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表單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驗證碼
  • 可附加檔案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大小限制:3072 KB。
  • 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發文間隔時間為 30 秒;貼圖間隔時間為 30 秒。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370687 KB / 1313072 KB

  • 本板板旨為討論學術上的歷史,討論範圍限定於歷史學、考古學。欲發表其它如各民族的語言與文化、各國政治話題者,請洽其它相關板發文。
  • 發文時請務必理性,不得使用任何有歧視及侮辱意味之言詞,必要時請提供明確的學術出處。
  • 主題不在本板討論範圍者,將刪文處理。連續發表多篇主題相關文章,或他板複製文者,予以鎖文、強制sage處理。
  • 簡體中文使用者請發揮舉手之勞,將文字轉換為正體中文,避免造成其他島民閱讀困擾。


無標題 無名 ID:s5dk2BVANo.60102回報2推文回應

蒙古騎兵不是驍勇善戰 縱橫歐亞嗎?

為什麼這個優勢現在發揮不出來呢?

|ー`)<: 你是說在今天21世紀,用騎兵去和戰車、戰機對衝? (U7ytNFhc 18/12/13 13:35)
(´ー`)<: 我大清自有國情在此,管他各國如何?在外面轉悠一圈,別鬧的什麼都是人家的好嘛。 (yU.wQXVo 18/12/13 14:04)
無標題 無名 ID:kguT9xTcNo.60103回報5推文

出了草原就沒什麼用了

所以止步於東歐

(゚∀゚)<: 釣魚城淚目 (1x81avdw 18/12/13 00:33)
(゚∀゚)<: 真主至大,城終於打破。 (oF4NwEyw 18/12/13 14:23)
(゚∀゚)<: 暗殺者山中老人表示…… (oIVSccxQ 18/12/13 18:11)
(゚∀゚)<: 十八世紀連在草原上都沒用了 克里米亞汗國身為鄂圖曼後期最能打的小弟 照樣被列強電歪 (hQiaX/hE 18/12/18 00:17)
(゚∀゚)<: 就地封建化還行啦 不過 封建太久就不是草原民族了 (8PMwAeuA 18/12/21 03:35)
無標題 無名 ID:d8eY1Lu2No.60110回報推文

因為成吉思汗只有一個

zhi@@hu.com/que@@stion/34640142/ans@@wer/545888542

所有蒙古人都認為他幹了一件最牛逼的事。

這事不是東征西討,因為這個事很多人也幹過。蒙古帝國版圖最大的時候,也是在他以後的事情。

也不是立法,立法這事,第一別人也幹過,第二這屬於它幹了那個最牛逼的大事之後順手幹的。

也不是因為他用兵如神,他打過不少敗仗,論戰績其實不如努爾哈赤,我記得努爾哈赤一輩子差不多只在最後一場戰役裡失敗過。

也不是因為他意志強大,白手起家,百折不撓,這樣的成功人士的素質,很多人都有。

更不是因為他是蒙古人的祖先,他僅僅是黃金家族的祖先之一。

我認為成吉思汗做過的這件最牛逼的事,就是完全統一了蒙古諸部,並且他很可能是唯一一個使所有蒙古人都團結起來了的人。

跟蒙古人打過長時間交道的人都知道,蒙古人有個個性,就是只認為自己最牛逼,極少輕易承認別人比自己牛逼,即使承認別人牛逼,也不承認他永遠比我牛逼。這種自信的精神,簡直就是人類的典範。我曾問許多蒙古族的老師和朋友,蒙古搏克為什麼沒有重量限制,他們都說,因為羽量級的摔跤手並不覺得對方體重比自己重,就一定比自己厲害,所以見到了壯漢,也不會嚇破了膽。我也在那達慕上見過好多次瘦子放倒胖子的實例,印象最深的是在鄂溫克旗的那達慕,看見一個很瘦的摔跤手(還是女的),歷經十分鐘的對峙,挺過了對方無數次的發力,被人像拎小雞一樣搬來搬去而不倒,最終終於放倒一個超級大胖子。

誇張一點講,在一個領域裡,一個蒙古人能讓一百個其他蒙古人承認他永遠比其他人牛逼,這個人混一輩子都沒問題了。

也正因為所有人都認為自己最牛逼,所以誰也不服誰,後來有了大紮撒,有了佛教,情況能稍好一點,但也僅僅是稍好一點而已。

所以八百年來,蒙古諸部雲集星散,朝秦暮楚,互相之間叛服無常,這種強勢的個性算是一大誘因。成吉思汗之後,能被認為再次統一蒙古諸部的,只有達延汗巴圖孟克,但是他只是征服了六萬戶,東道諸王阿魯蒙古和衛拉特,並不受他的控制。

成吉思汗統一蒙古也並不僅僅依靠武力,後一個想要只依靠武力就統一蒙古的人是林丹汗,他把幾乎所有不服他的蒙古部落都至少打過一遍,而且基本沒有敗績,他的汗號裡也有“成吉思汗”一詞,當然結局大家也都知道了。

清朝皇帝也貌似“統一”了蒙古人,但是一來用了六代皇帝,二來只是形式上的兼併而已(這還不算布裡亞特),而手段恰恰是用了讓蒙古王公之間互相更加不服這一點,所以結果上來看其實是加劇了蒙古人的分裂。

清朝之後蒙古人基本再也沒出現過一個共主,無論是貢王和德王都只是一部分蒙古人的領袖或者精神領袖。名義上當過共主的只有兩個人,一個是“大蒙古國臨時政府”的領導人八世內濟托音呼圖克圖,然而主政者並不是他,所以只是徒有虛名而已,帥不過三秒,另一個是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圖克圖,這位確實收割過不少內蒙古人的膝蓋,但是內蒙古蒙古王公尊崇他,與其說是出於宗教情感民族大義,不如說是亂世之中的首鼠兩端而已,而且服從的與其說是這個人,不如說是服從這個人坐的位置。

所以說,成吉思汗能在中年時代就收割了全體蒙古人的膝蓋,並激發了這個民族的全部潛能,沒有什麼比這個更牛逼了。會打仗的天才歷史上有很多,中國歷史上也被許多偉人統一過好幾次,但是能統一蒙古人的天才和偉人只有成吉思汗一個人。

正因為有了成吉思汗,蒙古人在自己最低谷的時候,每當想起他,就會意識到,曾有千千萬萬個像自己這樣的普通人,跟一位牛逼的人見了一些牛逼的大世面,並且共同幹了一件可以吹牛逼八百年的牛逼的事情,因此儘管我們現在不牛逼,但不等於我們天生不牛逼。

因此,千千萬萬個人的後代,就因為他一個人而成為了一個整體。如果沒有成吉思汗,衛拉特、科爾沁、鄂爾多斯能不能成為土族、東鄉族和裕固族那樣的另一個民族,這就不好說了。

至於成吉思汗怎麼統一了蒙古人民,由於那時候的史料就那麼幾部,今人沒法精確地描述出成吉思汗一生裡的所有細節,我只知道這個人比所有睿智的人都更加堅韌不拔,比所有堅韌不拔的人都更加睿智,而且比他同時代的周圍的人多少能多一點自律。隱忍和自律這一點,是他從小在艱苦求生的歲月裡磨礪出來的,在艱苦的遊牧生活裡,這個性格很多人都有,其實不足為奇,真正令我稱奇的是他的睿智從哪裡來的,因為這個人很早就沒有了父親,也沒讀過書,他在社交和管理上的能力究竟來自誰的培養,這就是令人感興趣的一點。這個能力不可能全部來自于他的母親,因此有些歷史學工作者認為,他有相當多的政治智慧和戰爭藝術,來自于他的義父王罕的言傳身教。這無疑是更能夠自圓其說的,但是也要注意到一點,首先王罕混的遠遠沒到“偉大”這個高度上,其次跟他混的人有很多,其中也包括成吉思汗一生的朋友和敵人菊兒汗劄木合,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成為了成功者,這就好比,教出考上清華的高考生的老師,本人不一定上過清華,並且他的學生也不可能都上過清華,甚至他的兒子有可能連藍翔都去不了,所以說你很難說這人之所以考上了清華,只是因為他老師教的好。

所以說,我們只能由此判斷成吉思汗有一些極為特殊的過人之處,這個過人之處不知學習自於何處,而且至今也沒人再複製過哪怕一次。

作為蒙古人,認可成吉思汗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作為男人,欣賞和效仿成吉思汗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作為下屬,效忠于成吉思汗這樣的領袖是每個成年人心中的童話,作為他的敵人,能讓成吉思汗這樣的人緊張哪怕一次,也算是三生有幸了。

ps:補充一個我很贊同的評論

成吉思汗的手下,沒有一個叛變他的,即使一起喝班朱泥湖的泥水也沒有背棄

成吉思汗征服的乃蠻,汪古等等地區 很快就變成了勇敢忠誠的蒙古戰士來源了

無標題 無名 ID:ZYBvUwJENo.60124回報推文

自從機關槍、坦克出現之後,草原游牧民族都變得熱情好客、能歌善舞了!

無標題 無名 ID:EkiuEqYcNo.60127回報推文
>>No.60110
這看起來好像就是賽亞人嘛。
無標題 無名 ID:EkiuEqYcNo.60128回報推文
>>No.60124
血肉終究敵不過金屬與化學。

無標題 無名 ID:iIGeCHkQNo.60089回報推文回應

zhi%%hu.com/ques%%tion/28048713/ans%%wer/41453489

清宮戲服裝是不是能做到考究,我眼中有個重要指標是看皇帝平時穿什麼?如果劇中皇帝天天都是明黃緞子雲龍紋的朝袍龍袍,那我一定不給及格分。

朝袍屬於禮服,一年也就穿十幾次,非重大宮廷典禮或祭祀典禮不穿;龍袍屬於吉服,最重要的使用場合是重大節慶吉日之類。清代皇帝平時穿了次數最多的常服是下面這個樣,冠是紅絨結頂,涼冠上唯一的珠寶是前面綴的一顆珍珠;常服分成袍和褂,袍為大襟右衽、褂為對襟,褂在袍外,全部是暗紋,一定不會有任何的彩色織繡圖案。褂為石青色,是一種極深的藍色;袍以藍色、醬色(絳色,一種暗紅色)、駝色、米色等最為多見,一般不用明黃。所以清代皇帝常服非常簡單素淨,始終保持了所謂的“滿洲舊俗”。

康熙帝行樂圖局部,穿全套常服,常服是皇帝穿著頻率最高的一種正式服裝,在宮廷裡也一般稱為“尋常袍褂”,除了重要喜慶吉日和國喪期,一般每天都會穿著,普通政務場合,如禦門聽政、引見、召見,也一律是穿常服。皇帝夏常服冠,紅絨結頂,也就是冠頂為俗稱的算盤疙瘩,底部前方有一枚珍珠,是皇帝夏常服冠唯一的珠寶裝飾(其餘季節暖帽則沒有任何珠寶)。

故宮一件乾隆皇帝春秋季穿用的藍色江綢棉常服袍,常服袍和常服褂最重要的特徵是通身一律暗紋,完全以暗花綢緞製作,沒有任何彩色的織繡圖案,藍色也是皇帝常服袍常用的重要顏色。

無標題 無名 ID:iIGeCHkQNo.60090回報推文

乾隆皇帝的《穿戴檔》,這是每日記載皇帝服飾的一種檔案,這些記載裡穿的就是上述常服,很多人眼中“暴發戶”派頭的十全老人,其實平時穿了非常簡單。

由此帶來一個問題,在普通老百姓心中,皇帝就一定是天天穿大黃緞子滿身五彩龍、頓頓紅燒肉就大白米飯,有錢任性,如果清宮戲裡皇帝真按照史實穿,考究是考究,一般觀眾認可麼?或者像下圖裡穿常服的嘉慶皇帝一樣,皇帝除了冠上的“紅絨結頂”,沒有什麼區別於其他人的明顯特徵,大家都穿了差不多,除非是知道清代宮廷服裝的,一般觀眾能分清誰是皇帝麼?

無標題 無名 ID:iIGeCHkQNo.60091回報推文

下圖是清代皇帝的朝袍,這是清代題材影視劇裡皇帝穿了特別多的服裝之一,而在實際中,朝袍屬於禮服,禮服非重要祭祀和大典不穿,如乾隆十七年全年穿了十六次,其中八次為祭祀;咸豐四年全年穿了十二次,其中十一次為祭祀;光緒二十二年全年穿了十六次,其中十四次為祭祀,清代皇帝朝袍的使用頻率和情況於此可見一斑。電視裡皇帝天天穿一身朝袍就如同軍人天天穿著軍禮服一樣滑稽,而且就算穿,也不會像電視劇裡那樣只穿一件朝袍,一般都是搭配對襟褂使用的,十一月初一日至次年正月十五日穿禮服時在朝袍外套端罩(皮毛朝外的裘褂),其餘時間在朝袍外套袞服,也稱金龍褂,是一種石青色四團龍紋的對襟褂。

無標題 無名 ID:iIGeCHkQNo.60092回報推文

下圖是清代皇帝龍袍,清代題材影視劇裡也是皇帝常見的服裝,實際中龍袍是皇帝吉服的最重要組成部分,皇帝吉服的穿著頻率要高於禮服,性質較為複雜,最為重要的功能是用於重大喜慶吉日或某些祭祀期間,所以龍袍為喜慶熱烈的滿地彩色織繡雲龍紋,是清代紋飾最豐富的服飾(也被稱為“花衣”),如元旦及前後三日、上元節及前後一日、七夕中秋在七夕供月供前拈香、皇太后皇帝萬壽節(生日)期間、大婚當日、某些宮廷宴會、祭天壇前一日太和殿閱祝版及壇內閱視等等就屬於穿著吉服的日期或場合,完全不會像電視裡那樣將龍袍當成日常服裝。而且龍袍同樣往往不會單穿,外面有對襟褂,即袞服或冬季的翻毛貂褂。


無標題 無名 ID:TY9fTbQoNo.60001回報3推文回應

元史中句讀難度最高的一段。點校者亦鄰真先生真是個天才!

兵志三馬政
一,折連怯呆兒等處御位下:折連怯呆兒地哈剌赤千戶買買、買的、撒台、怯兒八思、闊闊來、塔失鐵木兒、哈剌那海、伯要䚟、也兒的思、撒的迷失、敎化、太鐵木兒、塔都、也先、木薛肥、不思塔八、不兒都、麻失不顏台、撒敦。按赤、忽里哈赤千戶下百戶脫脫木兒。兀魯兀內土阿八剌哈赤闊闊出。徹徹地撒剌八。薛裏溫你里溫斡脫忽赤哈剌鐵木兒。哈思罕地僧家奴。玉你伯牙斷頭山百戶哈只

(´・ω)<: 看不太懂,這幾段話是把原文用音近的漢字去寫嗎? (UTUSoZj6 18/11/30 14:29)
(゚∀゚)<: 這是元明時期的一種用漢字拼寫蒙古語發音的方式,原文全文無標點 (bAx/SwLg 18/11/30 15:59)
(゚∀゚)<: 好險當初是複製和製漢字,不然現代翻譯會成哪種鳥樣 (hatmnoPc 18/12/11 12:21)
無標題 無名 ID:8bf9K2VkNo.60002回報推文

最近讀點岡田英弘關於蒙古的著作,他媽的有看沒有懂。
一是人名難記難辨識,二是內戰殺來殺去,一個人登場還沒記得他是誰就被篡位殺死了。
相比之下不管是遼夏金簡直就像兒童讀物一樣

無標題 無名 ID:G6MQsahYNo.60007回報推文

亦鄰真(1931.8-1999.2),亦克明安氏,漢名林沉,男,蒙古族,黑龍江省富裕縣人。1961年畢業於北京大學歷史系後來到內蒙古大學工作。是蒙古史、中國北方民族史、元史和民族語言文字學界負有盛名的學者,學術成就蜚聲海內外,得到國內以及蒙古、日本、德國、美國和俄國等國家蒙古學同仁的高度評價,是國際蒙古學界當之無愧的大學者。曾參加《元史》(中華書局,1979年)的點校,參加《中國大百科全書•中國歷史•元史》、《中國歷史大辭典•遼夏金元卷》的撰稿、編審工作。《莫那察山與金冊》解決了《蒙古秘史》、《元史》、《聖武親征錄》、波斯文《史集》之間的史源關係。其《中國北方民族與蒙古族族源》對中國北方民族包括蒙古族族源的研究,在治北方民族史學者中被視為範本,高山仰止。《元朝秘史(畏吾體蒙古文復原)》(內蒙古人民,1986)為恢復《元朝秘史》初貌之最權威文本。

無標題 無名 ID:mu8ZA/xwNo.60084回報1推文

蒙古秘史第一句

成吉思合罕訥忽紮兀兒,迭額列騰格理額扯紮牙阿禿脫列先孛兒貼赤那阿主兀,格兒該亦訥豁埃馬闌勒阿只埃。

總譯:當初元朝的人祖,是天生一個蒼色的狼,與一個慘白色的鹿相配了。

(゚∀゚)<: 隨便截一段都像蒙古名字 (hOYjX4fk 18/12/14 10:50)

無標題 無名 ID:IjQOHOpENo.60080回報6推文回應

www.zh$$ihu.com/ques$$tion/288560172/ans$$wer/547774989

沒有語言學知識的網路討論裡最熱門的月經題目莫過於——XX方言更接近古漢語,或者更無知者乾脆聲稱“XX方言是古漢語”等等。但實際上,漢語語言學泰斗王力在《漢語史稿》裡早就研究過這個問題,而且給出了明確的結論:

漢語的所有方言,無論官話、吳、粵、閩、湘、客家,都不是古漢語,也都完全不接近古漢語。

這個結論為什麼不是廢話?因為王力先生很早就發現,漢語所有方言都經歷過一個共同的、有明確規律的時代劇變,正是這樣的變化顯著劃分了漢語的時代;更重要的是,漢語內部的演變,是對全人類語言都適用的普遍性規律,它正是語言經歷時代演變的重要標誌。這個重要的變化就是語言學上的所謂“母音鏈式遷移”,從外在特徵來說便是所謂的“元音高化”。

什麼叫母音的“高低”?我們用母音圖來解釋:

母音越“高”,表示發音時舌頭向上抬升的程度越高,發音時抬升舌頭往往會自然地縮小口型,所以母音的高度一般等於母音的“開口度”,也就是在上圖裡標注位置越高的母音在語言學裡也越“高”。如果你發音時不做任何動作,純粹把嘴張開,你發出的就是上圖左下角的[a]。而當你把舌跟抬高,再加上前後的運動和嘴唇的動作,你便能發出其他所有的母音。

而元音高化的含義就是,隨著時代的變遷(往往是上百年的尺度),人們說話時會越來越傾向於抬高舌位,縮小口型,導致語言裡的母音[a]逐漸變成[e],[e]變成[i]等等。這是在全人類社會都會發生的現象:人類社會越脫離封閉和隔離,文明程度越高,人與人的交流越多,人類的語音也就會越會往元音高化的方向演變。原理也很容易想像:人們對話時越需要抬高語調、加快語速,也就越傾向于省力、高效的語音,自然更青睞於[i]這樣口型小、發音快的母音,而非[a]這樣口型大、響度大的底層、本能性語音。

一般來說,開音節、長母音比閉音節、短母音更容易高化(短母音可能會走相反的“低化”路線,這裡不做討論),世界語言中的元音高化一般遵循以下的路徑:

1. 原低位元母音變成高位母音,通常分成前後兩條路徑:前 a-ɛ-e-i,後 a-ɑ-ɔ-o-u。
2. 已經在高位的母音會分裂,變成一高一低的雙母音,如英語的i-aɪ,ou-aʊ。
3. 原本分裂的雙母音會聚攏到中間(也可以理解成雙母音中低的一方被高的一方同化),如英語中ai-eɪ,au-ɔː。
4. 原高位的後母音u會被“拉”向前母音i的位置,可能如英語中u齶化為ju,也可能如法語或漢語產生出i位置的圓唇母音y,或者如日語的圓唇u去圓唇成su、tsu中的母音。

在英語、法語中,元音高化的痕跡幾乎原封不動地保留在單詞的拼寫上(只是英語沒規範過正字法,導致演變程度不一的單詞的拼寫都停留在起始狀態)。比如英語裡相對有規律的ee-iː、oo-uː,法語的例子更典型,如ai-ɛ、au-o、oi-wa、ou-u、u-y等,都符合上面的母音遷移規律。

在漢語中,提到元音高化最經典的例子莫過於“爸媽”向“父母”的演變了。漢族人從上古時代起就一直把雙親叫做“ba ma”,並起了“父”“母”兩個漢字。但隨著語音的演變,這兩個漢字的主母音從a一路變成了u,但底層口語中這兩者依然是“ba ma”,於是後來才重新設計了“爸”“媽”兩個漢字來表達它們的原始讀音。

而在王力的時代就已經發現,元音高化同樣是漢語所有方言的共同規則。比如中古到現代漢語經典的演變鏈條:ɑ(果攝)—o,o(遇攝)—u,在官話、吳、粵、閩、湘、客家方言中全部存在,說明現代所有漢語方言都已經經歷過母音遷移,也都早已進入了現代漢語的範疇。

相反,在日本、朝鮮、越南語言的漢字音讀詞中,由於音讀更多是作為外來語在書面上記錄,三者都沒有發生漢語口語裡的演化,於是“羅”在日韓越語裡母音依然是a,“古”的母音依然是o,這也成了區別漢語與域外方音的最顯著標誌。比如我們常說抗戰時日本人說“大大的”,這是日軍用日語語音模仿漢語的所謂“協和語”,實際要說的是“多多的”,但“多”在漢語裡早已高化成了“duo”,在日語裡母音卻依然是a,這就明顯體現了中日語言間的分歧。

無知者往往看到某方言的某一個特點與中古漢語“相似”便妄下“X方言接近古漢語”的結論。但實際上,從元音高化這個語言最本質的歷史演變標誌來看,很多方言的演變程度都比普通話還要激進。就以民科重災區粵語為例,廣州在明清幾百年間都是中國唯一的對外開放口岸,是中國對外交流的中樞,所以廣府方言的演變不可能不激進。廣府粵語不但發生了漢語共通的開音節“a-o”演變,乃至連閉音節ang、an、ak都高化成了ong、on、ok。官話在中古之後母音顯著的變化只是後元音高化這一條路線,而廣府話已經發展到了高母音分裂和分裂母音聚攏這一步,比如高母音i在廣府話部分聲母後分裂成了ei,u分裂成了ou(我家鄉的南寧白話都還沒有分裂),雙母音ai、au在廣府話中也部分聚攏成了oi、ou,導致中古的遇攝和效攝在廣府話部分聲母後裡不分(刀/都、冒/墓)。

(´,_ゝ`)<: 不如先檢討追正統的智障華人文化 (IIiZdEwc 18/12/08 16:46)
(´∀`)<: 追討正統可以幫自己的政治色彩加分阿 (KXVGzoOY 18/12/08 20:21)
(゚∀゚)<: 所以有否定到北京音的普及歷史最短, 也比大部份方言離古漢語更遠嗎? (QVzQ7WM6 18/12/08 21:25)
(゚∀゚)<: 所謂 (QVzQ7WM6 18/12/08 21:33)
(゚∀゚)<: 反串廚才一天到晚正統胡化 自古以來 (itk8ZlNU 18/12/08 22:04)
(゚∀゚)<: 張籍:北人避胡皆在南,南人至今能晉語 (BAZHztZg 18/12/09 00:15)

法國民主枯萎的背後:枯萎的財政和枯萎的福利 無名 ID:v.pNoN7cNo.60057回報推文回應

摘要:這篇文章寫於去年4月26日。https://user.guancha.cn/main/content?id=59654

“盲目的慈悲是危險的,膚淺的愛足以滅國。”——馬基雅維利

法國是現代民主制度的真正發源地,長久以來,這個國家一直以自由、平等、博愛自居,並因此自視甚高。

早在大革命期間的1793年,法國就頒佈了世界上最早的全面普選權憲法(當時大英帝國和美國的選舉權,需要相當高的財產證明);受盧梭與伏爾泰的影響,法國人最早提出並實施了多元文化和族群平權,1788年,法國在孔多塞侯爵領導下建立了主張黑人平權的“黑人之友”,1794年2月4日,雅各賓黨人宣佈在法國所有的殖民地禁止黑人奴隸貿易和無償地解放奴隸;同樣,世界上最早的主張沒收富人財產之社會主義革命者巴貝夫和社會主義政權“巴黎公社”,也出現在法國。

不過,作為一個自命“最講道德”的國家,同樣需要背負同樣沉重的道德枷鎖——脫胎於經濟平等的福利財政、孕育於族群平等的多元文化,已經形成了法國社會難以承受的痼疾。

一方面,關乎法國穩定的福利財政已經難以無繼,並在現體制下難以做出任何有效的改革。

1965年,戴高樂將軍推動法國全民普選制度,並以此戰勝議會等競爭對手,掌握了巨大的政治權力,但這也意味著法國經濟政策的左傾傾向不可逆轉。因為在這種制度下,為了爭取底層大眾的選票,法國政壇各個黨派將不得不競相標榜福利政治以求得生存。

1956年,法國的帶薪假期為每年3周,1969年增加為每年4周(喬治•蓬皮杜,右派),1982年再次增加為每年5周(弗朗索瓦•密特朗,左派),隨後則增加到高達50天,與此同時,法國民眾所享受的福利種類在三十年裡迅速超過400種;1982年1月,法國議會通過每週39小時工作制(弗朗索瓦•密特朗,左派),到了1997年5月,法國議會又通過了每週35小時工作制的法案,並為企業設定了極其嚴苛的解雇條件(雅克•希拉克,右派)。如此完美的福利,不但讓法國的勞工成本世界最高,也使得法國的懶漢們能夠過上不亞于辛勤工作者的生活,更讓法國的企業經營者們舉步維艱。

據法國《解放報》2006年10月9日的報導,法國44歲男子提爾裡•F在過去24年中沒工作過一天,但他卻靠著政府的福利救濟一直過著富足的生活。這個“超級懶蟲”還出版自傳《我,職業求職者提爾裡•F》披露他的“懶蟲秘訣”。

這種競相追逐的福利政治,為法國的財政和經濟背上了沉重的負擔。

1974年,法國的政府支出為32%,2016年,這一支出已經占到GDP的 56%,遠高於發達經濟體OECD國家平均的43%。在這種情況下,法國政府被迫大規模舉債,以維持福利,此舉使得該國2011年赤字竟占GDP的5.2%,超過歐盟規定的3%。到了2016年,法國糟糕的財政狀況,已經使得法國當前的福利政策難以持續,必須做出某項改革。

然而,要想防止財政垮塌,法國政府實際上只有兩個辦法,削減福利和增加稅收。令人遺憾的是,這兩項政策,在當前體制下,實際上根本缺乏可操作意義。

從1990年開始,隨著財政負擔難堪重負,法國執政者曾多次試圖削減花費不菲的福利開支,但這些舉措都在街頭風暴面前一敗塗地。

2006年法國總理德維爾潘推出了減輕企業和財政負擔、削減勞工福利的《首次雇傭法》,引來了席捲整個法國的大規模暴動,結果德維爾潘從公認總統接班人淪為選戰失敗者;2016年3月,左翼的奧朗德政府在財政危機和經濟困境面前選擇屈服,違背了此前不削減福利的諾言,頒佈了降低勞工福利的新《勞動法》,這引發法國國內的大規模暴動和騷亂,奧朗德的支援率直接暴跌到4%的個位數。

2006年,德維爾潘推出《首次雇傭法》後,法新社隨後的民意調查顯示,僅有4%的法國人支持德維爾潘,63%的人則堅決反對,總統選舉的支持率暴跌至29%

同時,法國的財稅徵收比例已經高無可高,喪失了合法盤征的空間。據世界經濟論壇2016年的《全球競爭力報告》,法國以66.6%的企業稅率在歐洲國家中排名第一;據法國《回聲報》2017年4月的報導,在經合組織國家中,法國個人繳稅最高,該國個人繳稅的比例超過40%。

如此高比例的徵稅,不但讓得法國的企業經營者和辛勤勞動者背負上了沉重的稅負重擔,更讓法國的稅負收入達到了合法徵收的極限。現任奧朗德總統曾在上任之初,為了解決財政空洞並維持福利政治,對富人進行了高達75%的徵稅,卻僅僅獲得了年度預期為4.2億歐元的收益,還造成了大量企業、資金和人才的恐慌性外逃——2013年,法國《世界報》對此不無幽默地評價道,“200年前法國貴族逃離祖國是因為斷頭臺,現在他們逃離的是法國的稅收。”

總之,法國的財政、經濟狀況,使得當前的福利政治在當前體制下陷入了一個兩難的困境:政治上必須全力以赴,因為決策者承擔不起福利削減後的政治後果;經濟上卻無以為繼,因為財政經濟現實已經無力承擔。這無疑是一個註定破產的體制悖論。

而福利政治的惡果,恰恰源于當前普選權框架下的法國畸形民主制度,這就使得任何企圖扭轉局面的政客,都必須致力於掙脫這一制度:

要麼建立一個佛朗哥元帥、朴正熙將軍和皮諾切特將軍式的獨裁政府,用軍隊的刺刀推平法國街頭懶惰暴民的叛亂,徹底消滅福利政治的萌芽,將秩序的威嚴和勞動的榮耀重新帶給法國;要麼建立一個列寧或希特勒式的專制政權,或者用暴力掠奪富人的財產,或者發動對富裕外國的侵略,來滿足國內民眾欲壑難填的福利渴望。

總之,現有的法國體制永遠不可能堅決法國的福利政治問題,就像病毒產生者永遠不可能消滅病毒一樣。這個摧毀德維爾潘、薩科齊和奧朗德政治生命的難題(這三者都曾是法國最受歡迎的政治領袖),將會無情地吞噬下一個法國領袖的政治生機,並最終消滅民眾對法國當前體制的經濟信心。

另一方面,法國國內伊斯蘭極端主義引發的恐暴襲擊,乃是法國體制在大量宗教社區的政治崩潰,這一問題絕不可能被當前的法國體制所解決。

在法國,大量的no-go-zone由於穆斯林移民的集聚而得以形成,由於穆斯林社會的價值觀自成體系,這就使得法國的領土上,出現了大量法國政府和警務系統鞭長莫及的實質非控制區。從查理週刊襲擊、巴黎劇院大屠殺再到香舍麗榭的槍擊案,恐怖作案者都依託法國政府無力控制的no-go-zone完成恐暴襲擊的準備、甚至撤退工作。

而且,在這些缺乏法制體系的no-go-zone中,孕育著大量的違法犯罪事件,自由出入的犯罪團夥和幫派分子,對附近的法國人形成了明顯的擠出效應,造成了可怕的社會問題,並隨時可能引發災難性的社區動盪——2005年法國伊斯蘭青年大騷亂和2017年2月的郊區青年大暴亂即體現了這一點。

由於法國固有的、極其低效的民主人權價值體系,該國軍警實際上根本沒有實力和意志在這些問題上採取切實有效的行動,政府不可能頒佈如此嚴苛的法律,這違背了公民社會的基本原則。但是,如果法國政府的行動,專門針對某個犯罪率較高的族群或者宗教,卻又會落入法西斯的政治禁忌。這實際上就意味著法國的政治體制,在恐暴襲擊和社會治安問題上是完全無能為力的。

而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從2015年11月巴黎恐襲至今,法國政府多次動用國家緊急狀態等極限手段,但都難以阻擋恐暴襲擊的出現,這個國家甚至無法阻止恐暴分子攻擊她的心臟香舍麗榭大街。實際上,法國的畸形民主體制和激進的多元文化意識形態,孕育了今日的安全問題,這也意味著,除非這種體制和意識形態滅亡,否則法國不可能解決自身的安全困境。

默克爾為歐盟召入了數百萬的伊斯蘭難民,這就使得恐暴分子可以夾雜其中,通過申根協議輕易地跨越歐洲國界,肆意製造恐慌。某種程度上說,默克爾製造的難民危機,使得歐盟的人權法庭和申根協議成為各個國家安定的障礙。

由於法國的體制在困境面前極度無能的表現,使得法國的民主制度越來越失去了法國民眾的支持。在此次選舉中,法國民主制度下的體制政客和政黨被法國選民無情拋棄,顯示出法國民眾對法國體制逐漸喪失信心。而2016年11月法國《世界報》、蒙田研究所智庫以及巴黎政治學院聯合所做的一份民意調查《法國人,民主制度與其替代途徑》,更清楚地表明瞭民眾的真實心態轉變。

這份調查結果顯示:近年來,法國人對民主不滿的程度不僅是大規模,而且比例愈來愈大。2016年,77%的法國人認為民主制度運作“愈來愈糟”(2014年這個數字為63%),僅有3%的人認為民主制度會越來越好。32%的法國人認為“其他政治制度可能與民主制度一樣好”,2014年僅有8%的人這樣認為。資料清晰地顯示了法國的民主體制在民眾中的信心開始崩塌,而這一認知也清晰地反映在此次選舉結果之上。

法蘭西斯福山曾經認為,民主意味著歷史的終結,但是事實遠非如此。古代世界中希臘民主城邦的崩潰、羅馬民主共和國的隕落,現代世界中法國大革命民主政權的滅亡,俄羅斯臨時政府的垮臺,德國魏瑪共和國的消減等等,實際上都表明了民主制度實際上僅僅一種普通的政治制度,她並不比專制更能代表歷史的方向。

歷史清晰地記得一些有趣的事實:

拿破崙是如何摧毀大革命的民主體制的——法國的人民厭倦了民主和議會在現實困境前的無能低效,他們渴望安寧勝過選票,所以,當將軍波拿巴無情地剷除議會之時,不曾遭到過任何真正意義上的反抗,而富歇打聽到酒館中民眾——這些曾經的民主革命者之唯一訴求就是憂慮野心家的安危;

列寧是如何掃蕩民主的——彼得格勒的民眾在無休止的糧食短缺中,對議會中的口號和民主制度的誇誇其談喪失了興趣,他們終於意識形態無論是臨時政府還是憲政議會,都不能解決自身所面臨的問題,以致于列寧的士兵摧毀兩者時,竟不曾遭到彼得格勒民眾的真正抵抗。

“不是我摧毀了德國的民主,是民主自己摧毀了自己,我只是順應了時勢。”——希特勒1934年將總統總理權力合併時的講話

法國的畸形民主制度,在她所面對的災難面前註定手足無措,因為她本身即是這一災難的源頭。我無法預測這個曾經偉大國家的未來究竟如何,但是有一點終究是肯定的,她賴以為傲的民主制度終將在痛苦的掙扎之後走向終點。

無標題 無名 ID:oua4GpUYNo.60073回報4推文

走向終點只會變成第六共和
你以為法國的民主主政府沒被破壞過嗎?

(*´∀`)<: 呼呼...這還不是我的最ˊ終型態! 超級共和國6 (KXVGzoOY 18/12/08 03:26)
(゚∀゚)<: 當年的法國人生育率多少?現在的法國人生育率多少? 法國白人被消滅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EhB3fuOo 18/12/09 15:22)
(゚∀゚)<: 到甚麼時代了還堅持要單一種族執政真的很智障 (m4Z1AY9I 18/12/10 20:20)
(゚∀゚)<: 支那人就回去吧 (m4Z1AY9I 18/12/10 20:22)

無標題 無名 ID:VEVk4waINo.60058回報1推文回應

www.zhi##hu.com/ques@@tion/60119453/ans&&wer/530039041

明朝的疆域看起來比漢朝小,這個鍋要扣到歷史地理學者們重最大疆域不重實際控制的習慣上。

換個角度看看這一系列地圖,還覺得漢人退步嗎?

(゚∀゚)<: 互比全盛時期都差不多... (qCmtcN2w 18/12/07 18:20)
無標題 無名 ID:VEVk4waINo.60059回報推文

我們一般看到的地圖裡,西漢不但已經囊括了明代十五個布政司的範圍,還包含西域、蒙古、越南、朝鮮等地區,看上去當然巨大無比。然而從實際控制來說,整個長江以南大部分地區都是完全脫離朝廷控制的“飛地”——漢廷主要通過主要馳道控制幾個核心據點,而對深山老林裡的少數民族土皇帝採取了無視態度。

拿漢代長沙郡來說,盤踞著所謂的“長沙蠻”,不但兩漢政府對其無能為力,其後更延續上千年,即使到了長江以南得到極大開發的唐宋兩代,仍然是塊脫離朝廷掌控的飛地(當時稱為“梅山蠻”)。北宋中期才通過武力收服,改設“新化”“安化”兩縣——我們看來毫無疑問是腹地的湖南地區,被中原帝國徹底征服其實也就不到一千年的樣子。這樣的例子在明代以前,比比皆是。

無標題 無名 ID:VEVk4waINo.60060回報5推文

造成這個現象的根源可能要追溯到西周的分封,姬姓親族+主要功臣分了點人口,地圖上隨便劃了個殖民據點,就開啟了武裝殖民之旅。周公封魯、召公封燕、呂尚封齊,現在看起來都是不錯的膏腴之地,但當時無不是各種異族環伺的險地……這樣發展了近千年,才有了秦初大致統一中原地區的局面。而要開發長江以南、嶺南雲貴等地,又各自用了近千年。

華夏先民最初的理念是極力尋找東亞大陸上所有適合農耕的土地,然後在此建築定居點,殖民發展——這個佈局在後來幾千年的發展中,由點連線、由線及面,構成了華夏文明的基本盤。

至於漢、唐的一系列開拓戰爭,則更多是在與遊牧民族競賽中控制地區戰略支點,才有了動輒占地幾千里的都護府、羈縻州、藩屬國——而由此帶來的則是巨大的經濟成本,一旦維護不好就是內部禍起——東漢末年西北羌亂、天寶年間四方用兵、乃至萬曆三大征都是如此。

(゚∀゚)<: 殖民發展? 殖民不是這樣用的好嗎 (qCmtcN2w 18/12/07 18:18)
(゚∀゚)<: 這不算發展 算侵略吧 (VP3wyKPU 18/12/07 19:17)
(゚∀゚)<: 是武裝殖民阿。像希臘早期的城邦一樣,連黑海都有殖民地 (ICInZNT6 18/12/08 01:40)
(゚∀゚)<: 把其他民族同化也是一種殖民手段啊 (oua4GpUY 18/12/08 03:49)
(゚∀゚)<: 現在殖民的用法真廉價 (pi74azTg 18/12/13 17:59)

無標題 無名 ID:dTV2GB2gNo.60037回報3推文回應

中國歷代一直遭受少數民族的攻擊 有時甚至被滅國

為什麼近年來沒有這種問題了呢?

(゚∀゚)<: "近年" 是多少年? (v9NogNoc 18/12/04 01:04)
(゚∀゚)<: 六十多年前才剛被黃俄給滅到偏安了 (fktFRoYw 18/12/04 01:28)
(゚∀゚)<: 有多少小國被支那滅了? (BJix.u.E 18/12/04 10:23)
無標題 無名 ID:i5.iOaE2No.60046回報推文

21世紀

無標題 無名 ID:igGp.UksNo.60055回報推文

古代被漢化的少數民族的叛亂都視為內亂而已,只有不同文化的少數民族才會視為胡亂。
而看看胡文化的馬克思統治中國,中國很早就被少數民族給滅國了.....

無標題 無名 ID:VEVk4waINo.60056回報7推文
>>No.60055
胡你個頭,中國歷史上對外打贏的都叫內亂,自己想想其中的含義

准格爾帝國在中亞縱橫一時,結果清朝滅亡准格爾帝國也算內亂
(゚∀゚)<: 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 (P2dDAVlM 18/12/06 17:57)
: 哪本書稱呼凖葛爾為內亂 有出處嗎 (knQue99Q 18/12/06 19:58)
(゚∀゚)<: 所有東亞大陸上的歷史都自動變成中國歷史是吧 (oua4GpUY 18/12/08 03:37)
(゚∀゚)<: google一下"平定準噶爾叛亂" (IjQOHOpE 18/12/08 15:06)
: 幾個網文說平定內亂就內亂?清廷認為是內亂嗎 (itk8ZlNU 18/12/08 22:16)
(゚∀゚)<: 英文就很標準地寫成Dzungar–Qing Wars(凖葛爾與清之間的戰爭) (oua4GpUY 18/12/08 23:27)
(゚∀゚)<: 大清一統志則說"準噶爾部達瓦齊之亂,數侵擾準部,乾隆二十年準噶爾平" (oua4GpUY 18/12/08 23:50)

無標題 無名 ID:urw2BOBkNo.60039回報1推文回應

轉貼:zh##ihu.com/ques%%tion/19679278/ans@@wer/15122151

南北戰爭是一件對美國歷史無比重要的事。可以說,懂南北戰爭,懂美國大半。可見要說清楚是幾乎不可能的。這裡我也是努力借這個問題理清一下思路。

比如,南北戰爭的直接原因,看上去就是支持廢奴的共和黨候選人林肯當選,然後南方數州宣佈獨立,而北方諸州則以維護聯邦統一為由,打起了這麼一場統一與分裂的戰爭。

細一看,就會注意到,林肯在 1860 年大選時,只拿到了全國四成的選票,除了在 Vermont,在北方大部分州裡,林肯只是拿了五六成的選票,而在南方他根本就沒出現在選票上。也就是說,共和黨作為一個地方性政黨,獲得了大選的勝 利,而這勝利,也印證了前總統 Martin van Buren 在多年前的預言:執政黨如果不能獲得全國範圍的支持,國家就會面臨分裂。

於 是,一個問題就變成了兩個問題。北方人是真的都那麼痛恨奴隸制麼?南方人為什麼如此的不能妥協,連上選票的機會都不給?要知道,林肯並非激進的廢奴主義 者,而是共和黨溫和派。他只是道義上的廢奴者,法律上還是支持南方奴隸主的合法權利的。如果事情是如此的水火不容,又為什麼要拖到這麼晚,為什麼不在建國 之初解決?

事實是,在建國之時,衝突就已然存在。

作為受啟蒙運動深深影響的一代,當時很多人看奴隸制已經是不順眼的了。 傑弗遜在《獨立宣言》裡羅列了英國的種種罪狀,其中有一條就是指責英國人把奴隸制強加給了我們。但是南方奴隸主們還挺老實,把這條給去掉了。其實傑弗遜也 明白這一點,所以他也不贊成廢除奴隸制。獨立戰爭期間,英國人就拿出了廢奴這一招,號召黑奴叛逃,傑弗遜憤怒的譴責英國人這法子太過惡毒。因為長期的種植 園經濟造成了南方對奴隸制的過度依賴,地方政治體系也呈現出嚴格的等級階層結構。如果強行取消奴隸制,不僅這些種植園主無法接受帶來的經濟損失,即有的政 局也會被這些新近被解放的自由民帶入太多的不確定性。

這也是一上來,美國就面臨的一個困境。於是,廢奴主義者選擇了允許奴隸制的存在,只是努力限制其發展。他們的算盤是,因為奴隸適合的工作不多,所以隨著奴隸人口的增加,只要奴隸制被地域限制住,效率必然會下降,這樣奴隸制會自然消亡,大家就能和和氣氣的走向新時代。

但 是,事與願違,不久,軋棉機出現了,這樣,棉花種植變成了相當有利可圖的行業。商業用的棉花現在可以種植在南方的大部分土地上。而且,比起其它作物來,棉 花生產勞動強度低,男女老少都可以做。這樣,種植園裡的奴隸性別比例比較均衡,死亡率很低,能夠保持奴隸家庭的完整,也就可以保持穩定的人口增長。於是到南北戰爭前夕,南方的奴隸總數已經有四百萬,而奴隸的價格則一路彪升到 1800 美元,相當於一個普通技術工人三年的工資。所以,南方雖然可以蓄奴,大部分卻養不起奴隸,絕大部分奴隸和隨之而來的財富被掌握在少數人手裡。雖然奴隸總數在增 加,生產效率則增加得更快,棉花種植生產的利潤反而起來越高,於是南方的種植園主,成了美國最富有的人。而也由於種植園經濟的巨大利潤,讓南方雖然越來越 富,卻沒有想過像北方那樣發展工業等其它產業。

這樣,奴隸制本身的重要性反而變得越來越高,改變越來越難。相比起來,因為經濟制度而產生 的和其它地區的很多矛盾,其實都是可以商量的。比如在關稅上,北方為了保護民族工業,要提高關稅,而南方的大量生活生產用品都靠進口,當然希望降低關稅。 在 1828 年通過讓南方不爽的厭惡關稅法(Tariff of Abominations)後,南方可以馬上全力推選 Andrew Jackson 當選總統,並在 1832 年通過新稅法,把關稅降到了大部分州都可以接受的水準。從本質上說,關稅啊,政府權力啊,都是些量上的分岐。但是在奴隸制上,奴隸一旦被解放,就無法再被 圈回,損失將是永久的,無法挽回的。因為這就像是私有制變公有制一樣,是一個黑白分明的問題,根本沒有任何試一試不行再改回來的可能。於是對於蓄奴州來 說,奴隸制本身就成了無可商量的話題。

但是,一個巴掌拍不響,南方人是鐵了心拼了命要保護自己的奴隸制,但北方也得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的心才行。光從點經濟利益上,是犯不著要跟南方死磕的。比如要搞商業保護的,主要是工業。但金融業就從來是反對大政府的監管的。又比如北方的出口商,航 隊,和港口,很大程度上都是靠南方的進出口吃飯的,這些人當然也是支持南方的奴隸制的。北方的新移民,也不想見到突然冒出來幾百萬廉價勞工,和他們搶工 作。而且,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低關稅能降低物價,也不全是壞事。

這個,就要提到在十九世紀初期出現的第二次大覺醒(second awakening)了。

宗 教大覺醒,是美國這個基督教國家不定期的宗教狂熱症的一種表現。說不定期,是因為它是被社會環境的變化所催發的。而這個時期,正好是諸多社會因素開始撞擊 傳統的社會觀念的時期。大量移民開始湧入,工業化剛有苗頭,貧富差距開始顯現,經濟危機也隨之而來,政治體系在民主黨近乎一黨專政下卻充滿了不確定性,人 們開始面對一個新的社會秩序,不同觀念的衝撞。這時候,政教分離的原則讓教會面臨危機:沒有政府的支持,教會更依賴會眾的支持,但教會無法通過政府來贏取 會眾。教會意識到,直接改變或影響社會本身已變得越來越難,與其說以教會的想法去整飭外部世界,不如進入內部的心靈世界,去改變每個教徒的心。於是,北方 教會開始主動出擊,積極發展教眾,這就是第二次大覺醒。

有二次,就有第一次。第一次大覺醒發生在十八世紀上半頁,當時的牧師們受到歐洲宗教潮流,尤其是英國的約翰?衛斯理和他的衛理宗的影響,走出教堂,到教區裡向會眾佈道。到第二次大覺醒時,佈道者更是走出自己教區,向所有民眾傳教,又遇 上社會在經濟生活,文化生活和政治生活中遇到了種種問題,被吸納進教會的會眾人數開始飛速増長。於是,傳教變成了一個大規模的社會活動,每次活動時,大批 教眾從四方趕到指定地點進行團契,以集體方式接受宗教體驗,完成個人救贖。

若說這大覺醒只是一次大規模佈道,也不會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 第二次大覺醒對美國的深刻影響,在於它改變了北美清教徒的一些基本宗教觀念。在清教徒的教義,最讓人困惑的,是命定論,就是人皆有罪,雖然每人都要尋求救贖,但是否能得救,卻是上帝早以選定,無法改變的。這樣一來,很多事情就是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比如財富或許是上帝對你的肯定,也可能是你太貪婪而要被懲罰 的標誌。為人正直固然可敬,但改變不了你的罪。但是在這第二次大覺醒中,越來越多的教徒接受了新的觀念,就是相信罪是有現世的化身的,就是說一個人是否有 罪,能通過外在的有罪行為表現出來。所以只要能主動除罪,就能完成免罪的過程。這樣的教義,是有巨大的現實能動性的。可以說在這次大覺醒後,美國的清教徒 已經和新教徒的基本理念慢慢趨向一致了。

在第二次大覺醒下,人們開始積極的面對那些所謂的社會上的罪。比如奴隸制,就是典型的人所犯下的罪,廢奴,也就成為社會完成自身救贖的重要標誌。這種罪,當然是以加爾文新教的觀念來看的。所以那些和新教教義矛盾的觀念,也就首當其衝的被拿出來,作為 罪來解決。比如德國和愛爾蘭移民愛喝酒,這就是罪,要去除。比如天主教是以教皇為首的從上而下的組織結構,和新教的會眾式相悖,於是,為了表示對天主教徒 向教皇附首的蔑視,對個人自由與獨立性的追求也被顯著撥高了,愛默生和索羅在這時開始走紅。另一方面,這樣大規模的佈道要進入生活的方方面面,教會開始接 受女性在傳教中的作用,結果,女權運動開始興起,女性開始積極介入禁酒廢奴這樣的社會活動。比如《湯姆叔叔的小屋》的作者 Harriet Beecher Stowe,她父親就是著名長老會牧師 Lyman Beecher。

有了巨大的教眾群,教會也自然成為了重要的政治力量。 但要進入政治生活,把自己的政治訴求實現,還需要通過政黨。在 1829 年,隨著前面提到的 Andrew Jackson 上臺,美國政壇開始了新的時代。Andrew Jackson 所在的民主黨支持各州權利,實際就是南方各州維持奴隸制的權利。同時,在經濟危機面前,民主黨延續了它支持移民權益的態度,無論天主教新教,一視同仁,成 為社會最底層大眾的保護者。民主黨的這種強調道德自決的立場,北方教會自然無法認同。

這時候,北方出現了 Whig 黨。Whig 黨針對 Jackson 的民主革命,強調精英統治,以政府的力量保護民族工業發展。而工業的發展需要市場,市場的良好運作需要共同的道德標準,於是,Whig 黨在北方教會對統一道德標準的想法上一拍既合,形成同盟。

不過到這時,廢奴的問題依然只是在如何限制奴隸制發展上。

這 是因為黨派是要解決問題的,而不是製造問題的。要解決問題,就要拿下大選,要拿下,就要有全國性的支持,所以,像反對奴隸制這樣的主張只能是在態度上,而 不能拿進黨的綱領裡。為了贏得南方的支持,Whig 党繼續打精英牌,以拉攏南方的上層階級,而種植園主為了北方出口商的支持,也有不少支持 Whig 黨。

另一方面,廢奴對於北方教會來說,也只是上面提到的諸多議題之一,非並全部,甚至不是最關鍵的。因為當時北方已經沒有了奴隸制,所以 對於北方人來說,不斷湧入的天主教移民才是大家生活中經常面對的問題。南方人擔心如果廢奴,大量自由黑人對傳統政治平衡的衝擊,而北方則已經開始面對不斷 湧入的天主教徒。尤其是在 1820 年後各州逐漸對投票者解除地產要求,人人皆可投票,這些愛爾蘭移民就迅速進入政界,推舉自己的地方候選人,衝擊盎格魯-撒克遜人的主導地位。於是,針對天 主教徒的本土主義運動在北方更是風風火火,連續爆發了數次針對天主教徒的暴亂。而反對奴隸制的問題,很大程度上是個態度問題,普通人很少需要作出實質性表 態。只有少數激進主義者會去冒險搞地下鐵路這樣的秘密活動。

所以在奴隸制上的南北衝突,在 1830 年後的二十年間,還是延續著傳統的解決方式,就是兩個主要政黨通過國會試圖在立法上調解。而主要的衝突,如何限制奴隸制,則是在關於如何納入新的州上。因 為一個州是否接受奴隸制,也是一個非黑即白的過程。矛盾的第一次爆發,是1820 年的密蘇裡妥協 (Missouri Compromise)。在這次妥協案中,雙方同意以北緯 36.3度為界,劃分蓄奴州和自由州。

但是這次妥協卻無法解決動態平衡。民主 黨堅持走農業帝國的路線,要不停的在領土上向西擴張,南方同時也就可以為奴隸制的發展提供空間。這種作法對於自耕農來說當然也是大受歡迎,因為農民最需要 的就是廉價土地。北方發展工業則需要集中資源,而不是擴張,結果新領土以農牧業生產為主,在北方實質上形成了一個新的政治區,就是西部,讓美國政局呈現出 南北西三方博弈的格局。西部作為新進州,體制更民主,對北方政治傳統造成衝擊。於是,南部的積極西進就和北方的遲疑形成對比,南方大力擴張,自然會在國會 裡索要更多的議席,更多的蓄奴州,也讓廢奴主義者的限制策略成為空談。

矛盾的焦點,集中在德克薩斯州上。1836 年,德州在美國支持下獨立,並在 45 年被納入美國,並因此爆發了美墨戰爭。不出意料,Whig 黨繼續反對領土擴張的戰爭,可是全國的普通老百姓卻是歡乎雀躍。結果,美國大勝,獲得了從德州向西直達太平洋的大片土地。Whig 黨在這場鬥爭中元氣大傷,內部開始出現鬆動,北方的政局出現了變數。越來越多的廢奴主義者開始認為這件事可能無法在現有的政治體系下被解決,“地下鐵路” 這樣的體制外的解決方案開始越來越受到肯定,公開支持廢奴的政黨也開始出現。

但是美墨戰爭贏下的土地還是要解決,於是,就有了 1850 年的妥協。在這次妥協中,加州作為一個自由州加入美國,南方則得到了針對地下鐵路的逃奴法案。

逃 奴法案裡第一次明確要求了北方的警力有責任抓捕逃走的奴隸,否則要被重罰。這個法案看上去對南方是有利的,但是在政治上,卻是一個致命的錯誤,可以說,南 北戰爭真有什麼導火索的話,這是第一股火繩。在這以前,奴隸制對於北方人來說只是個外州的問題,逃奴法案的這一規定,卻等於是把南方的奴隸制問題擴大到了 北方。這樣的結果,讓反對奴隸制的新教徒無法接受:本來是限制奴隸制的發展,結果限制半天限制到自己頭上來了。於是,奴隸制問題一下取代了其它社會問題, 成了無法回避的頭等大事。兩年後,代表廢奴主義者立場的《湯姆叔叔的小屋》誕生並大賣,而 Whig 黨則在這個問題上信用全失,在大選中土崩瓦解。於是,通過黨派在國會調解的方法,可以說是已經走上了死胡同。

Whig 黨解體後,北方出現了政治真空,當然,也就有新的政黨出來填補這個空白。這就是一無所知黨(know-nothing party)。讓人有點意外的是,一無所知黨並非因為廢奴而出現的,而是一個以反對新移民,尤其是天主教移民為中心的本土主義者黨派。它能趁虛而入,很大 程度上是因為其組織結構。嚴格的說,一無所知黨不是一個政黨,而是一個(反對各種移民秘密結社的?)秘密結社組織,因為秘密,所以參加者都以對此黨一無所 知來作答,因而得名。因為是秘密結社,所以一無所知黨沒有公開的黨綱,可以在各地以相當靈活的方式介入當地政治事務。而在麻省對逃奴法案的反對情緒集中爆 發的時候,一無所知黨以反對奴隸制的形象出現了,這就是 1854 年的 Anthony Burns 案。

Anthony Burns 是逃到波士頓的南方黑奴,在 1854 年 5 月被發現,要被依法遣返回南方。結果在新英格地區的人民一下子群情激昂,要求解放 Burns,而聯邦政府則一定要立一個執法典範,於是四方廢奴主義者紛紛趕來,逼政府出動軍隊來控制形式。波士頓沒人願意來作押送 Burns 的倒楣事,最後只好由和黑人勢不兩立的愛爾蘭移民警隊來執行。而支持廢奴的一無所知党一時聲威大振,黨員在數月間就從五萬人發展過百萬,並在麻省的選舉中 全面獲勝。但是一無所知黨起得快,落得也快。因為它倒底是以排外為中心的組織,所以在廢奴上無法取得一致,結果無法應對廢奴已經成了任何黨派所要面對和解 決的頭等大事這一現實,於是,像 Whig 黨一樣,迅速瓦解。

一無所知黨以民間組織的形式崛起,標誌著對奴隸制問題的探索進行到了新階 段,就是讓人民來自主解決蓄奴廢奴問題。也正是此時,民主黨參議員 Stephen Douglas(就是那位和林肯有過幾次歷史性辯論的著名參議員)提出了人民主權(popular sovereignty)的方式,就是由新進州舉行全民公決,來決定是否成為蓄奴州,這就是 1854 年的 Kansas–Nebraska Act。它以立法形式宣佈了黨派調解的傳統道路徹底破產。同一年,堪薩斯舉行公決,結果,支持和反對蓄奴的組織從四方紛紛趕來投票,本來只有 1500 名註冊選民的堪薩斯收到了超過 6000 張投票。在其後一段時間內,雙方在堪薩斯和周遭地界發生大規模衝突,落下了“流血的堪薩斯(Bleeding Kansas)”的名聲。

流血的堪薩斯讓人民自決的方法剛剛冒頭,就已經看不到希望,而西部還有大量懸而未決的領土,未來發展顯然要面對 更大的不確定性。而 1856 年,南方的民主黨議員 Preston Brooks 為此在國會山上杖擊了了麻省參議員,激進的廢奴主義者 Charles Sumner,這一粗暴行為,為南北雙方贏得了各自的一名英雄,但也宣佈了國會已經不可能再為解決這個問題提供可能。

雪 上加霜的是次年的 Dred Scott vs Stanford 案。黑奴 Dred Scott 在 1846 年起訴說自己應該是自由人,理由是他曾隨主人前往自由州伊利諾州居住,所以就應該自動成為自由人。這樣說也非 Scott 自己的發明。比如已經廢除奴隸制的英國就有此規定,以至於南方奴隸主從此不敢把自己的奴隸帶往英國了。Scott 的官司一直打到高院。高院首席大法官 Roger B. Taney 來自蓄奴州馬里蘭,在他主持下的高院認定 Scott 還是奴隸,理由是 Scott 作為一名奴隸,是私人財產,根本就沒有權利發起此訴訟,而且,既然是私人財產,怎麼能跑到別的地方這個財產就被自動剝奪了呢?Taney 認為,自己的這個光輝決定從此一了百了的解決了奴隸制問題,但卻成為高院史上數一數二的荒誕判決。這下子北方的那些民間努力都是白費,社會各種不確定性更 加突顯。於是,高院這條路,也被封死了。

自此,在短短幾年間,國會,高院,全民公決,上上下下這三條道路都已經走盡。

接下來,把希望徹底斷掉的那個人,叫約翰?布朗(John Brown)。

約 翰?布朗也是北方的激進廢奴份子。他在“流血的堪薩斯”時就是不遠萬里從北方趕來廢奴的一員。在此之後,他繼續努力,帶了 20 來個人,1859 年在當時的維吉尼亞州的 Harpers Ferry 試圖發動武裝暴動,被抓,受審,被處死。這事作為民間草根運動,跟地下鐵路這種事本無本質區別。但是在他被捕後,南方政府發現,他的行動獲得了北方六名著 名廢奴主義者的財政支持,其中,有幾個人還是一直主張要和平解決奴隸制問題的。這下子南方就徹底對北方廢奴主義者絕望了。

然後,就是 1860 年的大選,和共和黨的勝利。

共 和黨是在 1854 年踩著 Kansas–Nebraska Act 的屍體在中西部誕生的。林肯和他的黨內領袖意識到,長期以來大量移民的遷入,讓北方保持了比南方快 50% 的人口翻倍速度,到 1860 年,北方的選民數量大大超過南方。這樣,只要把北方和西部聯合起來,就能拿下大選。而同時,西部開始和北部有更多的共同語言。從經濟上講,北方的工業已經 初具規模,現在,他們需要西部加入到北方創造的這個大市場來,而西部的農業發展也需要鐵路這樣的基礎建設的支援,東部資金的注入,這時候,在奴隸制存廢上 的不穩定性就成為了東部和西部的一個共同話題。林肯卓越的政治洞查力讓他明白,排外在中西部雖然還是重要的社會議題,但卻會讓共和黨無法贏取到相當依靠移 民的北方。於是,共和黨把排外的主張淡化在綱領之外,只一力強調反對奴隸制這個共同的底線,從而建立了一個聯合北方的統一陣線。而在同時,民主黨則在奴隸 制上自己產生了分裂,以至於推出了南北兩個候選人。

結果就是,林肯勝出。

但是南方經過前面的一系列事件,已經無法信任林肯這樣一個在法律上承認南方奴隸制的溫和派了。

於是,分裂在即,南北戰爭爆發。

(゚∀゚)<: 中共文法.. (BJix.u.E 18/12/04 10:23)
無標題 無名 ID:8dQfKla2No.60047回報推文
>>No.60039
這文章幾乎充分驗證「進步平等思想=宗教奉獻信仰的現代化外衣」

所以那個「人文啟蒙主義不過是第二次宗教改革」的論點歷歷在目,只是將從「信仰上帝教義」變成「信仰普世精神」,到最後變成「信仰意識價值」
始終都是談"靈性、理想",是真的「大愛必能拯救世界」,因此讓我們來"用愛發電"吧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