決反對,總統選舉的支持率暴跌至29%

同時,法國的財稅徵收比例已經高無可高,喪失了合法盤征的空間。據世界經濟論壇2016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法國以66.6%的企業稅率在歐洲國家中排名第一;據法國《回聲報》2017年4月的報導,在經合組織國家中,法國個人繳稅最高,該國個人繳稅的比例超過40%。

如此高比例的徵稅,不但讓得法國的企業經營者和辛勤勞動者背負上了沉重的稅負重擔,更讓法國的稅負收入達到了合法徵收的極限。現任奧朗德總統曾在上任之初,為了解決財政空洞並維持福利政治,對富人進行了高達75%的徵稅,卻僅僅獲得了年度預期為4.2億歐元的收益,還造成了大量企業、資金和人才的恐慌性外逃——2013年,法國《世界報》對此不無幽默地評價道,“200年前法國貴族逃離祖國是因為斷頭臺,現在他們逃離的是法國的稅收。”

總之,法國的財政、經濟狀況,使得當前的福利政治在當前體制下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困境:政治上必須全力以赴,因為決策者承擔不起福利削減後的政治後果;經濟上卻無以為繼,因為財政經濟現實已經無力承擔。這無疑是一個註定破產的體制悖論。

而福利政治的惡果,恰恰源于當前普選權框架下的法國畸形民主制度,這就使得任何企圖扭轉局面的政客,都必須致力於掙脫這一制度:

要麼建立一個佛朗哥元帥、朴正熙將軍和皮諾切特將軍式的獨裁政府,用軍隊的刺刀推平法國街頭懶惰暴民的叛亂,徹底消滅福利政治的萌芽,將秩序的威嚴和勞動的榮耀重新帶給法國;要麼建立一個列寧或希特勒式的專制政權,或者用暴力掠奪富人的財產,或者發動對富裕外國的侵略,來滿足國內民眾欲壑難填的福利渴望。

總之,現有的法國體制永遠不可能堅決法國的福利政治問題,就像病毒產生者永遠不可能消滅病毒一樣。這個摧毀德維爾潘、薩科齊和奧朗德政治生命的難題(這三者都曾是法國最受歡迎的政治領袖),將會無情地吞噬下一個法國領袖的政治生機,並最終消滅民眾對法國當前體制的經濟信心。

另一方面,法國國內伊斯蘭極端主義引發的恐暴襲擊,乃是法國體制在大量宗教社區的政治崩潰,這一問題絕不可能被當前的法國體制所解決。

在法國,大量的no-go-zone由於穆斯林移民的集聚而得以形成,由於穆斯林社會的價值觀自成體系,這就使得法國的領土上,出現了大量法國政府和警務系統鞭長莫及的實質非控制區。從查理週刊襲擊、巴黎劇院大屠殺再到香舍麗榭的槍擊案,恐怖作案者都依託法國政府無力控制的no-go-zone完成恐暴襲擊的準備、甚至撤退工作。

而且,在這些缺乏法制體系的no-go-zone中,孕育著大量的違法犯罪事件,自由出入的犯罪團夥和幫派分子,對附近的法國人形成了明顯的擠出效應,造成了可怕的社會問題,並隨時可能引發災難性的社區動盪——2005年法國伊斯蘭青年大騷亂和2017年2月的郊區青年大暴亂即體現了這一點。

由於法國固有的、極其低效的民主人權價值體系,該國軍警實際上根本沒有實力和意志在這些問題上採取切實有效的行動,政府不可能頒佈如此嚴苛的法律,這違背了公民社會的基本原則。但是,如果法國政府的行動,專門針對某個犯罪率較高的族群或者宗教,卻又會落入法西斯的政治禁忌。這實際上就意味著法國的政治體制,在恐暴襲擊和社會治安問題上是完全無能為力的。

而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從2015年11月巴黎恐襲至今,法國政府多次動用國家緊急狀態等極限手段,但都難以阻擋恐暴襲擊的出現,這個國家甚至無法阻止恐暴分子攻擊她的心臟香舍麗榭大街。實際上,法國的畸形民主體制和激進的多元文化意識形態,孕育了今日的安全問題,這也意味著,除非這種體制和意識形態滅亡,否則法國不可能解決自身的安全困境。

默克爾為歐盟召入了數百萬的伊斯蘭難民,這就使得恐暴分子可以夾雜其中,通過申根協議輕易地跨越歐洲國界,肆意製造恐慌。某種程度上說,默克爾製造的難民危機,使得歐盟的人權法庭和申根協議成為各個國家安定的障礙。

由於法國的體制在困境面前極度無能的表現,使得法國的民主制度越來越失去了法國民眾的支持。在此次選舉中,法國民主制度下的體制政客和政黨被法國選民無情拋棄,顯示出法國民眾對法國體制逐漸喪失信心。而2016年11月法國《世界報》、蒙田研究所智庫以及巴黎政治學院聯合所做的一份民意調查《法國人,民主制度與其替代途徑》,更清楚地表明瞭民眾的真實心態轉變。

這份調查結果顯示:近年來,法國人對民主不滿的程度不僅是大規模,而且比例愈來愈大。2016年,77%的法國人認為民主制度運作“愈來愈糟”(2014年這個數字為63%),僅有3%的人認為民主制度會越來越好。32%的法國人認為“其他政治制度可能與民主制度一樣好”,2014年僅有8%的人這樣認為。資料清晰地顯示了法國的民主體制在民眾中的信心開始崩塌,而這一認知也清晰地反映在此次選舉結果之上。

法蘭西斯福山曾經認為,民主意味著歷史的終結,但是事實遠非如此。古代世界中希臘民主城邦的崩潰、羅馬民主共和國的隕落,現代世界中法國大革命民主政權的滅亡,俄羅斯臨時政府的垮臺,德國魏瑪共和國的消減等等,實際上都表明了民主制度實際上僅僅一種普通的政治制度,她並不比專制更能代表歷史的方向。

歷史清晰地記得一些有趣的事實:

拿破崙是如何摧毀大革命的民主體制的——法國的人民厭倦了民主和議會在現實困境前的無能低效,他們渴望安寧勝過選票,所以,當將軍波拿巴無情地剷除議會之時,不曾遭到過任何真正意義上的反抗,而富歇打聽到酒館中民眾——這些曾經的民主革命者之唯一訴求就是憂慮野心家的安危;

列寧是如何掃蕩民主的——彼得格勒的民眾在無休止的糧食短缺中,對議會中的口號和民主制度的誇誇其談喪失了興趣,他們終於意識形態無論是臨時政府還是憲政議會,都不能解決自身所面臨的問題,以致于列寧的士兵摧毀兩者時,竟不曾遭到彼得格勒民眾的真正抵抗。

“不是我摧毀了德國的民主,是民主自己摧毀了自己,我只是順應了時勢。”——希特勒1934年將總統總理權力合併時的講話

法國的畸形民主制度,在她所面對的災難面前註定手足無措,因為她本身即是這一災難的源頭。我無法預測這個曾經偉大國家的未來究竟如何,但是有一點終究是肯定的,她賴以為傲的民主制度終將在痛苦的掙扎之後走向終點。

無標題 無名 ID:oua4GpUYNo.60073回報4推文

走向終點只會變成第六共和
你以為法國的民主主政府沒被破壞過嗎?

(*´∀`)<: 呼呼...這還不是我的最ˊ終型態! 超級共和國6 (KXVGzoOY 18/12/08 03:26)
(゚∀゚)<: 當年的法國人生育率多少?現在的法國人生育率多少? 法國白人被消滅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EhB3fuOo 18/12/09 15:22)
(゚∀゚)<: 到甚麼時代了還堅持要單一種族執政真的很智障 (m4Z1AY9I 18/12/10 20:20)
(゚∀゚)<: 支那人就回去吧 (m4Z1AY9I 18/12/10 20:22)

無標題 無名 ID:VEVk4waINo.60058回報1推文回應

www.zhi##hu.com/ques@@tion/60119453/ans&&wer/530039041

明朝的疆域看起來比漢朝小,這個鍋要扣到歷史地理學者們重最大疆域不重實際控制的習慣上。

換個角度看看這一系列地圖,還覺得漢人退步嗎?

(゚∀゚)<: 互比全盛時期都差不多... (qCmtcN2w 18/12/07 18:20)
無標題 無名 ID:VEVk4waINo.60059回報推文

我們一般看到的地圖裡,西漢不但已經囊括了明代十五個布政司的範圍,還包含西域、蒙古、越南、朝鮮等地區,看上去當然巨大無比。然而從實際控制來說,整個長江以南大部分地區都是完全脫離朝廷控制的“飛地”——漢廷主要通過主要馳道控制幾個核心據點,而對深山老林裡的少數民族土皇帝採取了無視態度。

拿漢代長沙郡來說,盤踞著所謂的“長沙蠻”,不但兩漢政府對其無能為力,其後更延續上千年,即使到了長江以南得到極大開發的唐宋兩代,仍然是塊脫離朝廷掌控的飛地(當時稱為“梅山蠻”)。北宋中期才通過武力收服,改設“新化”“安化”兩縣——我們看來毫無疑問是腹地的湖南地區,被中原帝國徹底征服其實也就不到一千年的樣子。這樣的例子在明代以前,比比皆是。

無標題 無名 ID:VEVk4waINo.60060回報4推文

造成這個現象的根源可能要追溯到西周的分封,姬姓親族+主要功臣分了點人口,地圖上隨便劃了個殖民據點,就開啟了武裝殖民之旅。周公封魯、召公封燕、呂尚封齊,現在看起來都是不錯的膏腴之地,但當時無不是各種異族環伺的險地……這樣發展了近千年,才有了秦初大致統一中原地區的局面。而要開發長江以南、嶺南雲貴等地,又各自用了近千年。

華夏先民最初的理念是極力尋找東亞大陸上所有適合農耕的土地,然後在此建築定居點,殖民發展——這個佈局在後來幾千年的發展中,由點連線、由線及面,構成了華夏文明的基本盤。

至於漢、唐的一系列開拓戰爭,則更多是在與遊牧民族競賽中控制地區戰略支點,才有了動輒占地幾千里的都護府、羈縻州、藩屬國——而由此帶來的則是巨大的經濟成本,一旦維護不好就是內部禍起——東漢末年西北羌亂、天寶年間四方用兵、乃至萬曆三大征都是如此。

(゚∀゚)<: 殖民發展? 殖民不是這樣用的好嗎 (qCmtcN2w 18/12/07 18:18)
(゚∀゚)<: 這不算發展 算侵略吧 (VP3wyKPU 18/12/07 19:17)
(゚∀゚)<: 是武裝殖民阿。像希臘早期的城邦一樣,連黑海都有殖民地 (ICInZNT6 18/12/08 01:40)
(゚∀゚)<: 把其他民族同化也是一種殖民手段啊 (oua4GpUY 18/12/08 03:49)

無標題 無名 ID:dTV2GB2gNo.60037回報3推文回應

中國歷代一直遭受少數民族的攻擊 有時甚至被滅國

為什麼近年來沒有這種問題了呢?

(゚∀゚)<: "近年" 是多少年? (v9NogNoc 18/12/04 01:04)
(゚∀゚)<: 六十多年前才剛被黃俄給滅到偏安了 (fktFRoYw 18/12/04 01:28)
(゚∀゚)<: 有多少小國被支那滅了? (BJix.u.E 18/12/04 10:23)
無標題 無名 ID:i5.iOaE2No.60046回報推文

21世紀

無標題 無名 ID:igGp.UksNo.60055回報推文

古代被漢化的少數民族的叛亂都視為內亂而已,只有不同文化的少數民族才會視為胡亂。
而看看胡文化的馬克思統治中國,中國很早就被少數民族給滅國了.....

無標題 無名 ID:VEVk4waINo.60056回報7推文
>>No.60055
胡你個頭,中國歷史上對外打贏的都叫內亂,自己想想其中的含義

准格爾帝國在中亞縱橫一時,結果清朝滅亡准格爾帝國也算內亂
(゚∀゚)<: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 (P2dDAVlM 18/12/06 17:57)
: 哪本書稱呼凖葛爾為內亂 有出處嗎 (knQue99Q 18/12/06 19:58)
(゚∀゚)<: 所有東亞大陸上的歷史都自動變成中國歷史是吧 (oua4GpUY 18/12/08 03:37)
(゚∀゚)<: google一下"平定準噶爾叛亂" (IjQOHOpE 18/12/08 15:06)
: 幾個網文說平定內亂就內亂?清廷認為是內亂嗎 (itk8ZlNU 18/12/08 22:16)
(゚∀゚)<: 英文就很標準地寫成Dzungar–Qing Wars(凖葛爾與清之間的戰爭) (oua4GpUY 18/12/08 23:27)
(゚∀゚)<: 大清一統志則說"準噶爾部達瓦齊之亂,數侵擾準部,乾隆二十年準噶爾平" (oua4GpUY 18/12/08 23:50)

無標題 無名 ID:ZreN597sNo.59925回報2推文回應

日本正正是一個最喜歡凡事都すみません(Sumimasen)、ごめんなさい(Gomennasai)的民族,不是嗎?為什麼有戰爭不能面對呢?因為我們日本人,最少我和上一代知道,最應該承擔責任的人和最能代表日本道歉的人,不願意道歉。我們不能像德國人把戰爭推到納粹和希特拉身上,永久的摒棄他們,然後整個國家民族重新出發;我們日本不可以,天皇還在,他的兒子和孫兒也會繼續做天皇,日本可以做的就是承諾不會再發動戰爭,然而我們永遠都不能堂堂正正地面對歷史了。由昭和死的那天,大和民族承擔責任的機會就已經錯失了。」

有一套電影叫《日本最長的一天》,劇情就是描述裕仁天皇要宣告無條件投降了,可是有些好戰的陸軍不甘心而去阻止之類。實際上裕仁是否真的如此甘心、服輸、愛民如子呢?日本宮內廳在1/8/2015將當年昭和天皇宣佈結束戰爭的「玉音廣播」原始錄音唱片及音頻,首度公開。裕仁刻意以文言日文宣讀,當時一般日本民眾驟耳聽其實聽不懂他在說投降;還有,他選擇「終戰」(しゅうせん/Syūsen)而不用「投降」(とうこう/toukou)。見微知著,可知他本人也真是死不悔改卻只是迫於無奈而投降。
就算裕仁是一個不悔改的戰犯也無礙日本為二戰道歉。因為日本仍有天皇,在位的明仁其實可為他父輩道歉,好讓中國、韓國、其他侵略過的東南亞國家也得公道。後來我讀到一本Herbert P. Bix的著作Hirohito and the Making of Modern Japan,中譯本書名叫《裕仁天皇與近代日本的形成》讓我那個「父債子還」的希望也落空了。這本書還拿了2001年普立茲獎(非小說部)。作者Herbert P. Bix是美國的歷史學者、大學教授,他筆下的裕仁絕非無辜善類,而是有份策劃、積極參與二戰的戰犯。

書裡有一頁記述了裕仁天皇死後,明仁登位。記者會中有記者問明仁:「天皇陛下,你會為二戰道歉嗎?」當時明仁答:「這已經不是我們這一代的事了。」自此,沒有日本記者再問同一個問題,因為他們都知道,他們只會得到一樣的答案。

那我們可以等的,就是下一任天皇繼承時,再問他同一個問題嗎?可是我相信就算下一任天皇,下下一任天皇,似乎都會繼承現任天皇的路線-就是「走數」,然後希望歷史遺忘、淡化、反正幾百年後天皇制度還在,可是會介意日本有沒有道歉的人,都死了好幾輩了。

雖然天皇還未/不道歉,而新華社在幾天前還咬著不放這個問題。可是日本的政府和民間呢?他們有沒有為戰爭道歉?答案是肯定的。

有 15 篇回應被省略。檢視
無標題 無名 ID:Gz615a6INo.59953回報4推文
>日本在怎麼道歉中國還是會想嘴
原來你能接受有人暴揍你一頓以後用這種態度道歉了事喔?
(゚∀゚)<: 共和國/民國政府不都是接受了嗎,多久沒看新聞? (dJoIDMsg 18/11/22 11:11)
( ◕‿‿◕ )<: 你有沒有聽過一個叫國民黨的組織 (mGzaIxKc 18/11/22 12:21)
(゚∀゚)<: 有沒有聽過228跟白色恐怖? 台灣人都不接受了,你們覺得共匪會接受?www (W7Wqe0r. 18/11/22 12:50)
(゚∀゚)<: 接受者施打日本疫苗,不接受者施打中國疫苗...久而久之問題解決 (Z5DNOj2Q 18/11/23 13:26)
無標題 無名 ID:dJoIDMsgNo.59956回報推文

要求日本道歉之前,中國應先為侵略越越南/南韓道歉!

無標題 無名 ID:pCGpv0k6No.59957回報推文
>>No.59953
要揍就要把人揍到死,不然就要道歉了。
無標題 無名 ID:JY46jUwUNo.59963回報推文
>韓國再提慰安婦,日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說這件事已經解決了,韓國是在胡攪蠻纏
多久沒看新聞?事實上韓國的的確確在"胡攪蠻纏"!
最近中曰高層會談,中國屁也不敢放一下,那日本為何要主動拉下面?臉是人給架是自己丟的!
無標題 無名 ID:4G1P3eM6No.59987回報21推文
>>No.59948
聽起來中日間不可調節的矛盾可以成為台灣操盤東亞均勢政策的一部份
收起推文
11推省略……
(゚∀゚)<: 先要有實力才行 (F8K6WA3s 18/11/27 00:14)
(゚∀゚)<: 台灣要生存本來就是要走這策略。問題台灣現在走的是狂抱大腿而不是玩權力槓桿 (mRNj5d8. 18/11/27 01:45)
(゚∀゚)<: TW一直在做,另外抱大腿是由這選舉開始.. (1I.cZnBU 18/11/27 11:52)
(゚∀゚)<: 蔡和陳一直在做.. (1I.cZnBU 18/11/27 11:53)
(゚∀゚)<: 怎麼會沒有呢 某黨一直在做啊 (kfSYejjk 18/11/27 17:40)
(゚∀゚)<: 竟然還真的有人會覺得蔡和陳"有在做"啊? (A.Q2jPV6 18/11/27 18:04)
(゚∀゚)<: 有啦有啦,有在做舔日仇中啦www (ofCA33Vg 18/11/27 23:06)
(゚∀゚)<: 一堆人就是只針對日本 不針對荷蘭西班牙阿 (2td1WRvw 18/11/28 08:33)
(゚∀゚)<: 因為一堆人在說日據時代台灣人過得比較好啊 (2Lcn1ifg 18/11/30 00:15)
(゚∀゚)<: 老人覺得跟白色恐怖時期比起來日據時代過得比較好也沒辨法吧 (eljgWXUc 18/12/03 15:26)
(゚∀゚)<: 所以說才很奇怪啊,明明兩個都經歷過,為啥會覺得日據比白恐好 (b0Sv7ZQg 18/12/03 23:15)
(゚∀゚)<: 因為事實就是日治比白恐好啊 (ImE165/. 18/12/04 21:00)
(゚∀゚)<: 哪來得日治比白恐好?日治隨便一場大屠殺就可以抵過228 (t7kr7gRM 18/12/05 17:59)
(゚∀゚)<: 白恐至少10萬人行蹤不明,法務部統計共約15~20萬人受害;日治約5萬人前後 (Wh3NFr1k 18/12/05 21:07)
(゚∀゚)<: 是要怎麼樣的睜眼說瞎話才能說出"5萬人前後"這種數字 (.jOM7UBk 18/12/05 22:47)
(゚∀゚)<: 事實就是5萬人,1905年以前有紀錄者約35000人;到30年以前霧社事件結束,即使誇大上去也不會超過5萬人 (Wh3NFr1k 18/12/05 23:39)
(゚∀゚)<: 除非你把支那豬也算進去,不過畜牲本來就該死 (Wh3NFr1k 18/12/05 23:40)
(゚∀゚)<: 中國事與台灣無關 (Wh3NFr1k 18/12/05 23:40)
(゚∀゚)<: 至於那些有的沒的翻案的、爭議的就省省吧,二二八也是一次死3萬人,信不信而已 (Wh3NFr1k 18/12/05 23:53)
(゚∀゚)<: 行政院版官方版的3萬人,和雲林事件劉枝萬版其實是一樣的,而官方版的雲林事件並不超過1萬人。 (1We5ZBAs 18/12/06 00:15)
(゚∀゚)<: 1萬人是《雲煙瘴雨日誌》的側寫,說是官方可能言過;但這數字剛好也和二二八當下的側寫一致 (1We5ZBAs 18/12/06 00:20)
無標題 無名 ID:ZKSCGBoUNo.60036回報4推文

希特勒是民選總統,投票投出來的。武裝黨衛軍是自願加入的招募制,結果招募了將近一百萬人。

所以,到底是誰想打仗,誰是戰爭惡魔?集體犯罪下,沒人能夠倖存。

然後德國人現在集體把鍋給了希特勒,嗯……

德國日本,其實區別就在這,一個有人背鍋,我只要痛哭流涕說都是他逼我的,我也是受害者,另一個……

(゚∀゚)<: 德國人沒有把鍋完全推給希特勒 就算現在也一直在做反岐視和平等教育啊 (eljgWXUc 18/12/03 15:23)
(゚∀゚)<: 而且德國政府道歉的次數多到數不清吧? (eljgWXUc 18/12/03 15:25)
(゚∀゚)<: 德國道歉和反納粹很大只是因為是戰敗國身分和西方戰勝國的壓力,同樣的東德就沒甚至默許新納粹 (8dQfKla2 18/12/04 18:54)
(゚∀゚)<: 所以日本的題也很單純,日本只有美國在管,其他受侵略國沒資格說話,而美帝又為了反共反左翼,所以積極容許右翼勢力維持一定溫度 (8dQfKla2 18/12/04 18:56)
無標題 道不道歉從來是現實強弱問題,從不是甚麼道義問題 ID:8dQfKla2No.60050回報推文
>這就是德國聰明的地方。有納粹這樣好的神主牌可以讓他們完全切割
西歐國家之所以會於許西德(德國)甩給希特勒,甚至連絕大多數的納粹協助者都有一定程度徹免.只是因為冷戰時,西歐需要西德當砲灰,因此作為交換,西德提出的「推責藉口」他們直接接受.
所以德國道歉和反納粹很大只是因為是戰敗國身分需要做出輿論表態,尤其當時的德國總理是個貨真價實的「白左」,提倡宗教式的「懺悔贖罪論」,能依定討好西方的進(宗)步(教)輿論
而同樣的東德就沒有搞這些破事,甚至為了有效獲得東德人民對共黨的認同,默許新納粹主義的運動和一些民族精神入公共領域

因此日本的問題也很單純,日本只有美國在管,其他受侵略國沒資格說話為自己受罪向日本討公道,因為誰教妳們其他受害國就是弱,甚至還要請新來的迫害者代表向日本討點施捨(大頭給新主子,小額才是自己的彌補)
而美帝又為了反共反左翼,所以更積極容許右翼勢力維持一定溫度,這也是為何日本人只能說すみません.因為すみません這詞原在日本是「卑微者向所無法抵抗的尊貴者表達服從」的敬語詞,也就是說日本人此話一出往往就是「無可奈何」的語境
除了是「道歉是迫於現實」(以現在中國對日本經濟影響力未來很有可能)外,更是「(日本)不能道歉也是迫於現實」的表達(日本對中國道歉只有安保條約的宗主換成中國的那天)
所以從古至今日本社會就從來沒有所謂「出於個人意志的責任」這種事,別忘日本可是集體主義盛行的東方中最集體主義的國家,因此日本人所有事物對待包括權力、義務、賠償等,全部都是以「地位關係」去做一切前提
古代到二戰的日本是如此,戰後到現代國際局勢的日本更是如此
無標題 道不道歉從來是現實強弱問題,從不是甚麼道義問題 ID:8dQfKla2No.60051回報推文

最後在說一句話:「所有覺得認同布蘭特作為有"誠意"的,和反同的宗教信徒認為"家庭價值"是一樣的尿性」

無標題 無名 ID:V62e3xIwNo.60053回報推文
>>No.60050
zh%%ihu.com/questi%%on/41240737/ans%%wer/90315899

而這場“嘴炮戰爭”的緣由,就是我們剛才提到過的當時聯邦德國的右翼氛圍和聯邦德國政府部門大量放縱並任用納粹戰犯:
原納粹黨人掌握了整個西德國家的情報機構
西德外交部門三分之二的官員是原納粹黨人
西德司法部門有9000名法官、檢察官是原納粹黨人
西德聯邦政府的17個部長當中,有8個納粹黨人曾在納粹德國國家機關中擔任過領導要職。
4人擔任西德政府部長級國務秘書。
漢堡警察局局長博伊森及其下屬3個分局的局長、西德追緝納粹戰犯中心的主管艾爾文•許勒、1963年被任命為西德總理的庫爾特•基辛格都是掩蓋了自己真實身份和履歷的納粹戰犯或納粹黨人。
五六十年代之交指揮國防軍的將軍們絕大部分均為希特勒軍隊中的上校以上軍官,其中45人的軍銜已經達到將軍。

1966年-1988年的民主德國頂著西方國家“踐踏人權”的口誅筆伐,硬是逮捕了一批納粹逃犯,包括那些西方認為無罪並釋放的納粹戰犯並判處其死刑(奧斯維辛殺人醫生弗裡茨•菲舍爾)、無期徒刑(3名集中營女看守)以及徒刑。
怎麼在某些人的詭辯和混淆視聽之下,民主德國才是那個一度縱容極右翼思想、包庇甚至大量任用納粹戰犯的國度呢?
無標題 無名 ID:DJvSa1PwNo.60054回報推文
>>還有,他選擇「終戰」(しゅうせん/Syūsen)而不用「投降」(とうこう/toukou)。見微知著,可知他本人也真是死不悔改卻只是迫於無奈而投降。

就算不懂歷史
把電影看仔細點也知道

天皇的稿子是當時電影中會議室裡面的人
包括陸相阿南大將在內不斷重複檢討到最後一天後呈給他念的

至於阿南隱瞞底下的人投降已成定局
就連天皇玉音的內容都要下這種苦心
那是軍國餘孽的問題

無標題 無名 ID:urw2BOBkNo.60039回報1推文回應

轉貼:zh##ihu.com/ques%%tion/19679278/ans@@wer/15122151

南北戰爭是一件對美國歷史無比重要的事。可以說,懂南北戰爭,懂美國大半。可見要說清楚是幾乎不可能的。這裡我也是努力借這個問題理清一下思路。

比如,南北戰爭的直接原因,看上去就是支持廢奴的共和黨候選人林肯當選,然後南方數州宣佈獨立,而北方諸州則以維護聯邦統一為由,打起了這麼一場統一與分裂的戰爭。

細一看,就會注意到,林肯在 1860 年大選時,只拿到了全國四成的選票,除了在 Vermont,在北方大部分州裡,林肯只是拿了五六成的選票,而在南方他根本就沒出現在選票上。也就是說,共和黨作為一個地方性政黨,獲得了大選的勝 利,而這勝利,也印證了前總統 Martin van Buren 在多年前的預言:執政黨如果不能獲得全國範圍的支持,國家就會面臨分裂。

於 是,一個問題就變成了兩個問題。北方人是真的都那麼痛恨奴隸制麼?南方人為什麼如此的不能妥協,連上選票的機會都不給?要知道,林肯並非激進的廢奴主義 者,而是共和黨溫和派。他只是道義上的廢奴者,法律上還是支持南方奴隸主的合法權利的。如果事情是如此的水火不容,又為什麼要拖到這麼晚,為什麼不在建國 之初解決?

事實是,在建國之時,衝突就已然存在。

作為受啟蒙運動深深影響的一代,當時很多人看奴隸制已經是不順眼的了。 傑弗遜在《獨立宣言》裡羅列了英國的種種罪狀,其中有一條就是指責英國人把奴隸制強加給了我們。但是南方奴隸主們還挺老實,把這條給去掉了。其實傑弗遜也 明白這一點,所以他也不贊成廢除奴隸制。獨立戰爭期間,英國人就拿出了廢奴這一招,號召黑奴叛逃,傑弗遜憤怒的譴責英國人這法子太過惡毒。因為長期的種植 園經濟造成了南方對奴隸制的過度依賴,地方政治體系也呈現出嚴格的等級階層結構。如果強行取消奴隸制,不僅這些種植園主無法接受帶來的經濟損失,即有的政 局也會被這些新近被解放的自由民帶入太多的不確定性。

這也是一上來,美國就面臨的一個困境。於是,廢奴主義者選擇了允許奴隸制的存在,只是努力限制其發展。他們的算盤是,因為奴隸適合的工作不多,所以隨著奴隸人口的增加,只要奴隸制被地域限制住,效率必然會下降,這樣奴隸制會自然消亡,大家就能和和氣氣的走向新時代。

但 是,事與願違,不久,軋棉機出現了,這樣,棉花種植變成了相當有利可圖的行業。商業用的棉花現在可以種植在南方的大部分土地上。而且,比起其它作物來,棉 花生產勞動強度低,男女老少都可以做。這樣,種植園裡的奴隸性別比例比較均衡,死亡率很低,能夠保持奴隸家庭的完整,也就可以保持穩定的人口增長。於是到南北戰爭前夕,南方的奴隸總數已經有四百萬,而奴隸的價格則一路彪升到 1800 美元,相當於一個普通技術工人三年的工資。所以,南方雖然可以蓄奴,大部分卻養不起奴隸,絕大部分奴隸和隨之而來的財富被掌握在少數人手裡。雖然奴隸總數在增 加,生產效率則增加得更快,棉花種植生產的利潤反而起來越高,於是南方的種植園主,成了美國最富有的人。而也由於種植園經濟的巨大利潤,讓南方雖然越來越 富,卻沒有想過像北方那樣發展工業等其它產業。

這樣,奴隸制本身的重要性反而變得越來越高,改變越來越難。相比起來,因為經濟制度而產生 的和其它地區的很多矛盾,其實都是可以商量的。比如在關稅上,北方為了保護民族工業,要提高關稅,而南方的大量生活生產用品都靠進口,當然希望降低關稅。 在 1828 年通過讓南方不爽的厭惡關稅法(Tariff of Abominations)後,南方可以馬上全力推選 Andrew Jackson 當選總統,並在 1832 年通過新稅法,把關稅降到了大部分州都可以接受的水準。從本質上說,關稅啊,政府權力啊,都是些量上的分岐。但是在奴隸制上,奴隸一旦被解放,就無法再被 圈回,損失將是永久的,無法挽回的。因為這就像是私有制變公有制一樣,是一個黑白分明的問題,根本沒有任何試一試不行再改回來的可能。於是對於蓄奴州來 說,奴隸制本身就成了無可商量的話題。

但是,一個巴掌拍不響,南方人是鐵了心拼了命要保護自己的奴隸制,但北方也得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的心才行。光從點經濟利益上,是犯不著要跟南方死磕的。比如要搞商業保護的,主要是工業。但金融業就從來是反對大政府的監管的。又比如北方的出口商,航 隊,和港口,很大程度上都是靠南方的進出口吃飯的,這些人當然也是支持南方的奴隸制的。北方的新移民,也不想見到突然冒出來幾百萬廉價勞工,和他們搶工 作。而且,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低關稅能降低物價,也不全是壞事。

這個,就要提到在十九世紀初期出現的第二次大覺醒(second awakening)了。

宗 教大覺醒,是美國這個基督教國家不定期的宗教狂熱症的一種表現。說不定期,是因為它是被社會環境的變化所催發的。而這個時期,正好是諸多社會因素開始撞擊 傳統的社會觀念的時期。大量移民開始湧入,工業化剛有苗頭,貧富差距開始顯現,經濟危機也隨之而來,政治體系在民主黨近乎一黨專政下卻充滿了不確定性,人 們開始面對一個新的社會秩序,不同觀念的衝撞。這時候,政教分離的原則讓教會面臨危機:沒有政府的支持,教會更依賴會眾的支持,但教會無法通過政府來贏取 會眾。教會意識到,直接改變或影響社會本身已變得越來越難,與其說以教會的想法去整飭外部世界,不如進入內部的心靈世界,去改變每個教徒的心。於是,北方 教會開始主動出擊,積極發展教眾,這就是第二次大覺醒。

有二次,就有第一次。第一次大覺醒發生在十八世紀上半頁,當時的牧師們受到歐洲宗教潮流,尤其是英國的約翰?衛斯理和他的衛理宗的影響,走出教堂,到教區裡向會眾佈道。到第二次大覺醒時,佈道者更是走出自己教區,向所有民眾傳教,又遇 上社會在經濟生活,文化生活和政治生活中遇到了種種問題,被吸納進教會的會眾人數開始飛速増長。於是,傳教變成了一個大規模的社會活動,每次活動時,大批 教眾從四方趕到指定地點進行團契,以集體方式接受宗教體驗,完成個人救贖。

若說這大覺醒只是一次大規模佈道,也不會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 第二次大覺醒對美國的深刻影響,在於它改變了北美清教徒的一些基本宗教觀念。在清教徒的教義,最讓人困惑的,是命定論,就是人皆有罪,雖然每人都要尋求救贖,但是否能得救,卻是上帝早以選定,無法改變的。這樣一來,很多事情就是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比如財富或許是上帝對你的肯定,也可能是你太貪婪而要被懲罰 的標誌。為人正直固然可敬,但改變不了你的罪。但是在這第二次大覺醒中,越來越多的教徒接受了新的觀念,就是相信罪是有現世的化身的,就是說一個人是否有 罪,能通過外在的有罪行為表現出來。所以只要能主動除罪,就能完成免罪的過程。這樣的教義,是有巨大的現實能動性的。可以說在這次大覺醒後,美國的清教徒 已經和新教徒的基本理念慢慢趨向一致了。

在第二次大覺醒下,人們開始積極的面對那些所謂的社會上的罪。比如奴隸制,就是典型的人所犯下的罪,廢奴,也就成為社會完成自身救贖的重要標誌。這種罪,當然是以加爾文新教的觀念來看的。所以那些和新教教義矛盾的觀念,也就首當其衝的被拿出來,作為 罪來解決。比如德國和愛爾蘭移民愛喝酒,這就是罪,要去除。比如天主教是以教皇為首的從上而下的組織結構,和新教的會眾式相悖,於是,為了表示對天主教徒 向教皇附首的蔑視,對個人自由與獨立性的追求也被顯著撥高了,愛默生和索羅在這時開始走紅。另一方面,這樣大規模的佈道要進入生活的方方面面,教會開始接 受女性在傳教中的作用,結果,女權運動開始興起,女性開始積極介入禁酒廢奴這樣的社會活動。比如《湯姆叔叔的小屋》的作者 Harriet Beecher Stowe,她父親就是著名長老會牧師 Lyman Beecher。

有了巨大的教眾群,教會也自然成為了重要的政治力量。 但要進入政治生活,把自己的政治訴求實現,還需要通過政黨。在 1829 年,隨著前面提到的 Andrew Jackson 上臺,美國政壇開始了新的時代。Andrew Jackson 所在的民主黨支持各州權利,實際就是南方各州維持奴隸制的權利。同時,在經濟危機面前,民主黨延續了它支持移民權益的態度,無論天主教新教,一視同仁,成 為社會最底層大眾的保護者。民主黨的這種強調道德自決的立場,北方教會自然無法認同。

這時候,北方出現了 Whig 黨。Whig 黨針對 Jackson 的民主革命,強調精英統治,以政府的力量保護民族工業發展。而工業的發展需要市場,市場的良好運作需要共同的道德標準,於是,Whig 黨在北方教會對統一道德標準的想法上一拍既合,形成同盟。

不過到這時,廢奴的問題依然只是在如何限制奴隸制發展上。

這 是因為黨派是要解決問題的,而不是製造問題的。要解決問題,就要拿下大選,要拿下,就要有全國性的支持,所以,像反對奴隸制這樣的主張只能是在態度上,而 不能拿進黨的綱領裡。為了贏得南方的支持,Whig 党繼續打精英牌,以拉攏南方的上層階級,而種植園主為了北方出口商的支持,也有不少支持 Whig 黨。

另一方面,廢奴對於北方教會來說,也只是上面提到的諸多議題之一,非並全部,甚至不是最關鍵的。因為當時北方已經沒有了奴隸制,所以 對於北方人來說,不斷湧入的天主教移民才是大家生活中經常面對的問題。南方人擔心如果廢奴,大量自由黑人對傳統政治平衡的衝擊,而北方則已經開始面對不斷 湧入的天主教徒。尤其是在 1820 年後各州逐漸對投票者解除地產要求,人人皆可投票,這些愛爾蘭移民就迅速進入政界,推舉自己的地方候選人,衝擊盎格魯-撒克遜人的主導地位。於是,針對天 主教徒的本土主義運動在北方更是風風火火,連續爆發了數次針對天主教徒的暴亂。而反對奴隸制的問題,很大程度上是個態度問題,普通人很少需要作出實質性表 態。只有少數激進主義者會去冒險搞地下鐵路這樣的秘密活動。

所以在奴隸制上的南北衝突,在 1830 年後的二十年間,還是延續著傳統的解決方式,就是兩個主要政黨通過國會試圖在立法上調解。而主要的衝突,如何限制奴隸制,則是在關於如何納入新的州上。因 為一個州是否接受奴隸制,也是一個非黑即白的過程。矛盾的第一次爆發,是1820 年的密蘇裡妥協 (Missouri Compromise)。在這次妥協案中,雙方同意以北緯 36.3度為界,劃分蓄奴州和自由州。

但是這次妥協卻無法解決動態平衡。民主 黨堅持走農業帝國的路線,要不停的在領土上向西擴張,南方同時也就可以為奴隸制的發展提供空間。這種作法對於自耕農來說當然也是大受歡迎,因為農民最需要 的就是廉價土地。北方發展工業則需要集中資源,而不是擴張,結果新領土以農牧業生產為主,在北方實質上形成了一個新的政治區,就是西部,讓美國政局呈現出 南北西三方博弈的格局。西部作為新進州,體制更民主,對北方政治傳統造成衝擊。於是,南部的積極西進就和北方的遲疑形成對比,南方大力擴張,自然會在國會 裡索要更多的議席,更多的蓄奴州,也讓廢奴主義者的限制策略成為空談。

矛盾的焦點,集中在德克薩斯州上。1836 年,德州在美國支持下獨立,並在 45 年被納入美國,並因此爆發了美墨戰爭。不出意料,Whig 黨繼續反對領土擴張的戰爭,可是全國的普通老百姓卻是歡乎雀躍。結果,美國大勝,獲得了從德州向西直達太平洋的大片土地。Whig 黨在這場鬥爭中元氣大傷,內部開始出現鬆動,北方的政局出現了變數。越來越多的廢奴主義者開始認為這件事可能無法在現有的政治體系下被解決,“地下鐵路” 這樣的體制外的解決方案開始越來越受到肯定,公開支持廢奴的政黨也開始出現。

但是美墨戰爭贏下的土地還是要解決,於是,就有了 1850 年的妥協。在這次妥協中,加州作為一個自由州加入美國,南方則得到了針對地下鐵路的逃奴法案。

逃 奴法案裡第一次明確要求了北方的警力有責任抓捕逃走的奴隸,否則要被重罰。這個法案看上去對南方是有利的,但是在政治上,卻是一個致命的錯誤,可以說,南 北戰爭真有什麼導火索的話,這是第一股火繩。在這以前,奴隸制對於北方人來說只是個外州的問題,逃奴法案的這一規定,卻等於是把南方的奴隸制問題擴大到了 北方。這樣的結果,讓反對奴隸制的新教徒無法接受:本來是限制奴隸制的發展,結果限制半天限制到自己頭上來了。於是,奴隸制問題一下取代了其它社會問題, 成了無法回避的頭等大事。兩年後,代表廢奴主義者立場的《湯姆叔叔的小屋》誕生並大賣,而 Whig 黨則在這個問題上信用全失,在大選中土崩瓦解。於是,通過黨派在國會調解的方法,可以說是已經走上了死胡同。

Whig 黨解體後,北方出現了政治真空,當然,也就有新的政黨出來填補這個空白。這就是一無所知黨(know-nothing party)。讓人有點意外的是,一無所知黨並非因為廢奴而出現的,而是一個以反對新移民,尤其是天主教移民為中心的本土主義者黨派。它能趁虛而入,很大 程度上是因為其組織結構。嚴格的說,一無所知黨不是一個政黨,而是一個(反對各種移民秘密結社的?)秘密結社組織,因為秘密,所以參加者都以對此黨一無所 知來作答,因而得名。因為是秘密結社,所以一無所知黨沒有公開的黨綱,可以在各地以相當靈活的方式介入當地政治事務。而在麻省對逃奴法案的反對情緒集中爆 發的時候,一無所知黨以反對奴隸制的形象出現了,這就是 1854 年的 Anthony Burns 案。

Anthony Burns 是逃到波士頓的南方黑奴,在 1854 年 5 月被發現,要被依法遣返回南方。結果在新英格地區的人民一下子群情激昂,要求解放 Burns,而聯邦政府則一定要立一個執法典範,於是四方廢奴主義者紛紛趕來,逼政府出動軍隊來控制形式。波士頓沒人願意來作押送 Burns 的倒楣事,最後只好由和黑人勢不兩立的愛爾蘭移民警隊來執行。而支持廢奴的一無所知党一時聲威大振,黨員在數月間就從五萬人發展過百萬,並在麻省的選舉中 全面獲勝。但是一無所知黨起得快,落得也快。因為它倒底是以排外為中心的組織,所以在廢奴上無法取得一致,結果無法應對廢奴已經成了任何黨派所要面對和解 決的頭等大事這一現實,於是,像 Whig 黨一樣,迅速瓦解。

一無所知黨以民間組織的形式崛起,標誌著對奴隸制問題的探索進行到了新階 段,就是讓人民來自主解決蓄奴廢奴問題。也正是此時,民主黨參議員 Stephen Douglas(就是那位和林肯有過幾次歷史性辯論的著名參議員)提出了人民主權(popular sovereignty)的方式,就是由新進州舉行全民公決,來決定是否成為蓄奴州,這就是 1854 年的 Kansas–Nebraska Act。它以立法形式宣佈了黨派調解的傳統道路徹底破產。同一年,堪薩斯舉行公決,結果,支持和反對蓄奴的組織從四方紛紛趕來投票,本來只有 1500 名註冊選民的堪薩斯收到了超過 6000 張投票。在其後一段時間內,雙方在堪薩斯和周遭地界發生大規模衝突,落下了“流血的堪薩斯(Bleeding Kansas)”的名聲。

流血的堪薩斯讓人民自決的方法剛剛冒頭,就已經看不到希望,而西部還有大量懸而未決的領土,未來發展顯然要面對 更大的不確定性。而 1856 年,南方的民主黨議員 Preston Brooks 為此在國會山上杖擊了了麻省參議員,激進的廢奴主義者 Charles Sumner,這一粗暴行為,為南北雙方贏得了各自的一名英雄,但也宣佈了國會已經不可能再為解決這個問題提供可能。

雪 上加霜的是次年的 Dred Scott vs Stanford 案。黑奴 Dred Scott 在 1846 年起訴說自己應該是自由人,理由是他曾隨主人前往自由州伊利諾州居住,所以就應該自動成為自由人。這樣說也非 Scott 自己的發明。比如已經廢除奴隸制的英國就有此規定,以至於南方奴隸主從此不敢把自己的奴隸帶往英國了。Scott 的官司一直打到高院。高院首席大法官 Roger B. Taney 來自蓄奴州馬里蘭,在他主持下的高院認定 Scott 還是奴隸,理由是 Scott 作為一名奴隸,是私人財產,根本就沒有權利發起此訴訟,而且,既然是私人財產,怎麼能跑到別的地方這個財產就被自動剝奪了呢?Taney 認為,自己的這個光輝決定從此一了百了的解決了奴隸制問題,但卻成為高院史上數一數二的荒誕判決。這下子北方的那些民間努力都是白費,社會各種不確定性更 加突顯。於是,高院這條路,也被封死了。

自此,在短短幾年間,國會,高院,全民公決,上上下下這三條道路都已經走盡。

接下來,把希望徹底斷掉的那個人,叫約翰?布朗(John Brown)。

約 翰?布朗也是北方的激進廢奴份子。他在“流血的堪薩斯”時就是不遠萬里從北方趕來廢奴的一員。在此之後,他繼續努力,帶了 20 來個人,1859 年在當時的維吉尼亞州的 Harpers Ferry 試圖發動武裝暴動,被抓,受審,被處死。這事作為民間草根運動,跟地下鐵路這種事本無本質區別。但是在他被捕後,南方政府發現,他的行動獲得了北方六名著 名廢奴主義者的財政支持,其中,有幾個人還是一直主張要和平解決奴隸制問題的。這下子南方就徹底對北方廢奴主義者絕望了。

然後,就是 1860 年的大選,和共和黨的勝利。

共 和黨是在 1854 年踩著 Kansas–Nebraska Act 的屍體在中西部誕生的。林肯和他的黨內領袖意識到,長期以來大量移民的遷入,讓北方保持了比南方快 50% 的人口翻倍速度,到 1860 年,北方的選民數量大大超過南方。這樣,只要把北方和西部聯合起來,就能拿下大選。而同時,西部開始和北部有更多的共同語言。從經濟上講,北方的工業已經 初具規模,現在,他們需要西部加入到北方創造的這個大市場來,而西部的農業發展也需要鐵路這樣的基礎建設的支援,東部資金的注入,這時候,在奴隸制存廢上 的不穩定性就成為了東部和西部的一個共同話題。林肯卓越的政治洞查力讓他明白,排外在中西部雖然還是重要的社會議題,但卻會讓共和黨無法贏取到相當依靠移 民的北方。於是,共和黨把排外的主張淡化在綱領之外,只一力強調反對奴隸制這個共同的底線,從而建立了一個聯合北方的統一陣線。而在同時,民主黨則在奴隸 制上自己產生了分裂,以至於推出了南北兩個候選人。

結果就是,林肯勝出。

但是南方經過前面的一系列事件,已經無法信任林肯這樣一個在法律上承認南方奴隸制的溫和派了。

於是,分裂在即,南北戰爭爆發。

(゚∀゚)<: 中共文法.. (BJix.u.E 18/12/04 10:23)
無標題 無名 ID:8dQfKla2No.60047回報推文
>>No.60039
這文章幾乎充分驗證「進步平等思想=宗教奉獻信仰的現代化外衣」

所以那個「人文啟蒙主義不過是第二次宗教改革」的論點歷歷在目,只是將從「信仰上帝教義」變成「信仰普世精神」,到最後變成「信仰意識價值」
始終都是談"靈性、理想",是真的「大愛必能拯救世界」,因此讓我們來"用愛發電"吧

西方傳教士在中國 無名 ID:Np8THJZsNo.60022回報1推文回應

最近看了西方傳教士在中國的情形,才發現明清兩朝真的是天與地之別。雖然清朝人寫的明史對於明朝的相當大量的抺黑。
但從明清兩代的西方傳教士的觀點來看,明朝的文明度真的比清朝高太多了。
像以利瑪竇來說,利瑪竇在明朝傳教,他用來買通明朝人的工具竟然是西方的科學知識,由這點可以看出明朝人對於知識的渴望是相當的高的。
而利瑪竇對於明朝的評價也是極其讚揚的,而最終他也學起了明朝人穿起了當時的漢服,可以想見他對明朝時的中國,是多麼喜愛的了。利瑪竇是如此,湯若望也是。
反觀這些傳教士到了清朝的功能就只剩下造火炮和製作日曆的作用了。清朝就不像明朝那樣對西方科學特別感興趣....
最終一個曾經在西方人眼中是個比西方還要文明的國家,最終變成了一個比西方還要落後的國度。

(゚∀゚)<: 可惜的是永樂大典失去太多部份了.不然應該可以更容易看出那個年代中國科技技術等 (vb3dnH7M 18/12/02 10:40)
無標題 無名 ID:zQ1.9GnoNo.60023回報推文

你是說在他的回憶錄《基督教遠征中國史》中如此記載的那個利瑪竇?

「中國人把所有的外國人都看做沒有知識的野蠻人,並且就用這樣的詞句來稱呼他們。他們甚至不屑從外國人的書里學習任何東西,因為他們相信只有他們自己才有真正的科學和知識。」

「在他們看來,世上沒有其他地方的國王、朝代或者文化是值得誇耀的。這種無知使他們越驕傲,而一旦真相大白,他們就越自卑。」

「他們沒有邏輯規則的概念,因而處理倫理學的某些教誡時毫不考慮這一課題各個分支相互內在的聯繫。」

無標題 無名 ID:N96trYI2No.60025回報6推文

「在他們看來,世上沒有其他地方的國王、朝代或者文化是值得誇耀的。這種無知使他們越驕傲,而一旦真相大白,他們就越自卑。」

明朝人當得知道西方文明優勢時,明朝人選擇了自卑而不是自大,所以明朝很就熱於學習西方人的文明,也因此利瑪竇才能靠著所謂的西方科學來收賣明朝人的人心。
反之清朝人的反應則完全相反,清朝在面對西方文明的真相,清朝人選擇自大,結果那些西方傳教士在明朝吃的通的那套在清朝失靈了。

還有上面的觀點不是利瑪竇對中國的批評,而是就當時明朝人對其它國家的觀點而言,事實上利瑪竇對於中國的稱讚,也能理解當時明朝人為什麼會有如此想法的觀點了。

(´_ゝ`)<: 腦補到這種程度也是一絕。 (zQ1.9Gno 18/12/02 16:44)
(゚∀゚)<: 這裡是歷史版,討論的也是歷史,明朝對外是什麼樣的,清朝對外也是怎麼樣的,大家都很清楚,歷史沒有腦補,只有符不符合歷史而已 (N96trYI2 18/12/02 17:26)
σ`∀´)<: 文創到這樣也是一絕了。利瑪竇說的就是明朝人他媽的無知自大,還是你以為利瑪竇是時空穿越者,自大者是在說漢朝人? (UiTnhJ4k 18/12/03 09:53)
σ`∀´)<: 利瑪竇還沒入清就死了,他也不會去比較明清社會思維 (UiTnhJ4k 18/12/03 09:54)
(゚∀゚)<: 利瑪竇是死明朝,他看不到清朝,但身為後人的我們可以看到兩代傳教士生活的情形 (WsyWNqFo 18/12/03 10:02)
(゚∀゚)<: 而最能比較兩代的差異的,應該當屬湯若望了.... (WsyWNqFo 18/12/03 10:02)
無標題 無名 ID:vUt6AcuINo.60027回報2推文

當初傳教士可是有中國禮儀之爭
後來決定不讓拜的 不然明朝未必好多少

(゚∀゚)<: 拜神嗎?還是拜什麼? (I7M4oZpU 18/12/02 20:12)
(゚∀゚)<: 祭祖啊 (HQMlql8Q 18/12/04 11:48)
無標題 無名 ID:unXZ84dINo.60028回報推文

須要注意利瑪竇是耶穌會的

耶穌會入鄉隨俗大成功,然後多明我會則眼熱說這是篡改教義,發起了爭論。後來愈演愈烈,就變成了教權和皇權誰大的爭鬥。基督教內部認為,讓不讓祭祖這是教會內部的爭論,不用異教皇帝康熙管。康熙認為這是中國內部問題,教會有屁資格管。

實際上是多明我會眼紅耶穌會的全盛勢頭,藉口他們在中國沒有原則的容忍中國信徒搞祖先崇拜,在教廷裡上綱上線別苗頭

中國就莫名其妙成了教廷政治派別爭權奪勢的犧牲品

無標題 無名 ID:unXZ84dINo.60029回報1推文

利瑪竇的成功在於他能適應中國文化。他借用儒家語言,從中國經書中找出“上帝”、“天”、“天主”等詞來翻譯拉丁文“造物主"(Deus)-一詞。 利瑪竇死後,龍華民反對這種譯法。因據日本耶穌會的報告,日本人用朱熹的學說評價《天主實義》-書,認為“天”與“上帝”不能代表創造萬物的尊神。於是耶穌會中意見分歧,初則於1621年和1628年在澳門、嘉定兩地集會討論,繼而致函歐洲研究。1630 年後,方濟各、多明我會士也進人中國。耶穌會與多明我會在組織形式、傳教方式和神學傳統上均有不同。多明我會士在福建、山東二省的農村中傳教也絕少讀中國古籍,因此對耶穌會在華的傳教方針不滿,繼而將譯名問題與禮俗問題一併送交羅馬教廷裁決。

利瑪竇認為中國民間的祭祖祀孔禮俗沒有宗教意義,只是崇敬先人,尊重先師而已,因而允許教徒保持這種禮俗。龍華民認為這些禮儀有宗教成分。多明我會士則認為耶穌會的成功是基於對異教的妥協,1635年,派人向羅馬教廷控告耶穌會,未有結果。1643年,多明我會士黎玉範( Juan Baptista de Morales. 1567- -1644)向教皇烏爾班八世上書。後因教皇逝世,繼任的英諾森十世於1645年下令禁止中國天主教徒祭祖祀孔。中國耶穌會旋派衛匡國(Martin Martini, 1614- -1661) 赴羅馬申辯。教皇亞歷山大七世(Al-exander VI,1655- -1667 在位)於1656年下令允許中國教徒祭祖祀孔,這兩個諭令使爭論的雙方各有所恃。1669 年,多明我會士鮑良高( Juan de Polanco)前往羅馬詢問上述諭令是否具有同等效力。教皇克雷芒九世( Clement x ,1667- 1669 在位)答覆:它們具有同等效力,但要視具體情況而定。

1693年,進人中國福建傳教的巴黎外方傳教會 主教顏鐺(Charles Maigrot)發佈禁令,不許教徒稱造物主為“上帝”、“天”或“陡斯” (Deus),只可稱“天主”。教堂內不許掛“敬天”匾額,禁止教徒祭祖祀孔等。

這場爭論傳至歐洲,在各國引發了一場空前的辯論。 1700 年在法國、義大利、比利時等地,人們均熱衷於談論此事。巴黎大學先後舉行了30次會議,支持顏擋,反對在華的耶穌會士的觀點有許多文章問世。

北京的耶穌會士為了取得對這個問題的權威論據,于1700年11月19日聯名上疏請教康熙。康熙於30日接見了他們,並正式答覆:“中國供神主,乃是人于思念父母界...聖人以五常百行之大道、君臣父子之大倫,垂教萬世,使人親上死長之大道,此至聖先師之所應尊應敬也。”12月,由法國耶穌會士李明(Louis deComte)將康熙的答覆和17位欽天監官員的證明書送往羅馬。這更引起反對者的抨擊,認為教內問題交由異教皇帝裁決,實屬不當。

1704年,教皇克雷芒十一世發佈上諭,嚴禁中國教徒祭祖祀孔。教皇特使鐸羅( Charles Thomas Maillard de Tournon, 1668-1710)於1705年12月到達北京。康熙皇帝優禮以待,向他解釋祭祖祀孔的意義,並希望能有一位久居中國,熟悉朝廷事務的人擔任中國總主教。鐸羅不敢正面與康熙衝突,遂請康熙接見顏擋。康熙在接見顏擋時發現他既不會官話也不太認中國字,斥責他“愚不識字,擅敢妄論中國之道。”鐸羅只好辭行離京。他走到南京時發表致在華傳教士公函,申明教皇克雷芒十一世的禁令 ,觸怒了康熙。康熙宣佈教化王(指教皇)無權干涉中國事務,將鐸羅解押至澳門拘禁,並下令凡是想在中國傳教的人,均要向內務府領取“永居票”。“永居票”上面除姓名、年歲、人華日期等項外,還寫明永不回復西洋。不領票者則一律不許留居。自此,在中國的傳教士開始分化,部人拒領永居票,恐犯教規:另一部分人申請永居票,恐失去在華傳教的機會。至1717年,共有47位傳教士領了票。

1715年,教皇克雷芒十一世發佈《自登極之日》通諭(即《禁約》)重申禁令。違者與異端同罪。康熙大為震怒,下令禁止傳教。

(゚∀゚)<: 想要問問 在台灣的傳教士過的如何? (xpzwJu0Q 18/12/03 02:31)
無標題 無名 ID:WsyWNqFoNo.60035回報1推文

利瑪竇對於中國祭拜祖先的思想認知,是源於對於對儒家思想的認知。
孔子有說過子不語怪力亂神,這就意味著孔子對於鬼怪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的,然而儒家又不反對對於祖先祭拜的行為,其實最大的原因在於儒家把這一種行為,視為對於祖先的一種追思,而不是對於鬼怪的崇拜行為。這一種儒家的思想基礎,就成了至今很多傳教士拿香拜拜的基本思想源頭了。
而利瑪竇會如此受到儒家思想的影響,這還是因為他對於四書的深入研究,還把它翻譯成拉丁文介紹給西方國家有關。

(゚∀゚)<: 「子不語怪力亂神」不是懷疑,是"敬而遠之" (b0Sv7ZQg 18/12/03 23:22)

日本的官方二戰戰史 無名 ID:bSXYsrKsNo.59818回報推文回應

昨天發現日本已把半套戦史叢書(日軍對華作戰紀要)在網路上公開
於是好奇看了一下緬甸戰役,剛開始只是對各種傷亡數字有矛盾而覺得煩躁
看到後來居然發現了疑似影武者的存在

八莫守備部隊為搜索第二聯隊1180人,聯隊長原好三大佐
1943年11月13日完全被國軍包圍
12月上旬八莫已經一棟房子都沒了,機關槍陣地(火点)幾乎沒剩下
書裡描述八莫守備部隊每天會將戰況打電報回去
某電文於11月末發出:守備隊的損害 死五十 傷一百
另一篇發於12月上旬:我損害 死一百 傷二百
這還不是想表達日軍苦戰,而是稱讚原好三寡言沉著勇敢

12月15日凌晨4點後突圍而出,突破前守備隊居然還有930人
突圍經過請看圖片,原好三率隊進入沙洲想繞到國軍背後
但國軍機槍守在20公尺高(!??)的堤防上,日軍以人肉炸彈攻擊失敗
等到天亮後國軍射擊更為猛烈,而守備隊在沙洲上毫無掩蔽
原好三這時領頭衝向堤防,其他人靠本能跟隨他,因為待在沙洲上只會被全滅
最後原好三成功突圍而出,突圍行動損失了30人(你們是從全境封鎖的世界跑出來的人嗎?
八莫防衛戰中,守備隊戰死280人,傷病300人

國軍戰史"抗日禦侮"中則是說八莫地區有兩個聯隊
最後只有60名日軍逃脫,原好三以下官兵全數被殲
原好三掛掉也不是這本書亂講的,因為前線有發來電報說證實原好三遭擊斃
此電報可以在"中華民國抗日戰爭史料彙編:中國遠征軍"裡面找到
然而戦史叢書中關於1945年的明號作戰
可以看到原好三與他的好夥伴搜索第二聯隊
你當初一定是準備了一個假屍體讓國軍發現對不對?......

原好三突圍過程太過神奇,不知道該相信哪一邊
日wiki關於戦史叢書的問題點也提到
這套書比較接近概說史,而不是學術研究
引用史料沒有考證,用參謀的視點看戰爭
"讚頌勝利與為戰功自豪"的寫法等等
也難怪看這套書一直找得到吐槽點

真希望國軍的抗日戰史100冊版本也數位化一下

無標題 無名 ID:4KDw.FWcNo.59821回報推文

日本戰史對士兵傷亡隱瞞得非常嚴重(基本是從原始戰報就開始隱瞞),因此殲敵數字是戰報中最沒有意義的東西了。很多日本戰史都是士兵陣亡沒幾個,帶隊的尉官甚至佐官死了好幾個,因為军官陣亡難以隱瞞

真正難以做手腳,值得關注的戰況。是土地得失(完全無法做手腳),成建制殲滅(極難做手腳),军官陣亡(極難做手腳),成建制長時間休整(很難做手腳),繳獲與俘獲。以上這幾樣是易於統計,難以隱瞞的

原好三戰後還接受了審判,所以當然是沒死 http://stomach122.jugem.jp/?eid=1437,國軍的戰報也肯定有灌水,或者聽信誤報后不再糾正,別忘了後來內戰中共軍的很多將領都被國軍宣佈擊斃好幾次又復活過來

至於搜索第二聯隊的具體傷亡,要看該聯隊在1944年的主要活動,雙方宣佈的傷亡和擊斃數字都不可信,從1943年12月突圍到1945年3月明號作戰期間如果經常進行作戰行動,則在八莫受到的損害較少,反之如果主要進行休整,則傷亡較多

無標題 無名 ID:drAkI87cNo.59822回報推文

1943年10月是日軍總潰退阿
就算逃走也步上靖國街道了....
-
八莫守備隊因為吸收了過多的殘兵敗將

「日軍共集中了包括第29,第56,第113,第146,第148五個步兵聯隊和一個砲兵聯隊,還有23個其他單位的的部隊。要是齊裝滿員,這批日軍可達到3萬多名」

但因為是殘兵敗將,總人數不到1000多人
換句話說是僅剩一堆星星跟菊花的空殼子部隊
一個同樣不滿員的50師就幹垮他們了

其中一個星星被擊斃,被當成中村是很容易理解的
畢竟照理說八莫只有一個原好三大佐....

無標題 無名 ID:bSXYsrKsNo.59825回報推文
>>No.59821
想知道日軍數字作假的程度
比方說部隊撤回原防後的人數清點
傷兵送醫或補充新兵的時候應該也會有文件
要不然怎麼日軍是怎麼把部隊的編制補滿

戦史叢書裡是描述原好三向東南撤退到南崁時集結了865人
之後陸續收容了遲到的士兵,使得總數達900人
就不曉得這類清點會不會也有作假

網路版戦史叢書基本上還是圖片
想找原好三部隊之後有沒有活躍還得一頁一頁看
實在沒那個閒工夫
無標題 無名 ID:ANlR7Y.ANo.59826回報1推文
>>No.59825
從上海派遣軍司令松井石根日記看淞滬會戰日軍真實的傷亡情況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383518

關於淞滬會戰日軍傷亡人數,一般我們會引用《戰史叢書 中國事變陸軍作戰史》第一卷裡的傷亡資料。(略)
該書給出的淞滬會戰日軍傷亡損失,有兩處很明顯的錯誤。第一處,截止10月14日日軍戰死3908人,結果到了23日確寫著3809人,不但沒死一個人,反而復活了99人。
第二處問題,從8月13日~10月23日,整整2個月60餘天,日軍才死了3809人,結果到了11月8日累計死了9115人,僅僅19天居然比2個月死的人還多,匪夷所思的是,實際上,眾所周知的是,前兩個月的戰鬥才是淞滬會戰最慘烈的階段。
可以見的這份傷亡資料有明顯的造假痕跡,那麼,松井石根日記是否記錄了有關日軍在上海的傷亡人數呢?

松井石根日記第一次系統地記錄部隊傷亡是9月28日。(略)在隨後的幾段時間內,松井石根又列舉了幾次日軍不同時間段的傷亡資料:
10月28日列出的傷亡資料可以說十分詳細,每個師團分別戰死、戰傷多少將校、士兵寫的清清楚楚。這份資料是上海派遣軍參謀長飯沼守少將要求各個師團參謀長向他上報各師團傷亡情況的匯總表,然後由他轉交給松井石根過目。這份資料的最終統計截止時間為11月10日,統計結果為:戰死10076人,戰傷31866人,合計減員41942人。
總傷亡數比《戰史叢書》記錄的多出1000來人,不過這份傷亡資料也有很多問題。按照這份資料記錄,第9師團在上海只戰死1614人、戰傷7752人。但按照《第九師團上海作戰經過概要》記載,第9師團在上海戰死3833人、戰傷8527人,合計減員12360人,截止到南京淪陷,第9師團累計減員數18761人。不難看出,松井石根日記和飯沼守日記列出的這組日軍傷亡數據也不靠譜。

但是在1938年2月份的日記裡,松井石根又說出了兩種日軍戰死者數位。2月7日這天又寫道:日軍死亡18000餘人、戰死馬匹12000餘匹。這個資料包含了11月13日—12月16日這段時間日軍戰死人數。
七天后,也就是2月14日,松井石根日記又寫道:“西本願寺廟收容的遺骨是來自最初的上海派遣軍,有21000具…..東本願寺廟收容第十軍遺骨2000餘具………實際上,兩軍總共戰死和病死24000餘人。面對如此巨大的犧牲,我感到自己責任重大。”
松井石根之所以認為自己責任重大,是因為一開始他一直採用底下人報給他的資料,所以認為上海作戰,日軍戰死人數不到1萬人,沒想到他去收容日軍屍骨的寺廟內一看,日軍陣亡官兵遺骨居然高達2.4萬多具,這令松井石根感到十分震驚。
: 報喜不報憂 這種風氣真的要不得.... (sA9bG8BY 18/11/04 08:24)
無標題 無名 ID:OUclDi3gNo.59852回報2推文

稍微提一下,「影武者」的意思是「長得像的替身」。

以前的重要人物-其實現在的重要人物也一樣-會找幾個
這種人在比較不重要的場合或特別重要的場合來代自己
出場。

原PO想表達的應該是有「黑幕」或「隱情」吧?

原Po: 我當時認真在思考原好三是不是找一個死屍掛上幾顆泡泡假裝成大佐, 讓國軍以為日軍已被全殲, 從而避免被追擊 (ziMO.h8I 18/11/04 19:28)
: 原來如此,是我誤會了 (gXl26ZK. 18/11/05 09:58)
無標題 無名 ID:vkCOACNENo.60026回報推文

弄到國軍的戰鬥詳報了
上面記載原好三除了他的搜索第二聯隊
還有第十六聯隊第二大隊與第十八師團第五十五聯隊第二大隊
其它野戰砲、山砲、戰車、工兵、通信、野戰病院等加一加有2500人
比日本戰史的1180人多了兩倍以上......
八莫城區內的番號正確度應該是沒有問題
因為國軍鹵獲了日軍的八莫防禦計畫

12月14日
國軍114團從北據點沿江邊馬路錐形突入日軍複廓陣地,斬殺了原好三(笑)大佐
餘敵被迫趁夜蜂湧向城南沿江邊海灘突圍
我城南攻擊部隊集中各種火器、手榴彈,與敵猛烈射殺
除60~70人僥倖跳水逃生外,其餘無一得以倖免

所以你原好三到底是怎麼出來的? 跳水嗎?
日本戰史寫20公尺高的堤防原本以為是懸崖
原好三靠近之後才發現可以爬
比起毫無掩蔽的沙灘給你衝到懸崖邊爬出去
跳水好像比較容易一點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