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表單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驗證碼
  • 可附加檔案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大小限制:3072 KB。
  • 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發文間隔時間為 30 秒;貼圖間隔時間為 30 秒。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370687 KB / 1313072 KB

  • 本板板旨為討論學術上的歷史,討論範圍限定於歷史學、考古學。欲發表其它如各民族的語言與文化、各國政治話題者,請洽其它相關板發文。
  • 發文時請務必理性,不得使用任何有歧視及侮辱意味之言詞,必要時請提供明確的學術出處。
  • 主題不在本板討論範圍者,將刪文處理。連續發表多篇主題相關文章,或他板複製文者,予以鎖文、強制sage處理。
  • 簡體中文使用者請發揮舉手之勞,將文字轉換為正體中文,避免造成其他島民閱讀困擾。


無標題 無名 ID:5Tonk9kcNo.60339回報2推文回應

有人看得出後面的城門是東門還是南門嗎?

(゚∀゚)<: 影片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3Vekl2EVhI (5Tonk9kc 19/02/06 00:40)
(゚∀゚)<: 從總統府出發那應是東門 (6p3FxZP2 19/02/09 17:11)

日猶同祖論 無名 ID:Wvd8H.F2No.60284回報推文回應

「日猶同祖論」如其字面所言,是論證日本與猶太人是同一民族的「理論」。

「日猶同祖論」由蘇格蘭傳教士諾曼•麥克勞德為傳教方便總結出的一套理論,其在1878年出版著作《日本古代史略圖》(The Epitome of The Ancient History of Japan)一書中提出了日本人是猶太人曾經「失落的十支派」的概念。後經日本一些宗教界人士的粉飾,竟成了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一、

「失散的十支派」是猶太人部族的一個古老傳說。相傳在公元前1900~1200年左右,猶太先祖雅各生下12子,這12人分別成為12個部落的首領,這12個部落的聯盟便是今天以色列的雛形。但是與所有的兄弟家庭一樣,子孫後代的血緣關係日漸淡薄,難以維持部落聯合體的存在,聯盟瓦解,分裂成南北兩國。其中的十個部族聯合起來組成北國(以色列王國),另外兩個部族則組成南國(猶大王國)。

在公元前900年間,以色列王國被亞述帝國國王薩爾貢二世所征服,其居民被流放,不知所蹤,歷史上再無蹤跡可查。至此,誕生了「消失的十支派」傳說。

相較于以色列王國那「十支派」的消失無蹤,另外的兩個支派則幸運得多。猶大王國在公元500年前後被巴比倫王國所滅,但是其居民卻保留了自身猶太民族的共同體意識。雖在歷史上亦流離失所、顛沛流離,但最終仍不忘民族根本,將民族意識艱難地傳承到了現代,並成功複國。

今天以色列即是猶大王國(南國)的後裔,在歷史上以色列王國(北國)的領土上所建立國家。

二、

事實上,關於猶太人「失散的十支派」流落他方的傳說非常多。有說猶太的十支派流入了印度;有說中國的羌族是十支派的後裔;也有說正是因為猶太十支派流落中國,才誕生了中華文明。很多說法牽強附會,比《XX戰爭》中的羅斯柴爾德家族統治世界的段子高明不到哪裡去。同樣,在日本流傳的「日猶同祖論」亦是多是誇張、附會之言。

在列舉「日猶同祖論」的證據之時,時常會將日本皇室的神話與猶太神話聯繫在一起。如日本神武天皇原名為「神倭伊波禮琵古命」(Kamuyamato iwarehiko no mikoto),無論用日語還是漢語解釋都沒有明確的含義,但是若用希伯來語的發音來理解的話,就可以說成是「大和的創始人是希伯來人」。其次,日本皇室的象徵「菊花紋」,亦在以色列的古代神殿中出現過。還有,日本皇室的三神器「天叢雲劍,八尺瓊勾玉,八咫鏡」與以色列傳說中的聖物「刻有摩西十誡的石板、權杖、約櫃」都是三個。還有其它諸如六芒星等等,諸如此等,試圖來論證日本皇室源於猶太失散的十支派。

在日本民間,一些僧侶的修行者被稱為「山伏」,其身著白衣,頭戴黑色小方帽的形象,已被認為與猶太教傳統相吻合。同時,很多的日語發音亦能找到與希伯來語的相似之處。日本學者佐伯好郎就曾試圖論證從中國來到日本的秦氏是猶太人,其理由是有日語中「秦」的發音與「彌撒亞」有關聯。

還有其它種種一系列的牽強附會的例子,試圖將日本民族與猶太人聯繫在一起,只不過很多日本人自己也並不買帳。



據傳,麥克勞德曾以「天皇、皇族及其朝臣與以色列失散的十支派」為題在日本宣講,然而應者寥寥。大多數日本人只是將其當作是一種「神論」,左耳進右耳出,將它作為茶餘飯後的談資,一笑了之罷了。然而,他的言論在另一小部分日本人看來則成為一種新的可用於解釋日本神性的證據。

麥克勞德在宣揚他這套理論之時,恰逢日本國家神道化的重要階段,天皇為神的理論大行其道。在日本的一些宗教界人士看來,既然猶太人是神的子孫,而日本人同樣也是神的子民,那麼兩者之間必然有所聯繫。此時,麥克勞德的「日猶同祖論」正好給了日本神學界一些啟發。為了論證日本國的神性,他們不惜引入西方哲學的理念。在此背景下,麥克勞德的猶太民族失散的十支派流散至日本的理論,則正好被日本的宗教學者所利用。

在這個過程中,日本宗教界人士中田重治、佐伯好郎、小谷部全一郎等人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中田重治曾在芝加哥留學,期間對基督教神學產生極大興趣,回日本後創立東京基督教聖潔教會。佐伯好郎曾以基督教研究獲得東京大學博士學位。小谷部全一郎在耶魯大學獲神學博士學位,回日本積極參與傳教活動。他們都曾是「開眼看世界」的開明派,都曾有留洋的經歷,並獲得「高級知識份子」的頭銜,絕非江湖浪人或「民科」。

他們的個人經歷以及對聖經的解讀,使得他們極易接受有助於神話自我的證據。同時,若是將他們的個人觀點與他們所處的時代背景所結合則更易於理解為何日本宗教界願意宣揚這樣的理論。

首先,明治維新後的日本極為渴求與西方列強平起平坐的地位。這種地位不僅是政治上的,也是心理上的。當福澤諭吉喊出「脫亞入歐」「東方的鄰居淨是些野蠻人」之時,已將日本的身份認知從東方轉向西方,急於脫離亞洲野蠻人的陣營,要做文明的西方人。然而,地理位置上的局限畢竟難以改變,日本地處亞洲之東端,亞洲的日本作為地理上的概念無法變更。在世界地理無法改變的情況下,那麼也許改變自己的出生,從人種論上下手,未嘗不是一個好方法。

其次,日本人自認受到西方列強的壓迫,這與猶太人在西方歷史上的遭遇相似,兩者都是受到西方列強羞辱之人。這種受害者心理讓日本人天然地對猶太人產生親切感。同時,亦隱含著對現狀的不滿。日本希望打破西方列強的枷鎖,而此時的猶太人亦在各方面幫助日本的改革運動,特別是猶太人的資金不斷注入日本。在日俄戰爭中,猶太商人募集3000萬美元供給日本,為日本在東北戰場打敗俄國做出了貢獻。

最後,日本選擇猶太人,作為「同祖論」的標的,一方面是有人塑造了一個現成的理論工具,另一方面也隱約透露出日本深信世界上有關猶太人控制世界的陰謀論。也正是出於信任,日本覺得既然要與追求與西方列強平起平坐,與猶太人扯上關係便可以獲得其隱含的價值。學者酒井勝軍認為「日猶同祖論」提出,意涵為「日本也可以脫離遠東孤島或者異教徒國家的不光彩境地,一躍登上世界帝國的地位。同時,也能獲得一種藐視信奉基督教國家的權威。因為他們會發現日本是神靈暗中呵護的國家。」

今日主筆 / 蔣旭棟
注:本文首發於頭條號中東研究通訊,中東研究通訊系今日頭條簽約作者。

無標題 無名 ID:RXgxwtFANo.60285回報推文

其實全世界的人類都是同祖的沒錯啊。不然怎麼會是同個物種呢?

無標題 無名 ID:RXgxwtFANo.60286回報推文

甚至人類跟所有哺乳類或所有生物也是同祖的,最早可以追溯到40億年前。

無標題 無名 ID:2pO3E/E6No.60287回報3推文
>>No.60286
>「日猶同祖論」如其字面所言,是論證日本與猶太人是同一民族的「理論」。
>日本與猶太人是同一民族
>民族

Chinese, motherfucker. Do you speak it?
(゚∀゚)<: W...What? (UUKity2Q 19/01/20 23:27)
(゚∀゚)<: 他在說種族Race跟民族Ethnicity是兩種東西 (3vmoATEo 19/01/21 01:02)
: 樓上粉飾廚房行為 (OHeFo2Xg 19/01/21 12:07)
無標題 無名 ID:6WtqXA3MNo.60310回報2推文

說個笑話
日本文化是源自於印度文化
某民俗學教授給我很棒的漫畫
但給我很鳥的觀點

: 宗象教授是吧 (ffg6.Pp6 19/01/25 13:40)
(゚∀゚)<: 圍繞在鐵器發展以及民族散布固然有趣,但有個東西叫青銅...真他媽的亞利安主義 (VVjDospc 19/01/27 06:00)
無標題 無名 ID:Q1BA5dsENo.60327回報2推文

台灣曾經有過這麼偉大的祖國
為何不回歸

(゚∀゚)<: 你可以問問當年被日本人屠殺的台灣人 (rEXP4ZJQ 19/02/03 17:51)
(゚∀゚)<: 你沒讀過二戰時的日本有多蠢對吧 (9nV0PdqI 19/02/03 22:31)
無標題 無名 ID:46T7WHn6No.60330回報推文
>>No.60327
猶太共產主義偽娘=唯一真理
無標題 無名 ID:8Qw5O.DsNo.60331回報推文
>失散的十支派
快要跟耶穌十字架碎片一樣
數量已經多到拼起來能組成樂高教堂

有趣的是, "真正的猶太"示巴女王一支(黑猶太)正被有計劃地絕育。
無標題 無名 ID:xN8DrgPQNo.60332回報1推文

1900年皈依伊斯蘭教的有賀文八郎,並不是一個虔誠的穆斯林,他曾說:

“如若將支那所有的伊斯蘭教徒都置於日本的領導之下,那麼日本便能夠容易地左右支那”,

“若將中央亞細亞的伊斯蘭教徒都拉攏到我們一方,那麼就有可能讓他們反抗蘇維埃俄國。

如果日本能夠出色地領導阿富汗、伊朗、土耳其、伊拉克、敘利亞等靠近蘇維埃俄國的國家的全體信徒,那麼日本成為東洋的霸主將是毫無疑問的。”

有賀文八郎是早期日本本土穆斯林的代表性人物,他信奉“國家主義”和“大亞洲主義”,認為可以通過伊斯蘭教,籠絡東南亞、西亞甚至中東的伊斯蘭教國家,為日本稱霸服務。

隨著日本軍國主義野心越來越大,日本針對中國穆斯林的研究也越來越深入。1922年,日本研究人員大林一之在《支那的回教問題》中認為,伊斯蘭教從可以被利用為中國的一個分裂因素,值得日本積極加以利用,“支那的回教,根據對它如何進行利用,可以使其在調整整個遠東問題上發揮出一種有力的作用”。

在這樣的思想指導下,湧現出了一批諸如像山岡光太郎(借赴麥加朝覲之機搜集中國西北地區情報)、川村狂堂(推動建立滿洲伊斯蘭協會、參與組織甘肅叛亂)這樣的人,他們被稱為“不是真正的信徒,而是政策上的信徒”。

---------------------------------------

日本人還作過只要他們改信了伊斯蘭教,就可以借全世界穆斯林的力量統一亞洲的美夢.

(゚∀゚)<: 中二病嘛 (rEXP4ZJQ 19/02/03 17:50)
無標題 無名 ID:8vdqZePcNo.60334回報1推文
>>No.60331
你的意思是十字架碎片是會增殖的?
(゚∀゚)<: 佛陀舍利也會增殖,全世界號稱佛陀舍利的加一加說不定比佛陀涅槃時還重 (MsLBjaOc 19/02/11 19:22)
無標題 無名 ID:nN1wyiYYNo.60335回報推文
>>No.60332
大日本哈里發汗國:
第六天先知 和-埃米爾-易卜拉欣-信長 統領 ,
尾張爆發 3000K 什葉一揆

無標題 無名 ID:d8eY1Lu2No.60111回報推文回應

西藏的不斷衰落,是唐末以來的一個大趨勢。

雖然安史之亂使得吐蕃一度攻入長安,但是很快被唐軍收復,西擴也遭到了強盛的阿拉伯帝國暴擊,北面則有頑強的回鶻汗國。

吐蕃帝國出擊受阻,被困在苦寒的高原上,難以發展,漸漸地形成了保守的藏傳佛教。佛教和苯教的爭鬥,導致吐蕃內部的爭端,喇嘛勢力的膨脹則使得本應投入到軍事上的經費大量用於敬獻給宗教事業。加上唐高明的外交政策使得南詔倒向唐一方,吐蕃拙劣的統治方式則使得河西等漢地起義不斷,所以到了唐末,吐蕃終於發生大規模的爆炸,四分五裂,試圖中興的論恐熱也在戰敗後,被唐的盟友黨項人擒獲,交給唐朝處死。

到了宋朝時候,高原上的吐蕃人已經徹底廢掉了,成為一個個寺廟的鬆散聯盟,只有河湟、青海湖一帶的青唐吐蕃尚顯得生機勃勃。搓宋歷經數十年的苦戰,終於在熙河開邊中,武德爆發,成功擊敗吞併了擁有大量精鐵良馬、鬥志昂揚的青唐吐蕃。自此吐蕃再無強權。

元朝所面對的,就是一個不再擁有武德高地的西藏。故而對於西藏的征服,只是派道爾達帶著一點人上高原觀光。之後元朝通過撒幣的方式,籠絡喇嘛為國師,獲得了對西藏的控制。

只是元朝對西藏的經略,卻是一個十足十的賠本買賣。

為了控制西藏,同時也為了通過喇嘛教的教義來確立其法統,元朝重用藏佛,壓制中原佛、道,且給予藏僧以極大特權。元朝皇帝對密宗僧人的濫賞,數目之巨,駭人心目。僅忽必烈對八思巴一人的賞賜,就令當時的漢人大臣感慨:“國家財賦,半入西蕃”。

元朝皇帝對藏僧賜物賜田,不計其數。據“虞集大護國仁王寺恒方碑”記載:這一處寺廟,就在大都城外擁有水地近三萬頃,陸地三萬五千傾,並佔有山林湖泊魚蕩竹場等二十九處;

元文宗時代,川地的大承天護聖寺,一次就獲賜十六萬九千多頃土地為“永業”。

元代還有一個怪現象是喇嘛公開地蓄妓納妾。如《元史•星吉傳》載:“有胡僧曰小住持者,服三品命,恃寵橫甚,數以事淩轢官府,星吉命掩捕之,得妻女樂十有八人。”又元世祖曾命楊璉真加為江南釋教總統,他竟然“受人獻美女寶物無算”。更有甚者,當時的西番和尚竟敢公開入民宅姦污婦女,“泰定二年,西台禦史李昌言:‘曾經平涼府、靜、會、定西等州,見西番僧佩金字圓符,絡繹道途,馳騎累百,傳舍至不能容,則假館民舍,因迫逐男子,姦污女婦。’”這當然是元代統治者崇信喇嘛教,縱容番僧的結果。

按《元通鑒》記載,西藏喇嘛僧毆打諸王合兒八刺的妃子忽禿赤的斤,也不受任何懲治,其囂張氣焰,可見一斑!當時更是有【毆西僧者斷其手,詈之者截其舌】的奇葩規定,也是讓人難以想像了。

喇嘛僧人濁亂天下、淫汙朝廷,沒有比元朝更嚴重的。喇嘛僧不但大量姦淫民間女子,甚至把算盤打到了貴族婦女身上。到了元順帝時代,西天僧又與西番僧迭相輪轉,出入禁中,夜宿宮闈,姦淫年輕美麗的公主和嬪妃。雖有女子畏縮難堪,二僧仍然淫媾不止。西域僧人有時還會借著為貴族婦女受戒的名頭,將她們邀入府中,日夜淫樂。

清代著名史學家趙翼評價說“元之天下,半亡於僧”。

相比之下,明朝通過修建茶馬古道來強化中原對西藏的經濟控制,才是真正的奠定了近代對西藏的控制基礎。此後漢人勢力不斷從成都平原向西康地區擴展。

清朝時,準噶爾大策淩敦多布率領區區6000人就能征服西藏,足可見當時西藏疲弱到什麼地步。

這也並不是說准部戰鬥力多強,實際上,1532年,葉爾羌汗國的賽依德汗就曾經率領5000人進軍西藏,打到拉薩附近,結果病逝才半途而廢,可見明清時征服西藏也就需要幾千人。

zhi##hu.com/que##stion/264246540/ans##wer/550229952

無標題 無名 ID:SRMFYhgANo.60328回報4推文

今天只要讓達賴喇嘛十四世帶點人回來就可以光復西藏了

(゚∀゚)<: 帶點人是指帶30人還是帶3個軍團? (DASkFmVs 19/02/01 05:11)
(゚∀゚)<: 他老頭子快要投胎轉世了,說不定某天你看到一個活潑可愛的金髮藍眼小女孩.... (TCsvNl3. 19/02/01 20:42)
(゚∀゚)<: 萬一真的轉生成金髮藍眼小蘿莉...該承認嗎? (AHkkC9sM 19/02/03 21:50)
(゚∀゚)<: 今天只要讓陳水扁帶點錢就可以光復台南 砍韓國頭於轅門外 (lB0/Oec2 19/02/15 15:40)
無標題 無名 ID:VmWl1hKQNo.60329回報推文

達賴十三在抗想打青海,結果很快就被西北馬家軍給打趴

無標題 無名 ID:xN8DrgPQNo.60333回報7推文

本來人就少資源缺乏的地方,歷史上能雄起一會已經是難得了.
時間拖長必然會衰落的.
現今西藏人口比香港還少,還光復,作夢啦.

(゚∀。)<: 先....先成立尼泊爾 尼泊爾軍事理念強 (11fDkzUU 19/02/03 03:47)
(゚∀゚)<: 可是樓上你文化不相容 (0S26vpl. 19/02/03 10:15)
(╬゚д゚)<: 印度表示尼泊爾也是我的勢力範圍 (t1dDJIkk 19/02/03 21:31)
(´_ゝ`)<: 西藏經濟區就是塊大爛地無誤 (osRWEqCw 19/02/04 09:50)
(゚∀゚)<: 以現在來說 西藏除了緩衝以及河川源頭外 還有其他具有實質經濟價值的東西嗎? (Ot7N0o/s 19/02/06 00:30)
(゚∀゚)<: 觀光價值啊 (D0cMmRAg 19/02/06 14:09)
(゚∀゚)<: 西藏那種爛土地還能成為一方之霸一次就很夠了+1 每年冰封的時數那麼長根本養不起人 (OEOmee5I 19/02/08 10:19)

無標題 無名 ID:oqo23YgsNo.60317回報推文回應

維京人頭盔上的「角」?

在不少影視、動畫、遊戲作品中,維京人的頭盔上,都有一對顯眼的、巨大的、酷炫的牛角。
這種角盔,也是現代人對維京人驍勇好戰的普遍印象。
但是,想像一下,如果戴著這樣的角盔去打仗,會是怎樣的場景。
emmmmm…頭頂兩根大牛角,簡直就像是在盛情邀請敵人來打落你的頭盔嘛。
為了讓角盔不在打鬥中掉落,就得綁個繩把頭盔系在頭上。
這樣,敵人就能更方便地揪住頭盔上的角,
一招就把你拉到在地!
再順手來個割喉!!!
可怕,不敢想(/゚Д゚)/

對於打仗來說,有角的頭盔是個不能再餿的餿主意。考古學家們,也從沒在維京古戰場上發現過角盔。
真正從古戰場出土的維京人頭盔,並沒有牛角,它是這樣的↓

維京人頭戴角盔在戰場上英勇廝殺的場景,其實是詩人和畫家,在19世紀末葉替維京人繪製的臆想畫面。
只是這時,維京人也沒辦法出來闢謠了,所以維京人頭戴角盔在戰場上驍勇作戰的畫面,就一直流傳了下來。

另外,根據考古學家的說法,這樣戴有牛角的頭盔,只會在慶典、或者喪禮等重要場合上才會出現,而並非用於戰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拿破崙的身高?

這位不少人印象中的「小個子」將軍,控制了法國,擴張了影響力。
在巴黎聖母院大教堂,拿破崙還加冕成為法國皇帝,4000多萬臣民曾向他俯首稱臣。
還有傳說認為,他做的這一切,或許是為了彌補他在身高上的自卑…-_-||

其實,拿破崙並不像傳說中的那麼矮。
拿破崙的官方身高的確是5尺2寸(如果按英制換算約為1米57),但是,那時的法寸要比英寸長。所以,按照當時5尺2寸的法寸來換算,拿破崙的真實身高應該是英制的5尺7寸,也就是差不多1米7左右。
有歷史學家估計,18世紀末、19世紀初,法國人的平均身高頂多為1.66-1.67米。拿破崙的個子可是平均身高,或高於平均身高,和「矮」完全沾不上邊。如果按照如今的標準,也不能算矮。

那時,和法國相愛相殺的英格蘭,並不說明度量衡不統一的情況,而是大肆在報紙和漫畫中傳播「拿破崙是矮子」的故事。
還有一種說法認為,一些輿論稱呼拿破崙(Napoléon Bonaparte)為Nabot、Boney,其實是與拿破崙名字的讀音結合了起來。這很可能是1803年亞眠和約破裂之後,英國媒體輿論的一種惡意的宣傳。
與此同時,拿破崙則正忙著在法國和全世界推行公制單位,通過統一度量衡來杜絕類似烏龍的出現。
嗯,統一度量衡真的很重要(嚴肅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哥倫布航行前,人們認為地球是平的?

在克里斯多夫•哥倫布的傳奇故事裡,有不少流行的謠言,其中最大的一個謠言,莫過於當時所有人都以為世界是平的。

大家小時候,可能都聽過哥倫布的故事:
哥倫布是個聰明人,相信地球是圓的,
覺得可以從地球的另一端抵達印度。
但大家都不相信他,
以為地球是平的,航行太遠會掉出世界盡頭。
就連航海大國葡萄牙也對他Say NO。
最後在西班牙的幫助下,
哥倫布成功發現新大陸,
顛覆了大家的地理觀點。

雖然這樣的故事很勵志,但是關於球體世界的認知,早在公元前5000年就有了,掐指一算,這可比哥倫布出航早了6500年呐。
而且關於球體世界的知識,在西方文明中從未失傳,希臘數學家、地理學家、天文學家艾拉托斯特尼,早在公元前200年就計算出了地球的圓周長,並且他的估算在哥倫布的年代仍然是學術主流。
所以,地球是圓的,在那時是眾所周知的事兒。
哥倫布知道!
女王知道!
水手們也知道!

也許你會問,那為什麼1492年以前,就沒有人向著未知的海域進發呢?
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當時沒有人知道美洲的存在。所以,航海家們覺得,如果從歐洲一直航行到亞洲,距離太遠,食物會耗盡,所以這不太可能實現。
事實上,哥倫布和伊莎貝拉女王的爭論內容,並不是地球的形狀,而是地球的大小。
哥倫布不相信專家的話,只相信自己的計算。他堅決認為地球的實際尺寸,比女王和她的科學顧問計算出的結果要小很多,他也因此認為,自己可以橫穿大西洋抵達印度。
但是,哥倫布的估算是錯的,阿拉伯里(Arabic miles)和羅馬里(Roman miles)是不一樣長的,和拿破崙的身高一樣,這次也有混亂的度量單位的鍋。
錯誤的計算結果,再加上好運氣,無心插柳柳成蔭,讓哥倫布航行到了他以為是印度的美洲,發現了所謂的「新大陸」。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周幽王烽火戲諸侯?

其實,清華大學整理的戰國竹簡,根本就沒記這件事,另一部戰國史書《竹書紀年》也沒記這個事情,反而周幽王死後600多年的《史記》,寫了這個事情。
不少學者認為,烽火戲諸侯這件事,很可能是個障眼法。
在真實的歷史裡,愛上褒姒的周幽王表忠心的方式,並非點烽火,而是廢舊後,立褒姒為新後,而且把太子也換了。
周幽王的舊後,來自申國。舊後的兒子、前太子宜臼出逃,請舅舅申侯主持公道。曾是周王室重要護翼的申國,隨即夥同鄫國,又找到西方遊牧民族犬戎,造周幽王份反。周幽王大意輕敵,兵敗如山倒,西周滅亡。宜臼在申侯的支持下登基,是為周平王,定都洛邑,東周開始。

有種說法認為,為讓自己更光明正大繼承大統,需要更名正言順的解釋:
滅亡西周的並非申國,而是犬戎,把外因往犬戎身上一推;
周幽王失道而亡,就是因為褒姒這個紅顏禍水,把內因的鍋往褒姒身上一甩。
按照這個邏輯,申國拱衛新君,立馬就變成匡君輔國的大忠臣了。

此外,這個典故主要被記載在《史記》中,這其中也有些疑點。
1、烽火臺:烽火臺作為天子的「報警電話」,是秦漢之後才出現的。根據《呂氏春秋》記載,在此之前包括周朝,並沒有烽火臺。天子求救用的,可能是大鼓。
2、等太久:就算當時真的有烽火臺,根據《史記•周本紀》記載,周幽王點了所謂的烽火臺之後,「諸侯悉至」,也就是說諸侯都到了。
按照當時的交通環境,諸侯國根本不可能一夜都趕到,救駕需要時間籌備軍糧與兵力。在一切順利的理想情況下,離得最近的鄭國至少需要2天才能趕到,等離得遠的諸侯國都趕到,至少需要一個月。
隔幾天才會來一撥人,而且總共要等一個多月的時間,emmmm…這有什麼可笑的,這到底是在戲弄褒姒還是在戲弄諸侯嘛?

無標題 無名 ID:.5ruKVT6No.60318回報3推文

第一個老早被流言破解了 就不多提了
==================
拿破崙會被流傳矮還有另一個原因
他身邊的皇帝親衛隊都是一群身高180+的長人(這當然是廢話)
================
之前在本版看到的
哥倫布其實爭論那麼久 有跟船員達成協議
只要40天內沒有看到島嶼 就回頭
結果在30多天的時候 看到了海鳥 就知道附近有海島了
===============
在YT上看到的
周幽王的故事是被司馬遷魔改的

原因很簡單 西周廢長立幼導致滅國
剛剛好 漢武帝也是廢長立幼上位的
真的這樣寫 被砍的就不只懶覺了

=================================

最後要問一個一樣關於新大陸以及維京人的問題

維京殖民紐芬蘭 然後氣候變遷後 就全數撤離
這段都沒有被其他國家紀錄到?
如果有的話 在11~14世紀的小暖期 其實都能往西航行阿
怎麼會拖到小冰期都快來到的1492年才往西航行?

(゚∀゚)<: 真的這樣寫 被砍的就不只懶覺了 看到這段我笑了 (eyzedJnM 19/01/29 02:55)
(゚∀゚)<: 因為維京人並不太注重於文字記載.並且維京人雖然很會航海但是導航能力卻很差.發現格陵蘭就是因為錯過了冰島... (wSRYv7Uo 19/01/29 08:25)
(╬゚д゚)<: 沒了懶覺我連剩下的長處也他媽的不要了啊啊啊 (6nekHKmo 19/02/02 13:45)
無標題 無名 ID:YVjM47aANo.60319回報2推文
>所以,地球是圓的,在那時是眾所周知的事兒。
>女王知道!
>水手們也知道!
但哥倫布相信地球是梨狀/乳房狀的。
(゚∀゚)<: 原來是個奶子愛好者 (7cQFIno6 19/01/29 22:54)
(〃∀〃)<: 我們這輩子都要追隨他 (6nekHKmo 19/02/02 13:47)
無標題 無名 ID:y5.vLc8QNo.60320回報推文
>>No.60319
哥倫布勇者說
無標題 無名 ID:wiFLsUOcNo.60322回報4推文
>>最後要問一個一樣關於新大陸以及維京人的問題
>>維京殖民紐芬蘭 然後氣候變遷後 就全數撤離
>>這段都沒有被其他國家紀錄到?
>>如果有的話 在11~14世紀的小暖期 其實都能往西航行阿
>>怎麼會拖到小冰期都快來到的1492年才往西航行?

因為維京人從一開始就沒有殖民紐芬蘭
格陵蘭維京人前往紐芬蘭只有每年的夏季,並在當地建立伐木營地,當砍伐到足夠的木材後就會回程到格陵蘭過冬
格陵蘭西岸東西兩個聚落的生產能力僅僅能夠維持當地生計,根本就沒有餘力去再次開拓新的殖民地
當時格陵蘭兩個聚落的人口分別是1千和5千人左右,怎麼再分人口開拓殖民地?光是維持牧場就很勉強了
更別說秋季開始就有大量浮冰出現阻塞航道,紐芬蘭殖民地缺乏支援就隨時能被當地土著給滅了
而且維京人極度保守,對於北美土著基本都是敵視態度,基本不存和平交涉的可能性
>>(゚∀゚)<: 因為維京人並不太注重於文字記載.並且維京人雖然很會航海但是導航能力卻很差.發現格陵蘭就是因為錯過了冰島... (wSRYv7Uo 19/01/29 08:25)

維京人錯過冰島是哪個世界線的事?冰島是格陵蘭與歐洲貿易線路的必經之地,沒開拓冰島這個基地維京人就沒能力開拓格陵蘭
而在格陵蘭耕作種植小麥也是從冰島上獲得經驗和種子後帶去格陵蘭的
更別說格陵蘭到冰島的航線只有夏季能夠通行不到2-3個月時間
跳過冰島去格陵蘭,請問你是從哪裡出發?法羅群島?都發現法羅群島了,還能看不到冰島嗎
而且維京人殖民格陵蘭的時代,維京人已經有大量的文字記錄,清楚記錄挪威國王怎樣委派第一任格陵蘭主教的過程,還有
最後一個證據,現代冰島語是古代丹麥語直接演變出來的,這就是古代丹麥維京人殖民冰島的證據
(゚∀゚)<: 我猜上面說的是有個別的人航行去冰島時走過頭才發現格陵蘭。 (fjiz.RsY 19/01/30 12:37)
(゚∀゚)<: 就算根據埃里克的傳說,他也是在冰島殺了人才逃出海並航行到格陵蘭的峽灣,所以不存在走過頭發現格陵蘭一說 (wiFLsUOc 19/01/30 12:51)
(゚∀゚)<: 同時格陵蘭和冰島之間的海況非常惡劣,一年最多只能支持1-3艘商船航行 (wiFLsUOc 19/01/30 12:53)
(゚∀゚)<: 而且文獻清楚記述是冰島人發現格陵蘭並建立殖民點的 (wiFLsUOc 19/01/30 12:59)
無標題 無名 ID:fjiz.RsYNo.60323回報推文
>>No.60322
查了一下竟然是差不多的。
冰島人Gunnbjörn Ulfsson由挪威出發去冰島,被風吹離了航道,意外地到達了格陵蘭。(只不過沒上岸)
埃里克探索格陵蘭是之後的事了。
無標題 無名 ID:bTT4CxqMNo.60326回報3推文
>維京殖民紐芬蘭 然後氣候變遷後 就全數撤離
>這段都沒有被其他國家紀錄到?
>如果有的話 在11~14世紀的小暖期 其實都能往西航行阿
>怎麼會拖到小冰期都快來到的1492年才往西航行?

基本上就是維京自己本身並沒有留下什麼文字記載
Vinland Sagas成書是在13世紀
並且當時維京人的貿易線已經透過伏爾加河延伸到黑海
當時西線並沒有什特別的貿易價值(除了象牙)
而1492的再次西航與維京西航的目的與動機不一樣

維京年代的西航只是為了找尋新的耕作土地
也有一部份是為了逃稅與遠離戰爭
而1492的西航是為了找新的交易路線
因為南航的路線已經先被葡萄牙佔據先機
講明了就是為了"錢"啦...
(゚∀゚)<: 維京沒留下什麼文字記載????你把丹麥維京人王國和挪威維京人王國放到哪裡去了 (udD774eI 19/02/01 11:06)
(゚∀゚)<: 他是指 維京沒有留下關於紐芬蘭的文字記載吧 (Ot7N0o/s 19/02/06 00:30)
(゚∀゚)<: 紐芬蘭也有記載的,拉布拉多是格陵蘭維京人的夏季木材來源地 (f3p/CR/c 19/02/11 12:30)

當西方遭遇東方:毛姆訪辜鴻銘的對話 無名 ID:y/CrBt6ENo.60290回報1推文回應

英國近代著名小說家毛姆于1920年遊歷中國,並乘舢板千里迢迢逆長江而上,到重慶拜訪當時中國最大的儒家辜鴻銘。在1922年所著的《中國遊記》一書中,毛姆以“哲學家”為題記載了他和這位哲學家的會面。

真想像不出這麼大的一座城市會出現在這麼偏遠的一個地方。當夕陽西下的時侯,登上城門上遠遠望去,你可以看到喜馬拉亞那白雪皚皚的山脈。這是一座人口眾多的城市,你只有走在城牆上才不會覺得擁擠;這是一座占地廣闊的城市,你就是走得再快,繞城走上一圈也要花上三個小時。距這座城市方園一千公里以內見不到一條鐵路,順城而下的河流很淺,只有載重很輕的船隻才可以通行。坐舢板從楊子江下游到達這裡要花上五天的時間。在這種環境裡有時你難免會捫心自問:我們日常生活中所依賴的火車和蒸氣船是不是生存所必不可少的?在這裡,數以百萬計的人們生於斯,長於斯,老死於斯;在這裡,數以百萬計的人們創造著財富,創造著藝術,創造著思想。

而且在這裡還住著一位著名的哲學家,前去拜會這位哲學家是我這次可算是艱苦跋涉的旅途的目的之一。他是中國最大的儒學權威。據說他的英文和德文說得都很流利。他曾做過皇太后著名總督之一的秘書多年,但是現在已經退休。然而,在一年四季,每週固定的日子裡,他的門總是向那些渴求知識的人們打開著。他有一群弟子,但人數並不是很多。他的學生們大都喜歡他那簡樸的住宅和他對外國大學奢侈的建築及野蠻人實用科學的深刻批判:同他談論這些題目只會遭到嘲諷。通過這些傳聞我斷定他是一位滿有個性的人。

當我表示想去拜會這位著名的紳士時,我的主人馬上答應這我安排這次會面;可是很多天過去了,我還沒有得到一點消息。我終於忍不住向主人詢問,他聳了聳肩,說道:“我早就派人送了張便條給他,讓他到這裡來一趟。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來。他這個人很不通情理。”

我不認為用如此傲慢的態度去接近一個哲學家是合適的;他不理會這樣隨隨便便的呼召絲毫沒有使我感到意外。我用我能夠找到的最謙卑的言辭寫了封信給他,向他詢問是否可以允許我拜訪他。信送出還不到兩個小時,我就接到了他的回信,約好第二天上午十點見面。

我是坐著轎子去的。前去拜訪他的路似乎很長。我們穿過的街道有的擁擠不堪,有的卻不見人影。最後我們來到了一條寂靜、空曠的街道,在一面長長的白色牆壁上有一扇小門,轎夫在那裡把我放了下來。一個轎夫前去叩門,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門上的監視孔打開了,我們看到一雙黑色的眼睛在向外張望。經過簡短的交涉,我得到了進去的許可。一位衣著破舊、面色蒼白而又乾枯的年輕人示意我跟著他進去。我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一個僕人還是這位哲學家的弟子。我穿過一個破舊的院子,被領著進入了一個又低又長的房間。房間裡僅有幾件簡單的傢俱:一張美國式的帶蓋的桌子,幾把黑檀木做的椅子和兩張茶几。靠牆擺著的是書架,書架上擺滿子各種各樣的書籍:毫無疑問,最多的是中國書籍,但也有許多英文、法文和德文的哲學與科學書籍。此外還有數以百計尚未裝訂的學術書籍雜誌。在書架與書架的空格處,掛滿了各種各樣的書法條幅,我猜想條幅上寫的定是孔子的語錄。地上沒有地毯。這是一間陰冷、沒有裝飾、十分不舒服的房間。桌子上一隻長長的花瓶裡所插的黃色菊花是這個毫無格調的房間裡的唯一點綴。

我坐在這個房間裡等了一會兒,那位領我進來的年輕人擺上來一壺茶、兩隻茶杯和一包維吉尼亞產的香煙。他剛出去,那位哲學家跟著就進來了。我馬上站起來對他給我這個機會拜訪他表示感謝。他指給我一把椅子,給我倒上了一杯茶。

“你想來見我真使我感到三生有幸,”他說,“你們英國人只與苦力和買辦打交道;所以你們認為中國人只有兩種:不是苦力定是買辦。”

我想表示抗議。但是我還沒有弄明白他講這番話的真正意圖。他靠在椅子裡,用嘲弄的目光看著我。

“你們認為只要隨便召喚我們就得隨叫隨到。”

這時我才弄明白他對我朋友以那種方式與他聯絡仍耿耿與懷。我不知道該怎樣回答。只得隨口說了幾句恭維的話。

他是一位老人,個子很高,留著一條灰色的細長辨子,大而明亮的眼睛下面已長出很重的眼袋。他的牙齒已參差不齊,也不再潔白。他出奇的瘦,兩隻手又細又小,蒼白沒有血色,看起來象鷹爪。我聽說他抽大煙。他身穿一件破舊的黑色長袍,頭戴一頂黑色的帽子,長袍和帽子都是穿了很多年,業已褪色。一條長褲在腳裸處紮了起來。他在觀察我。他還沒有搞清楚應該用什麼方式待我,你可以看出他保持著一種警戒的態度。而我則可以說是有備而來的,我清楚地知道應該如何同哲學家打交道。在那些關心靈界諸事的人們心目中,哲學家擁有至榮的地位。我們自己的哲學家本傑明.迪斯累裡早就講過應該把哲人奉為神明。我說了很多恭維的話。我注意到他開始有些放鬆下來。他坐在那裡象準備好讓人家拍照一樣擺好了姿式,等到聽到快門的響聲後立即放鬆下來恢復了原本的樣子。他指給我看他的著作。

“你知道我是在柏林拿的哲學博士,”他說,“那兒以後我又在牛津大學做過一段時間的研究。但是英國人對哲學實在是沒有很大的胃口,如果你不介意我這樣說的話。”

雖然他是用略表歉意的語調來發表這些評論的,但是很明顯一點點不同的表示都會引起他的不悅。

“可是我們也有過對人類社會思想界多少產生過影響的哲學家呀,”我提醒道。

“你是說休謨和柏克萊?可是我在牛津的時侯那裡的哲學家們更為關心的並不是哲學問題,而是如何才能不冒犯他們的神學同事。如果他們思考所得出的邏輯結果可能會危及他們在大學社會裡的地位的話,他們寧願放棄。”

“您研究過當代哲學在美國的發展嗎?”我問道。

“你是說實用主義?實用主義是那些相信不可信之物的人們的最後避難所。比起美國的哲學來,我還是更喜歡他們的石油。”

他的評論很是尖酸刻薄。我們又坐了下來喝了一杯茶。他開始滔滔不絕地講了起來。他說著一口多少有些拘泥形式但卻是道地的英語,時不時地夾雜著一些德文。如些看來,他這個性格頑固,難以被影響的人還是被德國影響了。德國人的行為方式以及德國人的勤奮刻苦在他心中留下很深的印象。當一位勤奮的德國教授在一份著名的雜誌上發表了一篇關於這位哲學家的著作的論文時,他也看到了德國人哲學的敏銳。

“我發表過二十本著作,”他說,“而這是整個歐洲出版界對我的成果所施予的唯一關注。”

但是他研究西方哲學的唯一目地就是為了佐證他的一貫觀點:即儒家學說已經囊括了所有的智慧。他對儒家哲學深信不疑。儒家哲學已經滿足了他所有的精神需求,這就使得所有的西方學問變得毫無價值可言。我對這一點十分感興趣,因為它證明了我的一個觀點:哲學與其說是關於邏輯的學說還不如說是關於性情的學說:哲學家所信仰的並不是證據,而是他們自己的性情;他們相信自己的本能,本能認為是對的就是正確的,他們的哲學思考不過就是使已經確定下來的“真理”合理化而已。孔子學說所以能夠深深地植根于中國人當中,不過是因為它解釋並表達了中國人的性情而已。其它學派則沒有做到這一點。

我的主人點燃了一支煙。開始時他講話的聲音很細,也顯得很疲憊無力;可是隨著他對所講的題目性趣增大,他的聲音也變得宏亮起來。他滿有激情地講著。此時的哲學家已不再有那哲人特有的寧靜。他成了一個善辯者和鬥士。他對當代關於自由主義的呼聲深惡痛決。對他來講社會是一個團體,而家庭則是這個團體的根基。他捍衛古老的中國,古老的學說,傳統的帝制,和孔教嚴格的教條。當他談到那些剛剛從國外大學學成歸來的人們用他們滿是褻瀆的雙手在無情在撕毀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時,他的情緒變得異常激動,眼裡充滿了悲憤。

“可是你知道你們在做什麼嗎?”他憤憤地說道,“你們有什麼理由認為你們的東西就比我們的好?你們在藝術或文學上超過了我們嗎?我們的思想家沒有你們的博大精深嗎?我們的文明不如你們的完整,全面,優秀嗎?當你們還在居山洞,穿獸皮,過著茹毛飲血的生活時,我們就已經是文明開化的民族了。你知不知道我們曾進行過人類歷史上空前絕後的實驗?我們曾尋求用智慧,而不是武力來治理這個偉大的國家。而且在許多個世紀裡我們是成功了的。可是你們白種人為什麼瞧不起我們黃種人?需要我來告訴你嗎?就是因為你們發明了機關槍。這是你們的優勢。我們是一個不設防的民族,你們可以靠武力把我們這個種族滅絕。我們的哲學家曾有過用法律和秩序治理國家的夢想,你們卻用槍炮把這一夢想打得粉碎。現在你們又來向我們的青年人傳輸你們的經驗。你們將你們邪惡的發明強加給我們。可是你們難道不知道我們是一個對機械有著天賦的民族嗎?難道你們不知道我們擁有四萬萬世界上最講實效,最為勤奮的人們嗎?難道你們真的認為我們需要很久的時間才能學會你們的技術嗎?當黃種人也可以製造出同樣精良的槍炮並迎面向你們開火時,你們白種人還會剩下什麼優勢嗎?你們求助於機關槍,可是到最終你們將在槍口下接受審判。”

就是這時我們的談話被打斷了。一個小女孩悄悄地走進來,偎依在老人的身旁。她用好奇的眼光打量著我。老人告訴我這是他最小的女兒。老人把女兒攬在懷裡,邊與她輕聲談話邊親吻她。小女孩穿著一件黑色的上衣,黑色的褲子剛剛長及腳裸,一條長長的辨子墜在腦後。小女孩是有辛亥革命的當天出生的。那場革命成功地廢黜了皇帝。

“我想她的出生預示了一個新時代春天的到來,”他說,“她是我們這個偉大民族秋天裡的最後一隻花朵。”

從他書桌的抽屜裡老人拿出一些零用錢遞給小女孩,打發她出去了。

“你看我留著一條辨子,”他把一邊用手縷著辨子,一邊說道,”它是一個象徵。我是古老中國的最後一個代表。“

接著他用更為平和的語調同我談起很久以前的哲學家。那時他們同弟子周遊列國,向可以教化的人們宣傳自己的學說。各國的國王很是善待他們,或是邀請他們出將入相,或是任命他們主治一方。他學識淵博,談鋒犀利,講起他這個國家的歷史事件來繪聲繪色,娓娓動聽。我禁不住想他是一個悲劇性人物:他覺得自己有能力治理這個國家,可是卻不再有皇帝能夠任用他;他覺得自己才高八斗,有能力施教誨之責,他渴望人們會成群地追隨他,更渴望把自己的知識傳授給他們,可是前來聽講的卻寥寥無幾,而且還都是些窮困潦倒,食不果腹,呆頭笨腦的鄉下人。

有那麼一二刻直覺告訴我該是告辭的時侯了,可是他卻沒有要我走的意思。最後我不得不向他告辭。我站起來,拉住了我的手。

“你來拜訪中國的最後一個哲學家,我該送你點什麼留作紀念才是。可是我是一個窮人,我不知道送點什麼值得你接受的東西。”

我連忙說什麼都不用送,這次拜訪的記憶本身就是最好的紀念。他笑了。

“在這個墮落的年代裡,人們的記憶都變得短暫了,我還是應該送給你一件有形的東西。我想送給你一本我的拙作,可是你又不能讀中文。”

他帶著困惑但友善的神情望著我。突然間我有了一個主意。

“能不能給我一份您的書法作品?”我問道。

“你喜歡書法作品?”他笑了。“我年輕時侯的書法在人們的眼裡還遠不是一無是處呢。”

他在書桌邊坐了下來,他拿出一張宣紙,展放在桌上。他在硯臺上滴了幾滴水,拿起墨在上面研好了墨,然後便拿起筆開始寫了起來。我站在一旁邊看他寫字,邊想著關於他的一些不大風光的傳聞。據傳這位老先生,無論何時只要手頭積攢一點錢,總是要揮霍在煙花巷裡。他的大兒子是這個城市裡一個頗有身份的人。對其父的行為感到惱火,覺得受了屈辱,若不是由於這種父子關係的存在,他早就會對這種浪當行為大張撻伐了。在我看來,這種不檢點的行為對於其子來說是一件滿難於啟齒的醜事,但是對於研究人類本性的學者們來說則是一件需以平常心來對待的事情。哲學家們個個都極善於在研究中闡明自己的理論,並根據別人的生活經驗得出結論;可是在我看來,哲學們若能夠親身經歷人生的各種事情,他們所寫的著作會更有價值。對於我自己,我是能以寬容的心來對待這位老人背地裡所過的放蕩生活。或許他只是在尋求去闡述人類幻想裡最不可思義的事情。

他寫完了。為了使墨能儘快些乾涸他撒了些灰在紙上面,然後伸手遞給我。

“你寫的什麼?”我問道。

我看到他的眼裡飄過一絲幸災樂禍的神情。

“我冒昧送給你自己作的兩首小詩。”

“我不知道您還是一位詩人。”

“當中國還是一個未開化的民族的時候,”他挖苦道,“所有受過教育的人就能夠寫出優美的詩句了。”

我拿起紙來看了看上面的中國字。唯一能看明白的就是上面的字是相當有序地排列著的。

“您能不能告訴我一下上面寫的是什麼?”

“對不起,我不能,”他回答道,“你不能指望我背叛自己。還是請你的英國朋友幫這個忙吧。那些自以為瞭解中國的人實際上什麼也不瞭解,但我想你至少會找到人向你解釋一下這兩首詩的大概意思。”

我向他道了別,他則非常客氣地一直送我上轎。後來我有機會遇到一位從事漢學研究的朋友,我請他把這兩首詩翻譯了出來。我不得不承認,每當我讀到這兩首詩,就不免想起和那位哲學家的會面。

第一首詩
當初你不愛我
你的聲音是那麼甜美
你的眼裡充滿了笑意
你的雙手纖細溫柔
後來你愛上了我
你的聲音變得苦澀
你的眼裡充滿了淚水
你的雙手僵硬乾涸
這是多麼的令人悲傷
因為愛使你變得
不再可愛

第二首詩
我曾乞求歲月匆匆

帶走你明亮的雙眼
你如桃花般嬌嫩的皮膚
和你迷人的青春朝氣
那樣我就可以獨自愛你
你也會在乎我的愛
歲月真的匆匆過了
帶走了你明亮的眼睛
你如桃花般嬌嫩的皮膚
和你迷人的青春朝氣
可是我卻不再愛你
也不再在乎你的愛

(゚∀。)<: 除了朝魔法國王大拜拜的乞求文,中文有啥思想發展。南北朝的雇員都比你嗆了 (bbUgB1dg 19/01/22 08:25)
有 1 篇回應被省略。檢視
無標題 無名 ID:8nGyHmP6No.60301回報推文

中國互聯網用戶為阿爾伯特愛因斯坦最近出版的旅行日記進行辯護,其中物理學家稱中國人是“勤勞,骯髒的人”。

20世紀20年代他在亞洲旅行的部分日記本週在網上公佈,他們的內容讓愛因斯坦的粉絲感到驚訝。

他寫道:“中國人在吃飯的時候不會坐在長椅上,而是像歐洲人一樣,在綠樹成蔭的樹林裡放鬆自己時會蹲下來。”
愛因斯坦的旅行日記揭示了“令人震驚的”仇外心理
閱讀更多

“所有這一切都安靜而嫻靜地發生。即使是孩子們也沒精神,看起來很遲鈍。“

曾經說種族主義是“白種人疾病”的理論物理學家補充說:“如果這些中國人取代所有其他種族,那將是一種遺憾。對於我們這樣的人來說,單純的想法是無法形容的沉悶。“

雖然一些中國互聯網用戶呼籲“抵制愛因斯坦”並且說他的觀察結果證明“所有人類,甚至愛因斯坦都有一個愚蠢的,淺薄的一面”,大多數人說中國愛因斯坦目睹的並不像今天這樣。

“愛因斯坦在錯誤的時間去了中國,”一位微博用戶說道,他描述了1912年成立的中華民國的早年,這是在幾個世紀的帝國統治之後出現的。 “飢餓,戰爭和貧困都壓在中國人身上。當時中國人怎麼能得到愛因斯坦的尊重呢?“

許多中國互聯網用戶大力支持愛因斯坦:“這被稱為侮辱中國?這是荒謬的。那個時代的中國人看起來很髒嗎?當我看到那時的照片時,他們看起來很髒,愛因斯坦描繪了那個時代的真實狀態。“

其他人將科學家的觀察結果與被認為是現代中國文學之父魯迅的觀點進行了比較,魯迅以20世紀初對中國社會的嚴厲諷刺而聞名。 “我們讚揚魯迅是因為他指出了我們的劣勢。我們為什麼要責怪愛因斯坦呢?“

無標題 無名 ID:8nGyHmP6No.60302回報推文

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的私人日記的出版詳細描述了他在20世紀20年代的亞洲之旅,揭示了理論物理學家和人道主義偶像對他在旅行中遇到的人的種族主義態度,特別是中國人。

加州理工學院愛因斯坦論文項目的高級編輯和助理主任Ze'ev Rosenkranz說:
我認為很多評論都讓我們感到非常不愉快 - 他對中國人的評價尤其如此。

“他與偉大的人道主義偶像的公眾形象形成鮮明對比。 我認為閱讀這些內容並將其與更多的公開聲明進行對比非常震驚。“

無標題 無名 ID:8nGyHmP6No.60303回報推文

羅森克蘭茲編輯和翻譯了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的旅行日記,這是第一次作為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的獨立出版物出版,包括日記頁面的傳真。這些日記以前只是作為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的15卷文集的一部分以德文出版,並有小的補充翻譯成英文。普林斯頓大學出版社的一位發言人說:“這是愛因斯坦第一次將旅行日記提供給任何不是嚴肅的愛因斯坦學者的人。”

在他和他的妻子在亞洲,西班牙和巴勒斯坦旅行期間,日記中的更多段落被認為是愛因斯坦的繼女在柏林寫的,並且作為備忘錄,看到他寫的中國人“即使是那些淪為像馬一樣工作永遠不會給人以意識苦難的印象。一個特殊的群體般的國家往往更喜歡自動機而不是人。“愛因斯坦後來說:“我注意到中國男人和女人之間的差異很小。我不明白為什麼中國男人會被中國女人所吸引,所以他們可以有後代“。

無標題 無名 ID:8nGyHmP6No.60304回報推文

在錫蘭的科倫坡,愛因斯坦寫到當地人如何“生活在地下的巨大污穢和相當惡臭”,並補充說他們“做得很少,而且需要的很少”。 簡單的經濟生活週期。“

相反,愛因斯坦對他遇到的日本人的看法是更正面:“日本人不言而喻,體面,非常有吸引力,”他寫道。 “純淨的靈魂在人們間。 愛和欽佩這個國家。“但羅森克蘭茲指出,愛因斯坦也得出結論:”這個國家的智力需求似乎比他們的藝術需要弱 - 自然性情?“

無標題 無名 ID:8nGyHmP6No.60305回報推文

“愛因斯坦日記關於日本人,中國人和印度人所謂的智力低下的生物起源的日記條目絕對不被低估,愛因斯坦可以被視為種族主義者 - 在這些情況下,其他民族被描繪為生物劣等,是種族主義的明顯標誌。 羅森克蘭茲寫道,愛因斯坦日記的評論-中國人可能“取代所有其他種族”的令人不安也是最具啟示性的,“。

“在這裡,愛因斯坦日記認為外國'種族'是一種威脅,......這是種族主義意識形態的特徵之一。 然而,這種必須讓現代讀者感到最具攻擊性的言論是,他假裝不了解中國男人如何能夠發現女人有足夠的吸引力來養育他們的後代。 鑑於這些情況,我們必須得出結論,愛因斯坦在日記中確實提出了一些種族主義和非人性的評論,其中一些非常不愉快。“

無標題 無名 ID:8nGyHmP6No.60306回報推文

羅森克蘭茲告訴“衛報”,儘管愛因斯坦這樣的觀點在當時西方很普遍,但它們並不普及。 他說“這通常是我得到的反應 - '我們必須明白,他是時代的時代精神' - 但我認為我在這里和那裡試圖提供更廣泛的背景。 還有其他觀點,更寬容的觀點,“。

無標題 無名 ID:8nGyHmP6No.60307回報推文

後來,愛因斯坦成為了著名的難民之一,他成了人道主義者。 可能因為納粹的宣傳將他的族群描繪成負面的,因為納粹想要說服德國人民種族滅絕是正當的。

其他著名的難民包括:
彼得德魯克,管理學之父。
弗洛伊德,心理學分析之父。

無標題 無名 ID:cwc37zGMNo.60308回報1推文
>>No.60301
我們現在去看那些戰亂國家或專制國家,也會有一樣的想法。
(゚∀゚)<: 但在政治正確這種道德獨裁制度下,依所見描述會讓人成為需要被送去勞改的思想犯 (BaJ1fCLc 19/01/24 06:03)
無標題 無名 ID:Y8HIhav2No.60309回報11推文

弱智SJW attention whore整天以今非古
要不要講講清廷和義和團瘋子是怎麼對外國人的?

收起推文
1推省略……
(゚3゚)<: 講得好像外國人對你們這群黃猴子就不像瘋子似的 (qEU/XTlE 19/01/25 08:32)
(・_ゝ・)<: 你知道鴉片戰爭怎麼來的嗎 (luVhRQww 19/01/25 09:16)
(゚∀゚)<: 有人無知到幫義和團說話? 你知道你們在義和團眼中全都是該生剮活埋的二三四毛子嗎? 外國人歧視再深也沒有見人就要殺 (gWWQekkc 19/01/27 22:18)
(゚∀゚)<: 美洲原住民表示你說啥? 要不要去看看英國怎麼報復印度暴動的? (7cQFIno6 19/01/29 02:03)
(゚∀゚)<: 當時外國人在中國耀武揚威了幾十年,才養出了義和團好嗎 (7cQFIno6 19/01/29 02:03)
(゚∀゚)<: 釣出來一堆現代義和團, 和幹羊的IS一個調調 (ZrWOwUMk 19/01/29 13:11)
(゚∀゚)<: 自己要當姦殺犯都是外國人的錯 (ZrWOwUMk 19/01/29 13:26)
(゚∀゚)<: 講的好像外國人不是姦殺犯一樣 (7cQFIno6 19/01/29 22:55)
゚Å゚)<: 百年前的中國人好歹會自我檢討, 百年後居然劣化到要捧義和團這種渣滓都不如的東西來自我感覺良好 (rDWegVd. 19/01/30 00:14)
(゚∀゚)<: 很意外?史上殺人+殺中國人殺最大的集團還是中華正統呢 (iBbuiFBc 19/01/30 23:08)
(゚∀゚)<: 歐美人都在捧十字軍了,整天在說中國壞話的你只是喜歡舔歐美屁眼而已 (BC78nGdg 19/02/07 06:06)
無標題 無名 ID:2b8xH7M.No.60311回報1推文
>>No.60309
>>鴉片戰爭怎麼來的嗎
兩個強盜打架,一個強盜輸給另一個強盜。
(゚∀゚)<: 艹生,硝煙也變成強盜了 (eVTi2Vg6 19/01/26 06:10)

內亞史觀和中華瓦解論 終於引起了中國官方的注意 無名 ID:.kWTjjv.No.60274回報推文回應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日前刊出一篇評論,擔任《歷史研究》常務副主編的作者周群表示,要「牢牢把握」清史研究話語權。這位中國學者明確指出,意識形態與歷史研究很有關係,故黨要牢牢領導歷史研究工作,歷史研究要「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同志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

他認為不少研究者在搞學術,卻沒有「經世致用」的情懷,即是說他們的學術只有學術趣味,而沒有政治功用。總結為「重實證、輕理論,重微觀、輕宏觀,重研究、輕應用」,「對涉及國家領土主權完整、意識形態安全的重大議題著力甚少。」

所謂的欠缺政治功用、缺乏理論興趣,似乎是指歷史研究,沒有證成當下政治秩序和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天命」,太過「求真」,或者太過學術自由。

之後的論點更加有趣。周群認為,國內的學者不警剔「西方思潮」,開始搞「超越中國的帝國模式」、「內陸亞洲」的論述,與這些提倡者互相共鳴,影響清史研究的走向云云。

為甚麼大清那麼重要?因為我們怎樣研究歷史,怎樣研究大清,攸關當今中國政權的合法性。一些在常人眼中無關痛癢的小事,在歷史界和政治界卻是大哉問。例如大清是否「中國」、「中國」的是甚麼、大清有沒有「漢化」之類,從大清到現在都是研究者辯論不完的問題。

西方有「新清史」這個不算新近的流派,著重用滿文史料研究大清,當中有不少發現,原來「大清」已經被漢化、被中國「吸收」的定見,即是我們在教科書看的那些,只是漢族中心史家和愛國主義者的 FF 幻想。

很多研究者發現,大清並非漢儒所想像的大清,用「漢制」只是統治漢人的手段。事實上滿洲皇帝強調自身的身份認同、區隔各族、用不同制度管治漢人、西南地區、蒙古、西藏及新疆等。在這個視野下,「中國人」會發現自己的歷史不再是一脈相承,而是斷裂的碎片,一輪一輪的認賊作父。

我們以為中國是一個穩定的裝置,只是政權一代傳一代;但在西亞/內亞、邊疆民族的視野下,中國卻不是中心,反而成為邊緣。在蒙古人的世界中,成為一個被統治的邊區;不是「中國朝代」而可能是一個「內亞帝國」的大清,其蒙、藏、滿互為聯結的執政聯盟,在近世也被重新發現。漢人反成了這個內亞帝國的東南夷。

一直視中國為三千年相續無窮的文明政體的一般中國人,自然對這類邪說感到不安;政權當然亦不會歡迎這類觀點,甚至不發簽證給新清史學者訪問,以作懲罰。畢竟國共雙方的民族主義史觀,都一致認為大清已經漢化,大清也是中國朝代,清人就是中國人,滿洲就是中國。

事實上首先解構中國的學者,應該是來自日本。日本在一二戰之間的「大東亞」宏圖,中間就涉及大量學者參與的滿洲研究。例如一些人提出「內鮮一體」(內地人 — 日本人和朝鮮人是遠親),或以長城為界,劃分東北亞的通古斯人種為一體,即蒙、滿、東北、朝鮮、滿洲和日本人是一家,與「中國人」無關。

這個進路,在日本戰敗之後並無終結,成了一個檢視滿洲和中國史的傳統。例如滿蒙學者岡田英宏,這個人在 26 歲的時候已能研究滿文老檔,從蒙古帝國的擴散來重構世界史。於是「中國」不再是東亞史的中心,反而是一波一波蠻族擴張史的邊緣。契丹、突厥、蒙古、女真人,成為了史的主角,可想而知就是皇漢式的「中國」被瓦解了。

其實岡田英宏在日本歷史界同被視為異端,因為他同時拆解日本天皇萬世一系的神話。同樣異端的劉仲敬則在近年將「內亞」的概念發揚光大,認為「中國」從古到今的大發展,都是因為西北蠻族輸入技術而得到革新,而中國「內地」則是一片窪地,新銳的技術進入之後就慢慢沉寂消磨,最後又被更外圍的蠻族征服。

就算是中國官方禮遇有加的國學者饒宗頤,也是講西亞影響論,強調古中國文明受波斯文化強力影響。要認真地說,這些也是很「危險」。因為在高空視野下,一切的來源 —「中國」— 頓成虛空,被解構成了一個空殼。個人的史識脫胎換骨,但對整部好像連棉相續的「中國史」,便是抽筋斷骨。這類「惑亂心智」的論述,中國一向叫做「歷史虛無主義」。

官媒不知是否針對台灣的八旗出版社,因為它將很多類似的新知引入中文世界,對「再認識」中國有卓功,所以官媒急呼喚要建構「真正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清史研究體系」,便是說話語權和影響力的問題。

如果中國知識份子都不再視大清、大元是中國朝代,不再視中國為三千年相承無窮的國家體系,那今日「繼承大統」的黨國,又置於何地?神聖的東西不再神聖,罪惡的東西也不再罪惡,對於中國當局從來是影響國家安全的大問題。

所謂「誰控制過去,誰就控制未來」,學術之爭從來是政治的,尤其是歷史。中共靠槍桿子和筆桿子取得政權,其實後者還重要過前者,因為控制了筆桿子,戰爭在大腦之中完成,連槍桿子也不用動。香港人不重視歷史,所以他們的過去和將來都被控制在別人手中。控制歷史自然是重中之重,在這一點我挺欣賞《人民日報》和黨國的戰略眼光。

無標題 無名 ID:V/eyCPFUNo.60275回報推文

事實與信仰是分開的,就算清朝與元朝是「外國」又如何?

當溥儀退位,袁世凱變元首的時候,中華民國就已經繼承清朝的所有遺產。

事實與正義雖然沒有會很麻煩,但卻是可以用金錢與實力去抵銷的。

無標題 無名 ID:V/eyCPFUNo.60276回報推文

大家別忘了成吉思汗征服亞洲;清朝征服東亞時那來的歷史事實與正義;先打下來了再同化。

無標題 無名 ID:F/nrb2jQNo.60277回報推文

這篇文章是個很好的例子

通篇只舉了一兩個中國人的觀點,然後就:如果中國知識份子都不再視......
輕鬆偷換成好像中國知識份子已經就這一點達成共識一樣

同理舉了一兩個外國學派,然後就:很多研究者發現......
偷換成好像這種理論是不可置疑的真理一樣

來源是香港泛民網媒《立場新聞》


無標題 無名 ID:3STPTxaMNo.60209回報1推文回應

zhi$$hu.com/ques$$tion/51280021/ans$$wer/127023978

維民所止是個被民間傳說改造後的段子,說的是雍正四年禮部侍郎查嗣庭遭嚴譴、被處決的文字獄。民間傳說,查嗣庭被處死是因為他出科舉考題“維民所止”,其首尾二字“維”“止”是“雍正”二字削掉上半部分的結果,暗喻雍正帝“砍頭”。

民國三年出版的黃鴻壽《清史紀事本末》已經有這個段子了。應該說,這是個清末民初反滿輿論潮當中“再發現”的歷史故事。熟知清史史料學的人大概都知道,清朝人自己的歷史知識來源和傳播方式非常固定,這種故事肯定不會是19世紀後期以前的人能寫出來並廣為流傳的。只有在清末那個謠言滿天飛,大量真偽難詳、出處不明的圖書、殘紙、歷史故事紛紛冒頭的時代,這種故事才會湧現。現在我們看到的“維民所止”故事,基本都是民國以後的出版物。我翻了幾本18-19世紀的私家紀述都沒找到,古籍庫裡也沒搜出來。如果誰搜出1870年代以前的記載請告訴我。

查嗣庭文字獄確有其事,但“維民所止”的故事卻並不符合歷史事實。原因很簡單:查嗣庭典試江西,所出的題目並非“維民所止”。雍正四年九月二十六日起居注記載有皇帝就查嗣庭案發表的長篇上諭(《實錄》予以大幅刪削,語氣支離,不可據):

>今歲各省鄉試屆期,朕以江西大省,人文頗盛,須得大員以典試事,故用伊為正考官。今閱江西試錄,首題“君子不以言舉人,不以人廢言”。夫堯舜之世,敷奏以言,取人之道,即不外乎此。況現在以制科取士,非以言舉人乎?查嗣庭以此命題,顯與國家取士之道大相悖謬。
>至孟藝題目,更不知其何所指、何所為也!《易經》次題“正大而天地之情可見矣”,《詩經》四題“百室盈止,婦子寧止”。
>去年正法之汪景祺文稿中有《歷代年號論》篇,輒敢為大逆不道之語,指“正字有一止之象”,引前代如正隆、正大、至正、正德、正統年號:凡有“正”字者皆非吉兆。夫人君建年,必揀選二字以為紀元。若以字畫分拆,則如漢之元鼎、元封,唐之開元、貞元、其他以“元”字為號者,不可勝數,亦將以“元”字有“一兀”之象乎!?如漢世祖以建武紀元,明太祖以洪武紀元,“武”字內即有“止”字,可雲“二止”乎!?此幾帝皆稱賢君,曆世久遠,尚得不謂之吉祥乎!……
>今查嗣庭所出經題,前用“正”字,後有“止”字,而《易經》第三題則用“其旨遠,其詞文”,是其寓意欲將前後聯絡,顯然。與汪景祺悖逆之語相同。

換句話說,查嗣庭之獄雖因出題而起,但所出題目均非“維民所止”。皇帝所指責的考題問題,也不是什麼“砍頭”,而是指出查嗣庭出《易經》次題頭一個字用“正”,《詩經》四題後一個字是“止”,認為這“正”“止”二字與汪景祺(因歌頌年羹堯功德而罹難的文人)“正字有一止之象”言論相合,意含詛咒。顯然,這種解釋是無中生有、沒有什麼依據的。

雍正帝似乎知道僅憑這幾句解釋不足以服眾,在逮捕查嗣庭後又抄沒其藏書、日記等,將日記裡許多雞零狗碎的事情(例如熱河發大水,查嗣庭在日記裡說淹死了八百人,皇帝認為並無其事、純屬胡言云云)作為罪證。這反而進一步加強了該案牽強附會的一面。

說到這裡讀者也能理解了:其實查嗣庭案就是一樁糊塗案,很可能是先確定懲辦物件,然後再羅織其事。該案的發端和處置都處在皇帝直接指揮之下,官僚系統手足無措,而皇帝好像狀況也不很清醒。這和歷次大獄皇帝發端、列述罪名,官僚系統群起應和、援引律例加以審結的方式截然不同。似乎乾隆朝史官修《雍正實錄》時也意識到該案疑點很多,遂將起居注裡解釋該案的上諭作了大幅剪裁。而關於考題這部分內容,更是幾乎完全從《實錄》裡刪掉了。目前所見,檔案史料中能夠提供的側面情況也非常少(吏科史書裡有一件題本提到該年四月查嗣庭因為屢遭處罰而自陳才力不及,吏部要把他降二級調用)。倒是雍正帝在上諭裡表現出的煩躁情緒不似假冒——如果以此為視角,則可能查嗣庭案就是雍正帝在阿、塞、年、隆四大獄(這四獄波及範圍以旗人為主)陸續平息之時,對漢人科甲官員群體的一次“借題發揮”的整肅行動,而查嗣庭本人則只是個“出頭鳥”。

由於該案在史籍中記載很少,乾隆中葉的國史學習者就已經不甚了然,因而在很長一段時間裡,“維民所止”成為了外間普遍相信的解釋——儘管它是一則謠言。據我所知,直到1992年,雍正朝起居註冊裡的上諭才首次披露於外。相對于百餘年的謠言傳播史,這一“闢謠”來得太晚了,“維民所止”這一子虛烏有的說法已經佔據了許多清史或近代史“專家”的記憶,甚至被寫進歷史教科書、通俗讀物中,成為20世紀“發明”的清朝“歷史”之一。

(雍正:他出考題,搞不好是輿論配合去年那個反賊…他還搞些亂七八糟的事,造謠說發大水死了八百人…總之什麼也別說了,趕緊殺!)

無標題 無名 ID:M/4yo9UANo.60213回報推文
>雍正是否說過“朕以外國之君主中國之事”
否。沒有說過。(有人認為該句系篡改《大義覺迷錄》中一句間接引語:“在逆賊等之意,徒謂本朝以滿洲之君,入為中國之主,妄生此疆彼界之私,遂故為訕謗詆譏之說耳。”原文裡這一句是對反清言論的總結,造謠者將其歪曲為雍正帝自己的看法。)
>乾隆是否說過“朕乃夷狄之君,非中國之人。”
否。沒有說過。
>慈禧這老妖婆可是:“寧與友邦,不予家奴。”
這話也不是慈禧說的。
(大學士剛毅嘗語人曰:“改革者,漢人之利,而滿人之害也!我有產業,吾寧贈之于朋友,而必不使奴隸分其潤也!”——《戊戌政變記》)(梁啟超逃亡日本期間編著的)

兩則“皇帝言論”不僅不見於清朝文獻,也不見於民國初年編造出來的清朝野史類出版物;它們全都來自本世紀互聯網上的帖子,且無一能注明出處,顯然是部分網民編造、又被一些網民傳開。早有人指出此系謠言,我見過的最早的一篇闢謠帖子是2011年的,沒想到現在還有人信。
互聯網在本世紀初有一些老謠言。謠言的製造者和傳播者社會階層與文化水準普遍不高,從事一些每日工作量不大、有較多時間在網上瞎晃悠的職業,故而有足夠多的精力到處去貼這些牛皮癬,希望以此博得關注,來填充無聊的生活,甚或謀得一點物質利益。相比之下,心智稍微正常一些的人,很難像這些社會閒散人員一樣每天啥事不幹就知道上網。

zhi%%hu.com/ques%%tion/303660207/ans%%wer/539363799
無標題 無名 ID:trRQZDFENo.60273回報推文

至於老百姓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無標題 無名 ID:UEuVlDd.No.60225回報1推文回應
https://www.ptt.cc/bbs/Warfare/M.1255272823.A.C45.html

最近因為男角板某篇文我好奇上網查些資料才找到這篇文
不得不說這看起來完全不像造假,假如此文為真那德軍在庫斯科的傷亡可以說是根本沒有多大,和這批人交手的傷亡蘇軍實際上傷亡達到了1/3的慘烈程度

而之前版上那篇文章其實也蠻有趣的,失去的勝利原文和10日報告完全對不上,其中提到德軍自體傷亡完全是減半的程度

而中國那邊也有對這本書相同的結論,蘇軍的防禦根本不像某些人說的這麼強大...
(゚∀゚)<: 用傷亡數字來推測戰事發展,看了頭好痛,德俄兩國是沒編寫戰史嗎 (iib2boMo 19/01/06 22:32)
無標題 無名 ID:XG1eyanwNo.60233回報1推文

(゚∀゚)<: 用傷亡數字來推測戰事發展,看了頭好痛,德俄兩國是沒編寫戰史嗎

主要是真的一個詭異
我提幾點疑問
根據版上之前提供的數據派二戰研究blog

軸心國-德國陸軍-戰車生產那一個介面,豹式的生產輛數一直超過損失,在曼斯坦被撤職前一個月甚至到達3倍的水平,而虎式則是到達434輛將近是衛城時的1.5倍水平

而四號數量在七月的庫斯科會戰達到一個小巔峰,1472檯的水平,8 9 雖然降下去,但是問題是十月就超過了

ok,那我們用很放水的算法,我們設前線數量是實際保有的1/2好了也就是一半不是庫存就在路上

至於妥善率? 德蘇同樣都有問題,用腦袋仔細想戰況從8月開始兩軍惡戰接連不斷,怎麼可能只有德軍的數字會難看,照上面的來看,豹式至少也有1.5倍,虎式也至少到0.75,這已經是非常寬鬆的標準去看了

而我們來看看補給問題
現在戰況是,自魯緬彩夫後,德軍開始後撤
但是現在離蘇聯越遠,補給線問題是在蘇聯頭上,這時候還沒有諾曼第,曼斯坦手上的裝甲戰力仔細看也沒有弱化,gd還有黨衛軍(das toten wiking)也在他手上(還有其它裝甲師),補給的狀況真的是上面那個概略算的1/2嗎?

而我們現在也已知,曼斯坦在撤過第聶伯河後又拿了第1、14、16、24、25裝甲師與LAH師,這些師之前是在哪裡或是做甚麼呢? 怎麼拿了這些師德軍還沒有打上來就像某些人說的裝甲戰力少得要命?

而更詭異的是據英文wiki引文,lssah是已經被完善整補才重回東線,這整補到底是如何? 怎麼德軍就是擠不出庫存?

最後還有一個問題,黨衛軍是希特勒的寵兒,他難道會手裡扣著戰車不給他們嗎? 假如不是,那我們很放水的算嗎,德國佬至少後方還有1.5倍的豹和0.75衛城作戰時的虎,就算其它裝甲師不給好了。怎麼連擠出給lssah一點補給都沒有呢? 黨衛軍另外三個師呢?


所以這目前就是一個問題,要推翻德軍傷不重,那失去的勝利根本無法解釋,要說沒車,過河後增援曼斯坦的的lssah和其它裝甲師還有我們假定的一半庫存該如何解釋?而要說後勤,蘇軍都自承過河根本是人筏還有自己diy的,而德軍是後撤到1941八月後就淪陷的地區耶,要是沒補給那後勤組該切腹了

但是假如曼斯坦因的回憶錄自魯緬彩夫發動攻勢後就失去可信度(當他8/20晚上報告軍力砍半是他開始亂講),那坦克產量還有赴援單位以及基本上根本無法解釋一切戰況德軍根本是被直接打出烏克蘭(日托米爾 基輔)

(゚∀゚)<: 我的看法是十日報告還有失去的勝利一定有一個在唬爛 (XG1eyanw 19/01/07 03:16)
無標題 無名 ID:IxXoo906No.60234回報推文

殲敵數字是戰報中最沒有意義的東西了。

真正難以做手腳,值得關注的戰況。是土地得失(完全無法做手腳),成建制殲滅(極難做手腳),军官陣亡(極難做手腳),成建制長時間休整(很難做手腳),繳獲與俘獲。以上這幾樣是易於統計,難以隱瞞的

無標題 無名 ID:XG1eyanwNo.60239回報1推文
>>No.60234
我大概就講講狀況,各位看一下

>>土地得失
從魯緬彩夫後德軍不斷後退,最後撤出出烏克蘭

>>成建制殲滅
我是看之前有人提的不熟悉
但是我有找到這個讀後感
https://pttweb.tw/warfare/m-1252732654-a-2fd.html

另外傷亡只有失去的勝利第15章那個報告(但是和十日報告牴觸)
>>成建制長時間休整

gd還有那三個黨衛軍師貌似一直沒有修整,沒找到這方面資料,但是lssah還有其他援兵應該是有修整的,這時還沒諾曼第,總不成說英國轟炸吧?


但是問題來了,目前假如無視那篇讀後感,從我們剩下的線索還有上面的德軍生產量和庫存來看.........

情況真的很弔詭
德軍是撤到1941就打下來的區域耶?
中間還有第聶伯河這個天險,要是補給還跟不上那德軍搞鐵軌的該去集體切腹
但是假如忽略十日報告還有那份讀書心得,那照德軍生產數量來看的話那些庫存到底是被誰吃掉了?
同樣還有日托米爾反擊? 這不合理啊?
蘇軍在第聶伯河戰役傷亡很大,雖然瓦圖金攻佔了基輔但是他們的坦克引擎能跑完300km的良率大概也就50%

怎麼德軍這時無法一鼓作氣趕他們下河?而且之後瓦圖金反攻德軍就...
(゚∀゚)<: 呃,等等 我有查到pz19d師長在魯緬彩夫行動中自殺。但其他軍官還要再看看.. (XG1eyanw 19/01/07 04:47)
無標題 無名 ID:MYdEVK0QNo.60240回報2推文
>>No.60239
就連原始資料的數據都不一定可信,何況在強烈主觀意願下寫的回憶錄

例如蘇聯投入100輛戰車,被德國擊毀80輛,但是蘇聯把戰車拖回去之後發現其中40輛可以修復,結果就變成德國記載:擊毀80輛,蘇聯記載:被擊毀40輛

這還是在雙方沒有造假吹水的前提下,如果有吹水,這個差距的好幾倍都有可能
(゚∀゚)<: 問題是你戰車還是要送修要時間要運送啊,怎麼可能馬上好 (YFQ1zlog 19/01/07 20:43)
(゚∀゚)<: 況且以戰況來看補給根本不是在蘇軍一方,蘇軍渡河是怎麼過的很多回憶錄有記載不是造假吧 (YFQ1zlog 19/01/07 20:44)
無標題 無名 ID:za5791NENo.60241回報推文
>>gd還有那三個黨衛軍師貌似一直沒有修整,沒找到這方面資料,但是lssah還有其他援兵應該是有修整的,這時還沒諾曼第,總不成說英國轟炸吧?

從頭到尾都是優先補充數量

lssah->庫斯克前約有131輛戰車,之後剩下包含虎式跟三號約50輛,重裝備全部轉交給當地單位後進入義大利反游擊,11月回到東線已經是一個滿編的裝甲師

GD->庫斯克前就把虎式戰車營全部換掉成豹式,庫斯克戰後還花時間把整個豹式戰車營換裝成51輛滿編的虎式戰車營,勉強趕上拯救第四裝甲軍團

3rd SS-Division->8月底打到僅剩20輛戰車,隨後至少補充了140輛戰車,直接從擲彈兵師升級成裝甲師

9th SS-Division->1943年初成立擲彈兵師被送到東線,10月升級成裝甲師,補充數量不會少於100輛
無標題 無名 ID:za5791NENo.60242回報2推文
>>豹式的生產輛數一直超過損失,在曼斯坦被撤職前一個月甚至到達3倍的水平,

豹式這個庫斯刻發現嚴重問題,像GD就全部乾脆全部換回虎式的,當然就全部送回德國.

這些豹式生產,包括送向東線途中的根本就不會有人收.虎式跟四號是唯一有記載向黨衛軍大量裝備.戰史再次提到豹式已經是1943年末的齊爾賽戰役.

第三裝甲軍團很多都不明,包括503重戰車營,但是有些裝甲部隊明記戰車數量剩不到30輛的窘況.

曼斯坦的說法會直接引述部下的報告,推估的狀況比較多.裡面不會有詳細的數字.在這上面鑽牛角尖不如去找真正的數字.
(゚∀゚)<: 那那些真正的文件大概是要去哪邊找 (FEX9kQbA 19/01/08 21:07)
(゚∀゚)<: 所以這些豹式是根本沒送到曼斯坦手上? 或是根本就堆庫存了? (FEX9kQbA 19/01/08 21:08)
無標題 無名 ID:FEX9kQbANo.60243回報推文
>>No.60242
您好,所以日托米爾的反擊到底曼斯坦因手上的裝甲戰力是如何的水平?

我和我朋友一直沒有找到任何有關這方面的文件
但是看到https://www.ptt.cc/bbs/Warfare/M.1313848373.A.7FF.html
所說的,他們的裝甲戰力比相當懸殊

又看到百度一篇文說德軍的妥善率比蘇軍還差
蘇軍根據二戰研究的blog此時引擎跑完300公里的妥善率大概不到五成,而具此文說應該沒有比德軍好

那這樣子比較可能的推測是曼斯坦手上的裝甲戰力是日托米爾前有不斷攻擊蘇軍橋頭堡還有擋下布克林還有發動那個拯救第六軍團的攻勢造成的損耗嗎?
(可能還有丟掉基輔的損失?)
無標題 無名 ID:P2Vbg03gNo.60268回報1推文
>>No.60243
也許是庫爾斯克戰役給人留下的印象過於深刻,使得很多人對於1943年底的戰鬥存在重大誤解,認為德軍能和堡壘行動時有相同的狀態。在堡壘行動開始之前,德軍絕大部分的坦克、突擊炮都是處於戰備狀態的,這是長時間休整的結果。然而在1943年底,由於連續戰鬥,加上黑豹坦克的不成熟,德軍坦克的戰備率極其低下,坦克不斷損壞,儘管德軍的戰地後勤部門非常賣力,在10月至12月期間德軍的前線單位共搶修5392輛次的坦克、突擊炮,後方部門貢獻了291輛次,但是坦克的戰備率依然基本停留在三分之一左右。

全文:zhuanlan.zhihu.com/p/45108995
(゚∀゚)<: 那這樣看德軍在坦克的優勢上並不大,應該是其他方面有優勢 (DEXjpy2I 19/01/20 00:37)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