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表單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驗證碼
  • 可附加檔案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大小限制:3072 KB。
  • 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發文間隔時間為 30 秒;貼圖間隔時間為 30 秒。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348090 KB / 1313072 KB

  • 本板板旨為討論學術上的歷史,討論範圍限定於歷史學、考古學。欲發表其它如各民族的語言與文化、各國政治話題者,請洽其它相關板發文。
  • 發文時請務必理性,不得使用任何有歧視及侮辱意味之言詞,必要時請提供明確的學術出處。
  • 主題不在本板討論範圍者,將刪文處理。連續發表多篇主題相關文章,或他板複製文者,予以鎖文、強制sage處理。
  • 簡體中文使用者請發揮舉手之勞,將文字轉換為正體中文,避免造成其他島民閱讀困擾。


番茄醬醬醬醬醬 無名 ID:JsYyNKu.No.61293回報3推文回應

17世紀晚期並沒有番茄醬(Ketchup)這種東西。當時,歐洲的商人、水手和軍隊在整個亞洲大陸上橫行霸道。在東南亞地區,英國的影響力最大。當這些侵略者滿載而歸時,他們發現自己好像忘記了一種美味——番茄醬。這是一種顏色較深、口感輕薄的調味品,其前身是福建地區的特製魚醬和馬來西亞版的魚醬油。所以英國人便開始調製自己的番茄醬。

但問題就在於他們並不知道番茄醬裡該有什麼。首先,他們直接忽略了番茄,然後英國人開始了即興創作。他們在調製的過程中添加了牡蠣、鳳尾魚、核桃、蘑菇等和番茄醬八竿子都打不著的配料。直到1812年,園藝家James Mease發佈了已知最早的第一份含有番茄的番茄醬配方。他不僅稱番茄為“愛情果”,還在配方中加入了多種香料和少量的白蘭地,但此外不加糖也不加醋。

這聽起來好像並不是如今加在漢堡裡的醬料。確實,當時的番茄醬多半是一種湯汁輔料,作為烹魚的澆頭。在那個年代,只要是香料豐富、口感濃厚的醬料幾乎都可以稱為番茄醬,從印尼醬油到羅望子酸辣醬,再到生堅果酸醋。隨著工業化的發展,番茄醬在調味品歷史中終於擁有了姓名。

憑藉著全新的機械化生產方式,世界各地都開始用瓶子儲存食物,這種調味品逐漸成為了美國餐桌上的主食。但現在的問題是,番茄並不是全年生長的作物,即使番茄醬的保質期能撐足一年,那一年也只能賣這麼一批。許多生產商便在番茄醬中添加煤焦油和苯甲酸鈉等防腐劑以延長其保質期。

1905年,番茄醬發展史徹底改寫。亨利•J•亨氏相信,如果他能創造出一種不含防腐劑,在冰箱裡保存很久的番茄醬,定會徹底征服市場。他用飽滿熟透的番茄代替了零碎的果肉,並在其中添加了大量的醋。他曾經是一名挨家挨戶推銷辣根的銷售員,一夜之間卻改變了當地的飲食環境,建立了一個烹飪帝國。

本文譯自 curiosity,由譯者 鏡子大王 基於創作共用協定(BY-NC)發佈。

Ketchup的詞源,網路上最常見的說法是來源於閩南方言中的“Ke-tsiap”,意思是醃魚的時候流出來的鹵汁(按照這個說法初代可能是魚露之類的東西)

另外亨氏這人也挺厲害的,除了番茄醬,英國人的“國民美食”茄汁焗豆最早也是這位發明並且拿到英國去賣的,而且直至今日這玩意兒仍是英國銷量最大最受歡迎的罐頭,沒有之一。另外,沒錯,英國人最著名的國民美食之一是一種由美國人發明的罐頭食品,而且雖然叫“焗豆”,但實際上是蒸熟的......

(゚∀゚)<: Baked beans方便又不錯吃 但方便又高熱量我覺得吃多了會變肥宅 (EPbw0Xeg 19/10/05 08:50)
無標題 無名 ID:PFglPB3wNo.61295回報5推文

茄汁焗豆根本是英国人早餐唯一有点味道的东西

其他的就是类似 肉给你烤熟/煮熟 然后撒点盐 就给你端上来

(゚∀゚)<: 恩 看啥時期來的, 明朝中期, 傳教士對東方洗澡有澡豆, 洗衣有皂角. 而不是用尿大感驚奇 (lDUVJ4LQ 19/10/06 18:11)
從烹飪文章翻譯 無名 ID:dpzp/cY.No.61296回報3推文

1932年,蘇聯派遣了一名最好的特工到中國,一位名叫奧托·布勞恩(Otto Braun)的德國前學校教師和反間諜專家。 他的任務是擔任中國共產黨的軍事顧問,他們與蔣介石的國民黨進行了生存鬥爭。

關於李德在中國共產主義革命中的不幸經歷的完整故事充滿了好萊塢驚悚片的曲折。 李德自傳的一則軼事引人注目。 李德回憶起他對毛澤東的第一印象: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我都無法適應這種辛辣的食物,例如辣椒,這是中國南方的傳統,尤其是在毛澤東的出生地湖南。

蘇聯特工的脆弱舌頭引起了毛澤東的嘲笑。 毛澤東宣稱:真正的革命者的食物是紅辣椒。而且不能忍受紅辣椒的人也無法戰鬥。

當您最喜歡的中餐館的一大口宮保雞丁或麻婆豆腐燒掉您的舌頭時,毛主義者可能並不是您想到的第一件事。 但是這種不可能的聯繫強調了辣椒的悠久歷史。

糧食史學家指出了該省炎熱潮濕的氣候,中醫原理,地理條件以及經濟學的迫切性。 最近,神經心理學家發現了辣椒與冒險之間的聯繫。 這項研究之所以具有啟發性,是因為四川人民長期以來以其反抗精神而臭名昭著。 中國近代政治史上的一些重大事件可以追溯到四川的熾熱脾氣。

(゚∀゚)<: nautil.us/issue/35/boundaries/why-revolutionaries-love-spicy-food (dpzp/cY. 19/10/06 12:15)
(゚∀゚)<: = =? 辣椒進入中國前, 四川還盛產蜂蜜, 菜系以甜麻為主阿.... (lDUVJ4LQ 19/10/06 18:14)
無標題 無名 ID:dpzp/cY.No.61297回報推文

辣椒中的活性成分是稱為辣椒素的化合物。 攝取時,辣椒素會觸發疼痛受體,其正常進化目的是提醒身體注意危險的體熱。 流行的理論是辣椒的燃燒是阻止哺乳動物食用的一種技巧,因為哺乳動物的消化過程通常會破壞辣椒的種子,阻止辣椒的進一步繁殖。 在消化過程中不會破壞辣椒種子的鳥類沒有類似的受體。 當鳥吃辣椒時,它不會感覺到任何東西,會排泄種子並傳播植物。

“chili”一詞來自納瓦特爾語族,最著名的是阿茲台克人。 (西班牙語的早期翻譯是“ el miembro viril”,這是辣椒固有的大男子主義的早期證據。)植物學家認為,辣椒起源於巴西西南部或玻利維亞中南部,但到了15世紀,鳥類和人類已經 傳播到整個南美和中美洲。

無標題 無名 ID:dpzp/cY.No.61298回報推文

自羅馬時代以來,歐洲人前往印度的貿易路線被穆斯林突厥人封鎖。歐洲對印度商品的市場需求仍然很大。 許多探險家和企業家冒著生命危險尋找新的海上航線。葡萄牙是最弱的帝國主義國家,也是第一個建立外國殖民地的帝國主義國家。投資探險隊尋求收益回報。皇室婚禮後,西班牙和葡萄牙成為一個國家。

在15世紀,西班牙和葡萄牙沉迷於尋找通往亞洲香料市場的航路,這將使它們打破阿拉伯商人對獲取黑胡椒,荳蔻,肉桂和生薑等熱商品的壟斷。 哥倫布相信自己已經找到自己一直在尋找的東西,印度香料。

哥倫布發現的是一種受歡迎的chili-哥倫布的醫師Deigo Chanca觀察到,當地人每頓飯都包括chili辣椒。 哥倫布遇到的植物被認為是辣椒(Capsicum annuum)或frutescens,他將其描述為“就像玫瑰叢一樣,可以使果實長到肉桂。”

像許多新世界的原生食用植物一樣,辣椒被證明是引起全球廣泛歡迎的一種感覺。 在哥倫佈到達新世界的一個世紀之內,辣椒已經遍及匈牙利,西非,印度,中國和韓國等地。

無標題 無名 ID:dpzp/cY.No.61299回報推文

中國歷史記錄中首次提到辣椒是在1591年(1592年明代平壤戰役),儘管歷史學家尚未就辣椒如何到達中國而達成共識。 一派認為,胡椒粉是從印度陸路經由西藏北部或南部穿越緬甸進入中國西部的。 但是在中國地方公報中首次一致提及辣椒的是中國東部沿海地區,然後逐漸向內陸向西方移動(1684年到達湖南,1749年到達四川),這些數據點支持了辣椒是通過海上到達的說法。 通過葡萄牙商人在澳門島的中國南部沿海附近建立了一個殖民地。

無標題 無名 ID:dpzp/cY.No.61300回報推文

四川非常潮濕,冬天潮濕,夏天炎熱。 為了抵禦潮濕的天氣,歷來四川人都以大蒜,生薑和四川胡椒(一種與辣椒無關的香料,使舌頭產生麻木感)等加溫食物來增加飲食。 當辣椒到達時,四川人將其無縫塞入他們先前的味蕾中。

無標題 無名 ID:dpzp/cY.No.61301回報推文

與大多數人類習慣於食用的食物不同,辣椒在攝入時會引起實際的疼痛。 科學家認為,這種痛苦是進化的產物。 當辣椒素與神經末梢接觸時,它會釋放一個疼痛受體,其正常功能是檢測合法燃燒的熱量。 這種受體稱為TRPV1,旨在防止我們做一些愚蠢的事情,例如用裸手撿起一根燃燒的樹枝,或者咬到太熱的東西會物理損壞我們的嘴。

基於對墨西哥的研究。 孩子們並非天生就渴望吃熾熱的美食。 他們經過家人的訓練,以逐漸增加的小劑量處理辣椒的灼傷。

最初的不良反應可以通過定期食用來克服。 如果在每個人都吃辣椒的文化中長大,那麼可能會習慣於自己吃辣椒,而不管是否固有地對辣椒素更敏感。

無標題 無名 ID:dpzp/cY.No.61302回報推文

19世紀末,一個有麻子的女人在成都北門附近的一家小店裡開始為她的招牌菜-一種豆腐和豬肉末的熾熱炒菜-開始供人品嚐,她被稱為麻婆。

麻婆豆腐的食譜各不相同,但典型的版本包括將新鮮豆腐與蒜末,薑末,辣椒醬,蔥段,樹耳,水,豬肉末或牛肉,醬油,米酒,米醋混合炒製 和四川辣椒。 不可能將一種感覺比另一種感覺更具權威性。 故事的結合是風味的相互作用。


神奇的熱衷擼管丹麥王克利斯蒂安七世 無名 ID:JsYyNKu.No.61291回報推文回應

1766年,17歲的克利斯蒂安七世(Christian VII)登基成為丹麥國王。他選擇的座右銘是“以熱愛祖國為榮(glory through love of the fatherland)”。這個少年脾氣暴躁,要是誰說話惹他不開心了,抓起手邊的零食就往對方臉上摔。有時候他會全副武裝,提著狼牙棒半夜溜出去,在哥本哈根的街頭襲擊倒楣的過路人。

很快大家就發現,克利斯蒂安特別喜歡擼管。他擼管擼得太勤,已經到了嚴重影響正常工作和生活的程度。丹麥宮廷的禦醫每天都憂心忡忡,生怕他強擼灰飛煙滅。

在他登基後不久,克利斯蒂安七世就被安排和他的表妹卡洛琳成婚。他的表妹按照今天來講,年齡正是該上初中或者高中的時候。可以說說十分青春活力了。但是他結婚之後仍然繼續擼管。

據說外國使臣向他鞠躬行禮的時候,他跑下來從使者的背上跳過去,然後跑到沒人的地方擼管。

和貴族一起吃飯的時候,他跳起來抽打貴族的臉,然後跑到沒人的地方擼管。

在參觀英國坎特伯雷時,克利斯蒂安回顧了維京人征服不列顛的光輝(?)歷史,他說:上一次丹麥國王來到坎特伯雷的時候,他把當地人全都宰了。而在一旁作陪的東道主英國國王喬治三世(George III)是他的大舅子。

作為一個國王,他也擁有情人,一個叫凱薩琳的妓女。他還去花街柳巷之地,可以說他想要女人的話完全不會缺。但是他依然擼管。另外,他會帶著隨從,在大街上毆打無辜市民,打碎玻璃,以破壞傢俱取樂。

和他有關的事蹟可以參見電影《皇室風流史》。

歐陸風雲4裡此君的第一個特質就是枯枝敗葉(減生育繼承人幾率)。

他的兒子弗雷德里克六世(Frederick VI)發現了安徒生的才能,栽培了安徒生。


無標題 無名 ID:QMo4c0F2No.61273回報推文回應

【本文摘編自加藤陽子的新書《日本人為何選擇了戰爭》,浙江人民出版社2019年9月出版。】

“九一八”事變與東大學生的感受

在說明“九一八”事變和中日戰爭的原因及發展過程之前,讓我們先來看看當時的人們是如何看待“九一八”事變和中日戰爭的,以及人們在那種情況下的感受。下面引用的是長期在京都大學講授教育學的竹內洋教授在其著作《丸山真男的時代》裡介紹的一個故事。

1931年7月,恰好是“九一八”事變發生前的兩個月,對現在的東京大學,當時被稱為東京帝國大學的學生進行過一次意見調查。在那次調查中,首先向學生們提問:“為了滿蒙地區(滿洲南部和內蒙古東部地區)而使用武力,是否正當?”

對於這個問題,大家認為會出現什麼樣的結果呢?

認為會超過一半,是吧?實際上是更多,高達88%的東大學生回答了“是”。這個結果挺讓我感到意外的。再仔細研究調查的內容,就會發現,其中有52%血氣方剛、性情急躁的男生認為“應該立即使用武力”。“九一八”事變以後,報紙和廣播肯定會積極報導事變的消息,所以如果是在事變發生以後,這樣的調查結果倒是還能理解。但是,在“九一八”事變發生之前的問卷調查中,就已經有那麼多的東大學生支持動武了。

當然,在回答“是”的學生中,也有36%的人認為,“應該在外交手段用盡之後,再使用武力”;還有12%的學生回答,“不能使用武力”。但是,這依然不能改變有近九成的學生認為可以開戰的事實。一般而言,接受過學術訓練、擁有社會科學知識的人,對外國的偏見會比較少,看法也會更為寬容。擁有知識的理智頭腦應該具有同理心,理應會認為“中國因為自己的國情而有自身的問題,日本也一樣”。但是在經過了大量學習,擁有各種知識的東大生裡,卻有88%的學生對於使用武力回答了“是”,這一點讓我深感詫異。

“九一八”事變發生後不久,同樣也以東大學生為對象進行了問卷調查。不論是現在還是過去,人們總是對東大學生的舉動充滿關注。這次的調查是由憲兵進行的,憲兵司令官在9月30日將調查結果提交給陸軍大臣。這麼珍貴的史料能留下來真是不容易。

這次調查是在由陸軍軍人主講的“國防思想普及演講會”上舉行的。一般而言,在大學等高等教育機構,軍人會被認為是些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傢伙,是被討厭的角色。當時的學校裡有軍事訓練課,大概是因為以前在這樣的課上被軍隊的教官整得厲害,所以也引起了大家對軍人的反感吧。陸軍省對這一點倒也心知肚明,所以派往東大這樣的學校的講師,一般都是陸軍選派到東大經濟學部等地方進修過的優秀軍人。因此也就不會出現因為講話非常無聊,被學生喝倒彩趕下臺去的情況。

陸軍軍人在充分說明了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的理由之後,對學生進行了問卷調查。問卷上有兩個問題:“第一,你們認為滿蒙地區是日本的生命線嗎?”“第二,你們覺得應該通過軍事行動來解決滿蒙地區的問題嗎?”雖然我也說不上明確的理由,但是總覺得這種問卷已經預設好了答案。果然,在被調查的854名學生中,有九成的學生對兩個問題都回答了“是”。

把剛才提到的大學意見調查和憲兵的調查放在一起思考的話,會發現很有趣的一點,“九一八”事變前後的調查結果幾乎是一致的。也就是說,在“九一八”事變發生之前,即使是在那些被認為應該對國家的行為具有批判精神的群體中間,也已經存在著戰爭一觸即發的情緒。從這一點就可以知道,在當時的日本國民中間,存在著關於滿蒙問題的某種理解,並且這種理解具有相當高的一致性。而關於這種具有一致性的理解是如何在國民的意識中積累起來的問題,也是今天講座的主題之一。

滿蒙是日本的生命線

“九一八”事變之前,近九成的東京帝國大學學生贊成為了滿蒙問題而使用武力,這是不是就意味著當時的日本人普遍認為滿蒙問題已經威脅到了日本的主權,或是對構築起日本社會的基本原理形成了挑戰呢?

一般來說,滿蒙是指滿洲南部與內蒙古東部這兩塊區域,大致相當於1932年建立的“滿洲國”的南半部分。明治時期,爆發了甲午戰爭和日俄戰爭,那時候對日本來說,朝鮮半島最為重要。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大正時期,日本關注的焦點則在山東半島,還沒有多少人對滿洲抱有興趣。那麼為什麼到了1930年左右,這個區域會變成對日本來說無法割捨的存在呢?今天講座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大家能理解這種變化。

剛剛說滿蒙是指滿洲南部與內蒙古東部,那麼滿洲又是指哪裡呢?滿洲其實是個音譯詞,被稱作“Manju”的民族原本居住在這片土地上,日本人將這個名字配上日語中讀音相近的漢字,於是就寫作“滿洲”。在戰後的日本,“洲”字不再常用,所以有時候也寫作“滿州”。不過,在松岡等人拋出滿蒙問題的“昭和戰前期”,報紙等出版物肯定全部是用“滿洲”這樣的寫法的。

在清朝的地方制度下,滿洲大致相當於東三省(遼寧省、吉林省、黑龍江省)所在的地區。所以,滿洲在日本也經常被稱作中國東北部,或者東三省。日俄戰爭以後,這個區域的北部被俄國控制,南部則成了日本的勢力範圍。在戰爭結束之後,俄國和日本倒是能坐下來好好商量了。1907年第一次西園寺公望內閣時期,雙方商討了如何劃分滿洲的鐵路和電信事業。在第一次日俄協約的秘密條款中,正式確定了雙方在滿洲的勢力範圍,北部歸俄國,南部歸日本。那個時代可真是野蠻啊,明明是主權屬於清朝的土地,就這樣被俄國和日本任意地瓜分了。

大家可以去地圖上看看琿春所在的位置,這個地方現在屬於中國吉林省的延邊朝鮮族自治州。想像一下自己握著筆,從這裡出發向左畫一條線,通過吉林後再進一步向左前進,一直畫到蒙古國與中國內蒙古自治區的國界線為止。這樣形成的一條線,就是俄國與日本勢力範圍之間的分界線。這條分界線以下的部分,或者說地圖上的南半部,就是南滿洲。

那麼,滿蒙地區的另外一個部分——內蒙古東部又是指哪裡呢?1912年第二次西園寺內閣時,日俄兩國締結了第三次日俄協約。這次協約中的秘密條款規定,以東經116°27′線(中國首都北京就在這條線上)為界,該線以東的內蒙古部分為日本勢力範圍,以西則是俄羅斯勢力範圍。用一條經過北京的經線,就簡單地決定了各自的勢力範圍,同剛剛提到的滿洲南北分界線的確定一樣,都是非常野蠻的行為。從當時日本的認識來說,大概是認為如果不與俄國達成這些協議,內蒙古東部、西部還有今天的蒙古國,都會被俄國收入囊中。

當時的中國正處在清朝滅亡、新國家誕生的時期,對於這個新誕生的國家,今後應該如何投資呢?英國一邊邀請美、德、法三國商討對策,一邊企圖維持自己強有力的領導地位。對於英國的行動,日本與俄國並不贊同。儘管日本與俄國鄰近中國,但是不同于英、美、德、法等強大的資本主義國家,這兩個國家不論在資本還是技術方面都明顯落後。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共同點,所以日本和俄國才會在日俄戰爭後到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互相承認在中國的勢力範圍,保持了某種程度上的協調關係。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一章中我們提到過,1917年俄國發生十月革命,政治體制居然一下子從帝制變成了共產主義。於是,新建立的蘇聯政府不僅披露了沙皇俄國與日本締結的秘密條約,而且連同沙俄與其他列強之間的秘密條約也全部一一向全世界做了揭發。承認滿洲南部與內蒙古東部是日本勢力範圍的國家就這麼消失了。

不僅如此,中國的政治體制也發生了改變,清王朝滅亡後,建立起了中華民國。在國際情勢轉變如此激烈的情況下,先前條約所規定的利權之中最重要的部分,諸如旅順、大連的租借權,中東鐵路南部支線(即南滿鐵路)的經營等,因為在條約中有明確的規定,所以不會出現問題。但是,中日雙方在締結條約的時候,還存在沒有談攏的內容,雙方對於這些內容的解釋並不一致,隨著形勢的發展變化,其中的灰色地帶就會漸漸擴大,引起問題。

條約的灰色地帶

關於滿蒙問題的條約灰色地帶,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方面,是日本在中東鐵路南部支線,也就是南滿洲鐵路沿線派駐鐵路守備兵的權利;另一方面,則是中方不能鋪設可能與南滿鐵路平行的幹線和支線鐵路。
鐵路守備兵是關東軍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所以對日本來說,在鐵路沿線駐兵的權利非常重要。

但是,在日俄戰爭後不久,清政府主張因為之前並沒有將這種權利給予俄國,所以俄國把這種權利讓給日本的做法根本沒有根據。日本則認為,因為俄國與日本已經締結條約,互相承認了派兵守衛鐵路的權利,所以中國無權提出異議。就這樣,日本與中國在這個問題上發生了對立。另外,關於禁止南滿鐵路平行線的條款,日本主張該問題已在《中日會議東三省事宜條約》的秘密協定書中寫明。但是實際上,這些內容只是被記錄在日本與中國之間的會議記錄當中,而並沒有寫成秘密協定書。

這種經常出現在兩國條約裡的灰色地帶,在盡可能不損害雙方利益的基礎上,大部分通過兩國政府圍繞條約的解釋所進行的磋商對話來解決。通過磋商來填補條約中的灰色地帶,是專業外交官的職責之一,同時也是外交工作中不為常人所知的樂趣之一吧。

關東軍策劃發動“九一八”事變之前,日本政府內部以外交官為中心的一部分官員,對於滿蒙問題還是有著相當清醒認識的。他們明白,對於日本所主張的滿蒙特殊權益,西方列強並沒有像日本想像的那樣予以承認。1928年(昭和三年)7月,外務省亞洲局主管對負責中國外交事務的有田八郎局長寫信說道:

關於日本在東三省擁有特殊權益這一點,各國歷來多有爭論。至今為止,各國都沒有對此予以承認。最近,英國外交大臣在下議院回答勞動党議員的質詢時,也表示英國不承認日本在滿洲擁有任何特殊權益。
有田直白地承認,日本雖然主張自己在滿蒙地區擁有特殊權益,但是實際上並沒有獲得列強的認可。當時,英國外交大臣在回答下議院議員的質詢時,就表示自己不認為日本在滿蒙地區擁有特殊權益。在這樣的分析之後,有田主張通過和平的經濟方式,對實際控制著東三省的張學良施加影響,從而守住日本一直以來在滿蒙擁有的權益。

同一時期,因為張學良正在接近南京國民政府,所以日本陸軍中已經有人計畫推翻張學良政權,從而在國民政府控制滿蒙之前,搶先將滿蒙分離出去。有田很有可能就是針對軍部的這種滿蒙分離論而寫下了上面的言論。

1931年3月3日,即松岡洋右在議會上口若懸河,提出“滿蒙是日本的生命線”之後不久,參謀本部第二部(掌管情報的部門)部長建川美次發表了一次演講,其中部分內容是這樣的:

明治三十八年(1905年)十二月日清條約的秘密議定書已經規定,與滿鐵平行的鐵路會損害滿鐵利益,故而禁止鋪設,但是(中國方面)卻無視這一決議,我國雖然一再抗議,但中國仍在建設平行的鐵路線。
建川因為中國沒有遵守條約規定,建設滿鐵平行線路而大發脾氣。這種對於條約灰色地帶的解釋,並不是基於雙方的磋商,而是單純認為自身毫無過錯,對方才是條約的破壞者。這種解釋要將灰色的部分明確區分開,形成非黑即白的局面。當時,陸軍的在鄉軍人(非現役的預備役、後備役軍人)正在全國各地舉行國防思想普及演講會,全力對國民進行煽動。建川的講稿也被作為這些演講會的參考範本之一,廣為流傳。

陸軍對於舉辦這樣的演講會有著異常的熱情。美國優秀的研究者路易絲•楊(Louise Young)在她的著作《總動員帝國》(Japan’s Total Empire)一書中列出了這樣的資料:根據憲兵的記錄,“九一八”事變爆發後,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全國6500萬人口之中,有1655410人參加了1866次演講會。這些演講會上的言論基本都主張,中國侵害了日本在條約上獲得的權利。軍方煽動說,因為中國這種破壞條約的舉動,讓日本的生存權受到了威脅。這就形成了盧梭所說的,原理上的對立。

日本有著這樣的強烈信念,即在以前的戰爭中,日本在付出了很多士兵的生命以及金錢的代價以後才終於獲勝,所以簽訂條約所獲得的權益無論如何不能放手。只要閱讀一下關東廳(日本在關東州租借地與滿鐵附屬地實行統治的機構)出版的書籍,就可以明確地感受到這種信念。

陸軍、外務省與商社

說了這麼多,大家有沒有覺得陸軍既自大又厚臉皮呢?擅自就把滿洲南部和內蒙古東部合稱為滿蒙,又與俄國合作,在那裡劃分了各自的勢力範圍。在當時的語境下,一個國家的勢力範圍就意味著該國在這裡擁有特殊權益。特殊權益“主要是在條約中被承認的,實際上不能被其他國家所共用的日本獨享的優先權利,通過這些權利,日本可以建設設施,進行經營,從而實現經濟與政治的發展”。這個定義有些難懂吧,這是當時的國際法學者信夫淳平教授對“特殊權益”所下的定義。

就這個定義而言,即使說滿洲南部與內蒙古東部是滿蒙,是日本的勢力範圍,但是在當時的列強看來,日本如果既沒有修建完成通向這一帶的礦山的道路,也沒有進行實際採掘,換言之,就是沒有進行信夫淳平教授所說的“建設設施,進行經營”這些活動,也還是沒法獲得除俄國以外的其他列強的認同。於是,日本在當時經常聲稱,自己在這個地區已經有相當規模的經營,因為它意識到了列強看自己的目光,因此急於捏造相關的既成事實。

在這個問題上,當時的陸軍參謀本部、外務省,以及代替國家進行資金周轉的商社十分活躍。所以陸軍拼命宣傳“滿蒙的特殊權益是日本的生命線”這一點,在某種意義上也就能夠理解了。因為從喊出特殊權益的那一刻起,他們就成了參與這個問題的主體。

具體而言,為什麼說日本在內蒙古東部擁有特殊權益呢?接下來讓我們再來看看這一點。

暫時把話題轉回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兩年前。前一章我們介紹過朝鮮軍司令官宇都宮太郎的日記,這裡再來看看他的日記吧。這是他在1912年(大正元年)寫的日記,當時,宇都宮太郎在參謀本部第二部工作,負責分析中國局勢。

當時的中國是什麼情況呢?在一年前的1911年,辛亥革命爆發,清朝的統治結束了。在清政府倒臺的時候,一方面,外蒙古(現在的蒙古國)開始接受俄國援助,並進一步出現了脫離清朝實行獨立的動向;另一方面,日本一邊與俄國合作,呼應外蒙古在清朝滅亡之後、中國的新政權根基不穩時的獨立動向,一邊把手伸向了內蒙古。宇都宮寫下這本日記的時間,正是日本為了取得內蒙古的東半部分,與俄國進行交涉之時。

從日記中我們也可以清楚地知道,外務省做的並不僅僅是與他國政府進行外交交涉這些光鮮漂亮的工作。在1912年1月10日的日記中,宇都宮寫道:“關於在蒙古的勢力範圍,研究(中略)希望地域,提交(參謀)次長,另外也交給田中(義一),進行外交交涉。”日記寫得非常簡略,主要內容就是以參謀本部第二部的成員宇都宮為中心,研究把蒙古的哪一部分作為日本勢力範圍,決定了所謂“希望地域”以後,再請示參謀次長。“希望地域”這種表達方式,實在是太直白了。

宇都宮在2月28日的日記中接著寫道,田中義一來到參謀本部,帶來了“俄國對我方提出的關於內蒙古東部的建議的回答”。也就是說,田中去外務省打探了俄方意向。3月7日,事情有了進展,“確定借款給蒙古。以礦山開採權作為擔保,借款總額11萬日元,外務省負擔8萬日元,參謀本部負擔3萬日元”。這裡的田中,就是1927年政友會成為執政黨後出任首相的田中義一,他這時候正擔任陸軍省軍務局局長,負責陸軍的預算和政策。日本與俄國達成協議,通過貸款給內蒙古的王族,獲得了內蒙古東部礦山的開採權。宇都宮太郎在日記中還寫道:“外務省無法立刻周轉的機密費(未經帝國議會通過而使用的費用),先由商社大倉組代為墊付。”通過日記,我們可以清楚地明白一點,陸軍、外務省和商社為了製造出有關特殊權益的既成事實而聯手合作。

關於日本在內蒙古的特殊權益,不只是外務省通過與內蒙古王族商議來決定,軍隊也插手其中。軍隊的迅速行動,真是不禁讓人呵呵一笑,感到“佩服”。在清朝即將傾覆的時候,俄國與日本迅速採取行動,製造了既成事實,兩國的行動搶在了英、美、德、法等國準備與新生的中國政府進行協商並組織聯合借款之前。因此,就陸軍的立場而言,難免會形成這樣的想法,自己當年費盡周折取得的涵蓋內蒙古東部的滿蒙權益,竟然被中國政府忽視,這無論如何都說不過去。

大多與國家有關

剛剛說到的日本最低限度的生存權受到了威脅,以及生命線、生存權之類的說法,有人覺得好像有點太誇張了吧。所以,我們接下來就分析一下日本所主張的滿蒙特殊權益的特徵,或許可以看出日本在這個問題上都有什麼特點。

1926年(大正十五年、昭和元年)的詳細統計資料被完整地保留下來了,所以就以此為基礎展開討論吧。日本在滿蒙地區進行的投資有兩種形式,即通過借款給目的地區域的公共機關與私人企業來進行貸款,以及創辦企業。1926年,日本通過上述兩種形式對滿蒙地區進行的投資金額,達到了1402034685日元。

從投資者的投資比例來看,滿鐵(即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占54%,日本政府的借款占7%,民間借款占1%,法人企業占31%,個人企業則是7%。滿鐵與日本政府一共占了61%的比重。如果更進一步分析這些資料,還會發現,雖然法人企業的占比為31%,但是這個數字中實際包含了滿鐵出資的3 億7 千多萬日元,如果把這部分也歸入滿鐵的份額,那麼滿鐵及其相關企業,以及日本政府在對滿蒙地區投資中所占的比重,實際達到了大約85%。

國家投資占對滿蒙投資的絕對優勢的狀況,使得民眾難以對滿蒙的相關問題進行批評。如果像英國或者美國那樣,大量的投資都由私人企業進行,那麼具有批判精神的企業家就會成為制衡政府領導層的力量。但是實際上,日本對滿蒙85% 的投資都是由滿鐵和政府進行的。不難想像,在這種情況下,當政府需要的時候,人們就會按照政府的希望去行動。

無標題 無名 ID:0IbrIRN.No.61279回報4推文

為什麼日俄兩國不一起瓜分中國東北就好呢

(゚∀゚)<: 先不說英法德美的干涉,1939年西藏能成立共和??? (WXCWd0A2 19/09/25 08:55)
(゚∀゚)<: 就算現在藏教有些人也還做著建立神權國家地上天國的夢 (4BYmWKek 19/09/25 12:00)
(゚∀゚)<: 1939的印度還是大英的地盤.所以西藏只是英國的另一個附庸而已 (GSZ7cwlI 19/09/28 17:36)
(゚∀゚)<: 當時的西藏攻打青海的馬家都打輸,爛得一批 (1WiuGGSM 19/10/01 02:16)

無標題 無名 ID:3IPcNT8ENo.61177回報5推文回應

全文:https://book.douban.com/review/10315823/

1593年下半年明朝、日本和談的真實經過到底如何,小西行長、沈惟敬是怎麼談的,宋應昌又是什麼態度,作者全都沒說對,我在下面稍微細講一下。

根據《宣祖昭敬大王實錄》的記載,實際上小西行長和沈惟敬在1593年年底正式舉行的熊川談判時,小西行長堅持的議和要求,並不涉及明、日通商,而是要求明朝與日本通婚、割讓朝鮮漢江以南(也就是朝鮮的京畿道南部,以及忠清道、全羅道、慶尚道,相當於三道半)給日本:

>行長聞之大笑:「且關白所欲, 在於兩件事。 第一與天朝爲婚, 第二漢江以南割地事也。 」
>沈惟敬曰:「割地事, 石爺已許之, 準汝封貢後, 任意爲之也。」

從以上對話看,在談判過程中,面對小西行長提出的與明朝通婚、割讓朝鮮三道半的要求,沈惟敬慷慨地答應了割地要求(當然,這或許可以理解為類似孫逸仙先生許割滿洲給日本一樣的行為,只是一種權宜之計)。而根據被俘日本小兵的供述,沈惟敬也向小西行長承諾了“以大明美少女,許嫁日本王子”,並且約定了時間將大明美少女送過來。日軍威脅沈惟敬,如果到時候不能送來的話,日軍就添調新兵,從全羅道直犯中國,再請兵南蠻國,渡海攻打浙江,南北夾攻中國。

>本年正月卄八日, 據別將韓明璉呈, “卑職率領精銳, 按伏路邊, 生擒一賊, 前來譯審得信隱叱已。 供稱: ‘本營兵衆, 時無渡海的期, 十二月內, 有天將一員, 前來講和, 約以大明美少女, 許嫁日本王子。’ 又稱: ‘在本國時, 聽得關白起兵根因, 先伐朝鮮, 侵犯中原, 要亂天下。 有天將沈參將, 出來平壤, 向倭將平行長, 懇說生於一天之下, 如是交爭, 甚是不宜, 多賂銀兩請和, 以此退兵京城, 參將又請成故捲兵。 今者參將, 又入行長營裏, 相議婚姻事, 定期五月, 如約就行回軍, 不如約, 添調新兵, 由全羅道, 順搶中原, 又請兵於南蠻國, 渡軍於浙江等處, 南北挾攻, 則中原指期可圖, 衆酋所言如此。

至於宋應昌的態度,此時他不僅同意兩國重啟貿易,而且授意沈惟敬答應日本人提出的通婚要求的人,正是宋應昌本人。宋應昌打的如意算盤是,找一個普通民家女子冒充公主送給日本人,然後敷衍過去,就能滿足對方的要求,使日軍從朝鮮完全撤退,然後結束這場戰爭了。

>宋應昌、李如松因沈惟敬與倭講約許婚,欲以常家女代送。 且奏天朝曰,倭奴已盡渡海,只有一二陣留在釜山,以待封王准貢之命。經亂之邦,士馬難久留,請撤還遼陽,以待緩急。詔班師,只留劉綎等兵萬餘,屯守本國。

而對於明朝內部,宋應昌他們強調的是日本只向明朝乞求封貢。至於通婚之類的要求,自然是隱瞞了。如果沒有宋應昌的授意,沈惟敬並不敢貿然答應小西提出的要求。說難聽點沈惟敬不過按照宋應昌的意志辦事,只不過出了事也得他擔著。而宋應昌做出這種事,根本毫不奇怪。之前他就是派地位低下的部下謝用梓、徐一貫冒充大明天子的使者,出使日本與豐臣秀吉談判。而日方在名護屋和談中向兩個偽天朝使者透露的底線,其實就已經不再是完全堅持在《大明日本和平條件》提出的七條,而是要明朝在通婚、割地兩個選項中必須選擇其一,這也是小西行長和沈惟敬在後來的熊川會談時所堅持的。所以說,並不是小西行長和沈惟敬逐步削除豐臣秀吉的條件,而是小西行長根據豐臣秀吉堅持的底線在和沈惟敬談判,也就是要明朝的公主、要朝鮮的南部四道(京畿道只要求割一半,實際上是三道半)。

當然,由於知曉熊川談判內情的日本小兵被俘,朝方通過聞訊得知了沈惟敬答應日本人“以大明美少女,許嫁日本王子”的內情,在明朝境內也有李如松的墅師諸龍光揭露了這一事件,牽連到宋應昌、李如松多人,說他們私許和親,震動很大。最後由於以石星為主的主和派官僚的運作,這件事才不了了之,宋應昌、李如松、沈惟敬等人沒有被問責,但是諸龍光被處死了。此事過後,沈惟敬向日方送去大明美少女的現實操作難度也很大,幾乎已經不可能了。沈惟敬乾脆就對日本人說,公主原本已經送來了,但是在半路上死掉了:

>金睟啓曰: “沈遊擊所爲之事, 多不當理。 一則曰: ‘天朝許婚, 而皇女死於中途’, 一則, 以天使馬三百匹, 指以爲皇朝賞賜之物矣。”

從當時的史料來看,豐臣秀吉最堅持、最在乎的和談底線,最開始其實是與明朝通婚,而不是恢復與明朝的貿易。根據《歇庵集》的記載,在1594年,福建巡撫許孚遠派往日本的情報人員帶回的消息就是,豐臣秀吉因為等候沈惟敬和婚不成,大治兵船,準備進犯大明:

>關白令各處新造船只千餘。大船長九丈,闊三丈,用櫓七十枝;中船長七丈,闊二丈五尺。諭訪諸倭,皆雲:候遊擊將軍和婚不成,欲亂入大明。

直到1595年,豐臣秀吉仍然堅持索要明朝公主,將之作為唯一的議和底線。並且宣稱如果明朝不送公主來的話,他將親自帶兵直搗明朝:

>降倭朱沙不說稱: “平秀吉謂行長曰: ‘大明者不送公主, 明春當自將直擣’ 雲。”

直到1595年的四月二十二日(日本曆),當小西行長與沈惟敬在熊川進行新一輪的談判後,回到日本向豐臣秀吉報告了和談進展,豐臣秀吉才真正放棄索取明朝公主的要求(可能是小西把沈惟敬虛構的明朝公主在送過來途中死掉的說法報告給了秀吉,導致秀吉放棄),豐臣秀吉才把和談條件調整為:

1、朝鮮王子一人、大臣二人渡海至日本侍奉太閣(表示朝鮮對日本的臣服)

2、把朝鮮南部四道以賞地形式還給朝鮮王子(這一條值得注意,雖然秀吉表面上這麼說,看似已經不再追求朝鮮的領土。但是作為日本傀儡的朝鮮王子的封地,也相當於日本不通過戰爭手段而擴張領土,並可能直接在事實上實行支配,也就是說,這條要求代表秀吉並未完全放棄對朝鮮的領土要求,只是換了一種變通的手段)

3、恢復明朝與日本的勘合貿易。

再到了1596年的大阪冊封,明朝只冊封豐臣秀吉為日本國王,但是沒有滿足其要求的朝鮮王子渡海臣服、恢復明、日兩國勘合貿易的條件,並且沈惟敬又進一步要求豐臣秀吉在接受冊封後從朝鮮全部撤兵、毀棄掉全部倭城。結果觸怒了豐臣秀吉,這讓他傷了面子,於是他又以朝鮮不派朝鮮王子渡海為理由(只派遣地位低下的小官來日本見他),再次出兵侵朝。

值得注意的是,在決策第二次侵朝之前和正式行動以後,豐臣秀吉的代言人小西行長、加藤清正仍然在朝鮮反反復複與朝鮮談判,他們根據豐臣秀吉的授意,要求朝鮮派遣王子渡海,就可結束戰爭。而對於恢復明朝與日本的勘合貿易的這一個要求,豐臣秀吉的這兩位代言人幾乎再也沒有提及過。如果豐臣秀吉最在乎的是這一條要求,絕對不會如此扭扭捏捏,說不出口。可見,恢復通商這並不是他最在意的。

小西行長在和朝鮮交涉朝鮮王子渡海失敗以後,曾經自作主張派遣柳川調信回日本向豐臣秀吉報告,說要讓王子渡海不現實,但也可以讓朝鮮大臣渡海,並且讓朝鮮獻歲幣,作為議和的條件,雙方罷兵。豐臣秀吉對此表示妥協,作了退讓,決定就此結束戰爭(此時尚在決策階段,還沒有大張旗鼓地二次侵朝)。即便接受這個條件,豐臣秀吉也沒有再提明、日通商貿易之事。

>同倭密以答曰: “先聲二十九日已到, 將帥等諱不發言, 時未傳布矣。 汝若漏通他人, 則我必死我將之手, 愼勿輕傳。” 仍言曰: “調信入歸關白前言曰: ‘王子率來, 決不可爲。 雖發兵, 終不得成,奈之何? 雖以書幣,大臣通信, 猶可爲之乎?’ 關白答曰: ‘王子招致,實所勢難, 則以此修好,亦似無妨雲。’ 調信已爲回程, 不日來此, 來則定約相好之事, 卽爲撤兵之計矣。

但由於朝鮮根本沒有答應派遣大臣渡海到日本、獻歲幣,只是小西行長單方面的構想,所以豐臣秀吉沒過多久就發現問題了,勃然大怒之下決心發動二次侵朝戰爭。

>慶尙右兵使金應瑞馳啓曰: “本月初六日, 要時羅出來宜寧, 求見臣, 臣七日, 自山城下去, 問其來由, 則答曰: ‘平調信初二日, 來到釜山奇別內, 調信入歸, 則關白雲: 「朝鮮王子送否?」 調信答曰: 「王子決不可致。」關白曰: 「然則以何事講和乎?」 調信曰: 「若以歲幣大臣, 通好則事可成矣。」關白初以爲然, 後日更問曰: 「朝鮮已許汝來言乎?」 調信未知朝鮮之肯從, 恐有後患, 以實答之, 關白卽大怒曰: 「如此不實之事, 棄陣來問於我? 汝罪當斬。」 卽令諸將, 速爲渡海。

但在第一次蔚山之戰後,豐臣秀吉又回到了老樣子,授意加藤清正與朝鮮重啟談判,不過這一次的要求更加低了,只是要求朝鮮道歉,就可以結束戰爭。一直到他死為止,與對方的談判條件都是如此。而對於與明貿易通商一事,在整個慶長之役,豐臣秀吉就幾乎已經沒有提及過了,將其作為結束戰爭的要脅之道。

從當時的史料來看,對豐臣秀吉在意的議和條件進行排序(他認為的重要程度次序),是這樣的:

1、明朝與日本通婚,大明公主(或者大明美少女)送到日本。
2、將漢江南的朝鮮半島南部四道(實際上是三道半)割讓給日本。
3、朝鮮王子一人、大臣二人渡海到日本侍奉太閣(表示朝鮮向日本臣服)。
4、朝鮮大臣渡海到日本(而非地位低下的小官)、朝鮮向日本獻歲幣。
5、朝鮮向日本道歉。
6、恢復明朝與日本的勘合貿易。

也就是說,對於恢復明日通商這條,豐臣秀吉並不是最看重的。甚至在其價值觀排序中,屬於最靠後的。在文祿之役,豐臣秀吉最堅持的議和底線是明日通婚和朝鮮割讓四道,而堅持通婚的程度超過了要求割地(但是明朝主和派勢力在國內巧妙地以封貢議題代替了他們隱匿的秀吉這些苛刻要求)。在慶長之役,豐臣秀吉一直堅持的則是朝鮮王子渡海(一度退讓、妥協,只要朝鮮大臣渡海、獻歲幣也可以),幾乎沒有喊過要實現明、日通商的口號(寧可只接受朝鮮道歉作為結束戰爭的條件,也不提明、日通商貿易的事情)。所以說,在豐臣秀吉的價值觀排序中,通商從來不是第一選項。現在有些說法認為豐臣秀吉發動侵朝戰爭,本質上是打一場通商、貿易戰爭,試圖融入明朝的朝貢體系,更是大錯特錯的。一切立論從史料出發,而從當時的史料上看,豐臣秀吉確實就是沒有過這一思想。

(゚∀゚)<: 原文真的是大明美少女? (o0UL7JPo 19/07/31 14:06)
(゚∀゚)<: 我大萌终其一朝276年,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gi252rPk 19/07/31 14:24)
(゚∀゚)<: 當年進獻美女就是臣服的象徵啊 (lsYkuYl6 19/07/31 17:08)
(゚∀゚)<: 原來是日本女子幹到沒興趣想幹明朝公主的猴子思想才是戰爭主因 (JJsH/0Yw 19/07/31 17:28)
(゚∀゚)<: 猴子超級無敵好色大概沒有人不知道 (e4EYDXyo 19/08/19 19:58)
無標題 無名 ID:yEVdCv3.No.61238回報推文

轉貼一則回復

小西行長:大明美少女和朝鮮割三道半,太閣大人認為哪個比較重要
豐臣秀吉:大……大萌美少女……!(顫抖)

--

說正經的,豐臣秀吉一輩子最缺的就是合法性,在當時的背景下就是高貴血統帶來的合法性,娶明國公主也是一種獲得合法性的方式,和這相比朝鮮的幾個道算什麼

無標題 無名 ID:N08feqFsNo.61241回報推文

幹發達國家的高貴女人果然自古以來都是男性的一貫意淫.
現代人反而覺得日韓女比大陸女高級,連妓女價錢都收得比較貴,
看來國家富強了就是女人都忽然會在外國人眼中多了點吸引力.

所以總是有些左派覺得國家強不強跟個人沒關係,
真是信美國那套信得腦子都是洞.

無標題 無名 ID:Sdz0coL2No.61242回報3推文
>>No.61241
別胡扯了,唐朝時中國夠強盛吧?自信心夠強吧?
詩人寫的都是幹胡姬,你看誰寫過幹昆侖奴的?
(゚∀゚)<: ……你看清楚我寫甚麼再說 (N08feqFs 19/08/25 14:00)
(゚∀゚)<: 詩人幹胡姬就像現在白人來台灣幹台妹啊,異國風情的easy woman why not? (YR5ViAX6 19/08/29 03:47)
(゚∀゚)<: 自卑心暴發就像上面那個樣子啊... (AvQ6rtBU 19/08/30 08:43)
無標題 無名 ID:4xOhgvJINo.61249回報1推文

當年鄭成功寫信向日本求援軍反攻大陸
台灣人這一等等到1895年日本皇軍才徐徐來到

(゚∀゚)<: 這放到大陸就是地獄詪了 (hcV5FKVI 19/09/01 13:05)
無標題 無名 ID:FycspvXoNo.61250回報1推文
>>No.61249
訓練時間200年。
(゚∀゚)<: 這時間線大慨是civ (IVJXNsvI 19/09/02 10:48)
無標題 無名 ID:1Mt80a1gNo.61253回報推文
>>No.61249
遲到總比不到好(?
無標題 無名 ID:MqjoJ3JcNo.61266回報推文

古代那些和親的故事,從來不是皇帝女兒去和親的,唐朝的文成公主和金城公主是宗室女,就是同族裡面選個姑娘,給個公主名分,就嫁過去了。這還算實誠的,王昭君根本就是個姓王的宮女,連公主名分都不給,只加個“昭君”的頭銜,人家單于也歡歡喜喜娶回去當閼氏了。

還有更簡單的操作,人家可汗現成的老婆,皇家給個公主的名分,就算可汗是女婿了。也省得送個公主過來跟你家大老婆爭風吃醋,皆大歡喜。

那些單于可汗們才不在乎皇家嫁過來的是誰,在乎的是一個名分,有這個名分建立一種政治關係。

清朝倒是把真公主嫁給那些蒙古王爺(另外還有吳應熊),這些王爺們平時都住在北京城裡,偶爾去封地轉一下而已。這些都已經是臣子,已經不算和親了。

>我大萌终其一朝276年,不和亲,不赔款,不割地,不纳贡,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死

無標題 無名 ID:K/qC/ru2No.61268回報推文
>>No.61266
唯一貨真價實的「和親」就是宋朝靖難那段,
把宋高宗的母親跟姐妹都搶了回國,不知給他製造了多少個新的弟弟妹妹.
無標題 無名 ID:rAgr0Ey2No.61277回報推文

議和這事說起來挺難,因為明末明人的心態不太正常。

明初洪武永樂國勢太強,周邊一個敵手都沒有全被幹趴下,集體喊大萌爸爸。這導致明人有了天下唯我獨尊的心態:

“我朝國勢之尊,超邁前古,其馭北虜西蕃,無漢之和親,無唐之結盟,無宋之納歲幣,亦無兄弟敵國之禮”

這話是明人說的,這段話基本將明朝的外交空間壓縮到最小,使後來的人不敢越雷池一步,形成某種意義上的“政治正確”。

和親,結盟,歲幣,兄弟敵國之禮…古代國與國之間幾種常見的關係都被否定了。那還有什麼?

只剩一個選擇,跪下來唱征服!

洪武和永樂確實也用實力做到了讓周邊集體跪下來唱征服,但是子孫後代就不一定了。

明初國勢強,不代表一直強,尤其是到了明末國勢衰弱至極。明人的心態卻一直沒能被調整過來,一直中央大國的心態看待周邊。

再加上宋朝的反面典型案例,讓明人一談議和就拿宋朝做反例,沒有人敢於擔當,深怕落一個賣國賊秦檜的名聲。


無標題 無名 ID:OYIoiZmwNo.61275回報推文回應

到這時為止,拿破崙已無法指望在海上擊敗英國,他以一種典型的陸權戰略作為替代:向被他擊敗的普奧等國頒佈敕令,並與俄國媾和,構建一個大陸封鎖體系。

該體系的實質是使歐洲大陸這個最具分量的單一市場對英國關閉,令後者賴以生存的遠洋貿易因缺乏市場而萎縮;大陸封鎖同時還將切斷英國最經濟地獲得某些戰略性資源的通道,長此以往,英國的國民經濟將會崩潰。

但拿破崙忽略了一項關鍵要素:在關閉對英進出口通道的同時,法國本身並無能力為各國提供替代性產品,基本上只是一架軍事動員機器的法蘭西帝國也無法組織和運作如此龐大的封閉市場;各國為自利起見,勢必對封鎖令陽奉陰違。

偏居一隅的俄國尤其令巴黎無法約束,到1812年,拿破崙最終決定入侵俄國,把俄國這個側翼大陸強國拉到了舞台中央。

無標題 無名 ID:vjVnm9/2No.61276回報推文

(前略)並與俄國媾和,構建一個大陸封鎖體系。

該體系的實質是使________這個最具分量的單一市場對___國關閉,令後者賴以生存的遠洋貿易因缺乏市場而萎縮;大陸封鎖同時還將切斷___國最經濟地獲得某些戰略性資源的通道,長此以往,___國的國民經濟將會崩潰。

但________忽略了一項關鍵要素:在關閉對___進出口通道的同時,___國本身並無能力為各國提供替代性產品,基本上只是一架軍事動員機器的________帝國也無法組織和運作如此龐大的封閉市場;各國為自利起見,勢必對封鎖令陽奉陰違。

偏居一隅的俄國尤其令________無法約束,到________年,________最終決定入侵俄國(下略)


轉轉轉轉轉轉轉貼 無名 ID:MqGHKICgNo.61270回報推文回應

“民主化前期由自由主義者推動後期由社會主義者推動”。

自由主義希望限制王權,但不是單純的為了限制王權,他之所以希望限制王權是因為君主掌握的權力不為他們服務。所以實際上自由主義者對待君主權有兩種態度,一種是乾脆摧毀君主制,這是在自由主義者力量足夠的情況下。另一種就是讓君主權為自己服務,或者是在自己能夠接受的限度下與皇室、貴族分享君主權帶來的好處。

無論是摧毀君主制還是脅迫君主,自由主義者都需要展示自己的實力。但體面的布爾喬亞是無法構成足夠的力量的,所以他們就需要“人民”來説明自己。這種幫助在歐洲大陸體現為革命裡的武力。在英國體現為選舉改革裡人民的持續鬥爭。

而且這個時期自由主義者和人民有一個很關鍵的共同利益,那就是反對關稅。今天的自由主義反對一切干預經濟的行為,既反對稅收也反對福利。而在古典自由主義時期國家根本不搞福利,所以他們唯一的敵人就是稅收。

這個時期的君主權是為貴族服務的,而歐洲各國的貴族都是地主,他們都要在這個時期不斷發展的運輸革命面前捍衛自己的利益。比如19世紀上半葉對地主衝擊最大的是輪船,殖民地糧食湧向歐洲,尤其是湧向英國,這就衝擊了英國地主的糧食。所以一貫以自由貿易自居的英國,在1815年搞了《穀物法》,這種貿易保護是無差別的,對人吃的小麥和黑麥,還有喂馬的燕麥和大麥都徵收高關稅。

這種高關稅給人民帶來的痛苦是顯而易見的,便宜的殖民地麵包沒有了,只能吃國產黑麵包,甚至拿喂馬的燕麥來當早餐。對布爾喬亞帶來的痛苦也很明顯,他們的糧食生意被高關稅衝擊了,他們喂馬的大麥和燕麥還被窮人拿去吃了,馬車還要繼續坐,就跟成品油價格只升不降是一樣的。這時候如果有人站出來指著關稅喊“稅就是賊!”那布爾喬亞和下層階級其實是非常有共同語言的。

基於這種共同的反對關稅的怨恨,布爾喬亞和下層階級建立了同盟。人民跟在他們身後,所以他們要求貴族尊重人民的呼聲。為了讓大家聽到人民的呼聲他們主張擴大選舉權。這就是自由主義者鼓吹選舉權擴大的時代。

1815年的《穀物法》的另一個後果是,既然成品油價格只升不降,那麼物流成本自然也就居高不下,這時候就有人問能不能用我們英國便宜的煤來代替汽油不對是代替燕麥呢?

當然不能拿蜂窩煤喂馬,但煤可以用來燒水,帶動蒸汽機。如果蒸汽機能夠驅動馬車那該有好?於是一個叫史蒂芬孫的人真的就做到了這一點,1815年《穀物法》通過,1825年他就成功的展示了旅行者號。這玩意在接下來的幾十年裡進一步要了地主的命。

殖民地糧食的優勢說到底就是殖民地的地價便宜,海上運輸也便宜。可其實歐洲地價便宜的地方多得是,並不一定比殖民地差多少。鐵路的興起讓這些歐洲腹地的糧食一下子湧現在世界各國的市場上,先是普魯士糧食佔據了德意志糧食市場。然後俄國開始修鐵路,當俄國糧食後來居上的時候,全歐洲的地主都撲街了。

這就導致新一輪關稅保護。原本奉行自由貿易的德意志,現在毫不猶豫的搞起了關稅壁壘。連鐵杆盟友奧匈帝國的豬肉也不許進口,因為窮人吃多了豬肉對身體不好。

這時候民主化運動就開始出現了分化,本來新一輪的貿易保護面前,布爾喬亞應該和人民並肩作戰的,如果這樣民主化運動就會始終和自由主義者結合在一起。但是他們的工廠也出了問題。

在市場很大供給卻微不足道的十九世紀初,自由貿易是可能的。因為大部分國家的基本工業都少的可憐。在整個德意志的鋼鐵業還停留在鐵匠農閒的時候賒一些生鐵自己打造成錘子、鉗子、剪子再賒給小販去賣的年代,英國貨來多少都不足以威脅到德國鐵匠的生存。因為他們當時大部分人都有自己的土地,他們的主要收入是種地,打鐵不過是賺點外快。

但是隨著歐洲各國紛紛進入工業化時代,初級產品大家都有了,這時候英國機械化大生產帶來的廉價工業品的衝擊就變得可恨了。1848年曾經堅定的相信世界大同的布爾喬亞這時候發現在質次價高的自己的產品和價格低廉的外國產品之間,他們唯一的保護傘就是“愛國心”但這玩意其實一錢不值,誰也不比誰傻。英國布便宜,你跟我們鄉里鄉親?我買你一次買你兩次,但第三次我還是買英國貨。

這些同胞沒覺悟,沒有愛國心怎麼辦?有困難找國王陛下的政府咯!你們想對糧食收關稅,1848年以來我們在議會裡有票數的。你們不替我們搞工業保護,我們就不許你們對小麥和黑麥搞農業保護。反過來你們幫了我,我就幫你們。

於是一拍即合,所以到1880年代,歐洲各國紛紛進入保護貿易時代,資本家為了保護自己的產品,忍受了高價的國產白麵包還有高價的國產牛肉。地主為了賣國產良心肉忍受了質次價高的國產工業品。大家各有得失,只有下層階級,既要忍受質次價高的國產工業品還要必須用過去可以買俄國白麵包的價格去買國產黑麵包。

於是反對關稅再也不是布爾喬亞和下層階級的共同戰線了,擴大選舉權也不是布爾喬亞擴大自己聲勢的手段了。這時候無論是地主還是布爾喬亞都明白“讓這些窮棒子進來對我們都沒有好處。”所以大家都遵循了一個共同的遊戲規則,那就是有限選舉權。

只有一夥人決心破壞大家心照不宣的潛規則,那就是社會主義者。社會主義者實際上是從自由主義者分化出來的。無論今天“保守主義者”怎麼正本清源,社會主義運動實際上都是激進自由主義的發展。1848年革命的第一階段是兩個階級團結在共同的旗幟之下的階段。但這個階段之後下層階級依然沒飯吃,於是他們要求生存權。為了保證他們的生存權,法國政府設置了國家工廠。但為了給國家工廠發工資,共和國也設置了更高的稅。這就威脅到了布爾喬亞“神聖的財產權”。

當盟友的生存權威脅到自己的財產權的時候,自由主義者們馬上看出了君主的可愛。這就是1848年秋天歐洲君主制的回潮。之後自由主義分裂成兩派,一派主張為了財產權和君主妥協,另一派為了和君主制對抗而犧牲財產權,這就是社會主義。

只有社會主義繼續敵對君主制,成為這個時期人民的旗幟和選舉權擴大的推動者。而對自由主義者來說他們擴大選舉權的全部目標都已經實現了。他們和君主分享了權力,關稅現在既服務於他們也服務于地主。

唯一的例外是英國自由主義者,他們依然是世界第一大工業國,雖然面對美國的衝擊,他們當中很多人已經感受到了威脅。但更多的人堅持自由貿易,1846年以後英國既廢除了穀物法放棄了對地主的保護也放棄了對工業家的保護。英國進入一個墨守自由貿易的階段。

所以英國的社會主義者和英國的自由黨的關係比其他國家的關係要融洽的多。其他國家在19世紀下半葉就發生了自由主義左右翼的分裂。而英國自由黨卻和工黨聯盟維持了長期的執政。英國自由黨的分裂也是一個有趣的問題不過不在這個問題的範圍之內了。

www.zhi@@hu.com/ques%%tion/345411581/answer/825478652


轉轉轉轉轉轉轉貼貼貼貼貼貼貼 無名 ID:UeDj4KtoNo.61262回報推文回應

【民族主義】對剛走出封建社會的西歐而言,是一種強大的拉人頭工具,這種現實意義,是需要反復強調的。這種意識形態是反抗基督教這類普世意識形態,又積極模擬它們的,包括神話、符號和沒來由的熱忱。對大帝國而言,並不需要擴充人力來源,當然不具備這種以族群為中心的統治論基礎。下面,可以講講歷史上的中外和華夷概念了,換言之,這些說法究竟是不是民族主義?

首先,大家都知道已知的【中國】一詞出現於何尊的銘文【宅茲中國】四字(反映了奧塔庫文化之源遠流長,誤),這裡強調的重點是“中”而非“國”。大部分歷史時期的中國人都不存在類似今天的國家理念。

“貴中”是古代中國相當顯眼的一個文化特徵,但這並非中國獨有,而是普遍存在的文化現象。因為人類文明有著相似的薩滿底層,那末,空間觀念也基於薩滿宇宙。這一結構即以宇宙山或通天樹為中心,將世界分作上、中、下的縱向結構和分為東、南、西、北、中的橫向亞字形結構。五方之中,由於【中】能連結四方,所以最為尊貴。各民族都會認定自己所居住的空間為“中”,這個無所厚非。

在貴中思想的指導下,位於華北的主體民族創造了一種設計感非常強的族群理論,即世界由中夏和環繞他的東夷、西戎、南蠻、北狄構成,這一理論貫穿了大部分古代史。儘管人是流動的,但方位與概念不會流動,如犬戎這頂帽子能一直扣到西羌和吐蕃頭上,這不止有真實的文化聯想,更多的則是概念套用。這一經典結構不可顛倒,也就是它對應著一種不可改移的宇宙秩序,像希臘人追求的天體運動軌跡一樣是完美的、必須完美的。在這一空間結構當中,夷狄居於四方,中國居中,限隔山海,夷狄於中國的互動是通過朝貢,而戰爭是從中到外,不能從四方到中心,這不僅是現實意義上的倒錯,更是對宇宙秩序的破壞。因此夷狄侵中被視為天災地變的同類現象。而夷狄與中國之間是怎樣一種政治關係呢?

【國】一詞本身指商周時期的城邦,戰果時人追溯的古國則為原始酋邦。【家】則是封國之下的政治實體,並非今日家庭之家,卿大夫奪權,即化家為國。先秦稱國,通常只稱地名,絕少綴上“國”字,他們口中的國是與野對應的。至戰國時,城邦與郊野的界限打破,這種早期邦國的意義消失,開始朝更寬泛的政治意義流動,即包含封國山川與人民的政治全體(本質上依舊屬於天子,後面會提到)。【國家】一詞於此時出現,指相當於今日國家內的統治集團,此意義延續至晚清,例子如著名的《赴戍登程口示家人二首》。而隨著【國】這一概念的擴大,原來不具備城邦的夷狄,在秦漢後也獲得了封國的待遇。它們被視為另一種非中夏式的國家,其中部分依中原的冊封與賜印被納入中國的統治體系。

這樣,可以發現,這種政治結構裡有中外華夷的區分,但並不存在一個政治層面的文明—野蠻對抗結構。比如漢,漢帝國內的王國與漢外小國都屬於類似性質的國,在它們之上則是由天子統治的普世帝國。這個政治理念直接繼承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周天子對一切空間範圍內的人類均擁有權力。這種權力在理論上是無限的,但實際上,它弱化為一種更為柔軟靈活的【五服】制度。在這種普世君主觀念下,夷狄與中原王朝的對抗,更多被視為地方對中央的反抗。如果不能直觀理解,可以看看各類民間戲曲中的番邦戰爭,就被一律說成造反,就是這一觀念根深蒂固的反映。

而這種政治結構裡有沒有類似近代的國家觀念呢?可以說有,也可以說沒有。中原與四夷不同,這個顯而易見,彼此是不同的國,有空間及語言風俗的區分。但此處的國也只是普世帝國下等級不同的兩個部分而已。最接近近代國家概念的是【朝】,而朝在這裡更接近同一普世帝國中的領導集團換屆。其組織原則是基於天命與五德革命說,而非像近代民族國家那樣以族群為負責對象,他只對普世帝國與人類秩序負責。這種國家觀在十九世紀後受到衝擊,開始了漫長的自我否定與轉型……

將國家偶像(アイドル)化的文化來自歐洲,以視覺化的女體形象展現人與祖國的關係。而祖國,也即帕特里亞一詞則是源自男性族長的武斷權力,是與女性絲毫無關的。女性化的國家概念實際上正是這種武斷權力的生成物,因為女神是對官方文化的創造者,男子而言的他者與所有物。女神形象的祖國恰恰是封建國家成為集權國家前後普遍出現的。

www.douban.com/people/67226986/status/2623195239/


無標題 無名 ID:h6cW88lUNo.61259回報推文回應

為何明朝會有正德、嘉靖、萬曆這樣的奇葩皇帝,清朝沒有? zhi%%hu.com/ques%%tion/53482226/answer/812736068

主要是政治體制不太一樣

明朝政府一般的運作方式是,某地發生什麼事情,官員上書給朝廷,內閣先把這個奏摺(當時還不叫奏摺,奏摺是清代開始以後得稱呼,為了方便看懂後面都用這個稱呼了)看了,因為皇帝一般行政經驗比較少,而內閣正是皇帝的助手,所以內閣票擬了幾個建議,條陳出這個事情應該怎麼做,一般這種問題都是怎麼做的,給皇帝提供決策依據。

比如遇到某地發大水了,內閣根據以往的慣例,以及這次災情的大小,還有當地的一些情況,給出各種策略,一般這種策略都是內閣幾個人商量完了,總結出來的共同結果,然後呈給皇帝,皇帝在內閣建議的基礎上,用紅色的筆寫一下自己的最終的意見,蓋上玉璽,然後下發給政府相關部門執行。如果幾個閣老有相對不同的意見,那麼一般由皇帝來拿最後的主意,但是如果內閣大臣形成了統一的意見,一般也就直接根據這個意見來了。(皇帝如果特別聰明,對於行政特別內行的話,不太會讓內閣團結起來,或者即使內閣團結起來,皇帝本人也會提出不同的意見,但是如果皇帝相對平庸,會被內閣牽著鼻子走)

有的皇帝比較懶,就不自己動筆,自己口述,讓太監們代寫,久而久之,就連口述也不願意了,讓內閣自己跟司禮監商量著來,除了重大事件不要來打擾自己,於是太監就利用這個批紅的權利了,太監如果不批紅,事情就辦不了,所以又開始了新一輪的鬥爭。因為明朝的太監沒有兵權,自己所有的權勢來源於皇帝,所以一般會對皇帝非常忠心,皇帝撤換起來也非常容易,只要控制了朱批和玉璽,內閣怎麼也翻不了天,因為政府公文沒有這兩樣就是不合法,其他人不認。這種制度能夠讓皇帝緊緊掌握大權而且自己本身還不太累,可以有時間遊山玩水,做木匠活,數錢玩,煉丹,修仙,調戲李鳳姐。

但是清朝的制度跟明朝的很不一樣

清朝政府的運作方式很長時間表現是這個樣子的:有人給朝廷上書,這個奏摺是直接呈給皇帝的,皇帝看完如果覺得不滿意,就扔在一邊不管了,這個叫做“留中不發”,如果覺得寫的不錯,就批示一下,如果不清楚,就招大臣來問問,但是大臣來之前是不知道發生啥事的。商量好以後,然後下發給內閣,讓他們照旨辦理。相比較明朝,皇帝成為了行政的中心,雍正後期設立軍機處,內閣被直接架空了,軍機大臣跪接聖旨,只是一個傳遞的機關了,而沒有實際決策的能力。

這種做法讓皇帝非常累,也沒有時間玩耍,除非有人幫他批,可是一旦這樣做了,也就手中無權了,清朝皇帝又不利用太監,所以一般都是自己兢兢業業朱批。而且,由於皇帝長於深宮婦人之手,給他上課的老師都是一些老學究,實際行政能力和經驗都相當有限,所以清朝政府的總體決策水準,從今天的角度來看,確實比較堪憂,特別是表現在社會動盪的時候,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咸豐帝,咸豐帝總是被人糊弄,自己還不知道問題在哪,所以奏摺裡面淨是些沒屁用的廢話,要不然就是唱高調,或者引用些儒家經典的原文,一點地氣也不接,對於真實的事件沒有解決的辦法,也提不出好的意見,真正的問題處理基本靠各地方大員自己定。咸豐還經常把從這處聽來的方法教給另外一處,現學現賣,立個賢明的人設,其實一塌糊塗。

如果讓所有官員都給皇帝上書,皇帝非累死不可,所以只有很少的官員能夠給皇帝上書,別的官員只能讓別人代呈,因為是皇帝直接看,有的上書就很像信,比如曹寅給康熙皇帝寫的很多奏摺,寫自己在江南的見聞,還有自己家裡的很多事情,曹雪芹的父親後來也可以給皇帝上書,光知道彙報工作上的事情,還被康熙批評了,說你應該多說說自己家的事情,如果不介紹這些,我們兩家人的關係就遠了,我們兩家不僅是工作關係,還有別的關係。

一般清朝的皇帝都會面臨著批奏摺的痛苦,每天都是批不完的奏摺,幾天不批奏摺就會堆積一大堆。清朝名聲最不好的皇帝,咸豐,最開始也算是兢兢業業,但是被洋人整,被官員整,被太平天國整,被弟弟整,所以後期的咸豐就開始放飛自我了,他的奏摺部分是自己看,但是很大一部分是讓慈禧幫他看,慈禧於是學會了如何批奏摺,比如在奏摺上掐手指印標注,這些以後慈禧用上的技巧,都是咸豐皇帝教的。慈禧幫著皇帝批奏摺,咸豐於是有時間在頤和園玩”五春爭寵“(五春裡面也包括慈禧,當然是在慈禧不批奏摺的時候才能和皇帝玩耍了)、看各種各樣的京劇,據說,咸豐皇帝自己也能唱上幾段呢,這個直接造成了慈禧以後也沉迷於京劇,京劇也從地方戲曲一躍成為國粹。

而同樣不用批奏摺的同治皇帝,也沒見得比明朝那些皇帝好到哪裡去,各種野史裡面記載,恭親王的兒子帶著同治皇帝出宮玩,當然野史說同治皇帝去了八大胡同,還得了梅毒啥的,大家聽聽就得了,但是即使沒有逛那種地方,隨便的化妝出宮也算不得什麼光彩的事情。

由此可見,有人幫你幹活,你的位置還十分穩固,你會選擇怎麼做?當然是自己玩啦,如果根本沒有機會玩,當然只能工作啦,有人幫你幹活,你也會玩的很瘋狂。

這是制度決定的,並不是明朝皇帝都素質比較低,或者天生就喜歡荒淫啥的,我最見不得把制度的問題歸結於某個人的道德品質。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