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表單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驗證碼
  • 可附加檔案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大小限制:3072 KB。
  • 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發文間隔時間為 30 秒;貼圖間隔時間為 30 秒。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348014 KB / 1313072 KB

  • 本板板旨為討論學術上的歷史,討論範圍限定於歷史學、考古學。欲發表其它如各民族的語言與文化、各國政治話題者,請洽其它相關板發文。
  • 發文時請務必理性,不得使用任何有歧視及侮辱意味之言詞,必要時請提供明確的學術出處。
  • 主題不在本板討論範圍者,將刪文處理。連續發表多篇主題相關文章,或他板複製文者,予以鎖文、強制sage處理。
  • 簡體中文使用者請發揮舉手之勞,將文字轉換為正體中文,避免造成其他島民閱讀困擾。


暴論 無名 ID:/VJKWOvANo.58923回報3推文回應

作者明智憲三郎是明智光秀的後代(自稱)

作者通過查找當年日本各地日記中天氣情況等資訊,認為之前各種關於本能寺之變的假說都是站不住腳的,真正的事實則被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等人掩蓋了。

本能寺之變實際上是織田信長主動與明智光秀密謀殺德川家康。結果明智光秀覺得信長統一日本後自己一定會落得兔死狗烹的下場,而且信長已經準備用“入唐”這樣畫大餅觸動光秀等人的實際利益了,所以光秀選擇和德川家康暗中溝通好,聯合起來做掉織田信長。

然而織田信長、明智光秀、德川家康所有人的這一系列秘密豐臣秀吉一開始就掌握了,所以在本能寺之變前豐臣秀吉早就準備後收拾殘局了。結果光秀殺完織田信長,德川還沒來及出兵,豐臣秀吉就迅速結果了光秀,然後利用道義優勢整合信長的各部。

德川家康和秀吉在雙方資訊不對稱的條件下達成了默契。對秀吉來說,他肯定不會說出自己知道光秀和家康的陰謀,這樣自己的道義優勢就不存在了。對家康來說,光秀潰敗,如果公佈事實,將導致自己必須單方面面對信長的舊勢力,而沒有了和談的餘地,這樣幾乎就是把自己往死路上引。

(゚∀。)<: 啥?本能寺之變不是因為千利休為了推廣自己的茶道理念而聯合猴子借光秀的手幹掉信長的嗎 (XmmmDY02 18/07/20 02:10)
(゚∀゚)<: 不管怎麼說光秀都有與其他人串通的...只是不知道是串通誰 (8IRLQB0c 18/07/20 10:02)
(゚∀゚)<: 光秀誰都有可能串通.包括秀吉在內.畢竟戰國下剋上是常態.並且明智是美濃守護土歧家的分支但信長的織田是尾張的守護代而已 (JEnXw5S. 19/05/15 10:52)
無標題 無名 ID:4L2cYW7wNo.60909回報4推文

詳細的吐槽 https://tieba.baidu.com/p/5721507563

神論一:光秀謀反因為信長要“入唐”?

第一個觀點就已經是處於薛定諤的貓狀態的問題了。信長或許有過入侵明朝的想法,但他是否真的會在統一日本後實施,大概只有天知道了,畢竟信長已死,死無對證。但作者就拿著西方人寫的那點可憐推測史料就判定,信長一定是要實施“入唐”戰略的,光秀是一定知道信長的計畫的,信長實施計畫,則明智一族是一定要滅亡的……黑人問號三連,這都什麼邏輯,毫無證據的意證法,證據基本是作者的想當然。

神論二:信長要在本能寺殺家康?

本書所有的立論幾乎都基於這個論點,作者認為信長要殺家康,從這裡開始為了證明這個觀點,作者騷話頻出。

憑士兵的猜測當定論:因為有參加過本能寺之變的明智方士兵回憶錄說當時沒想到是殺信長,以為是去殺家康的。於是作者就當成什麼決定性的證據一樣論證信長一定是想要殺掉家康的,因為這是但是眾說周知的事(再次黑人問號)

拜託,士兵的話不過是對軍隊反常行動的一種猜測啊,殺家康不過是他的猜測!猜測!猜測!(三遍)到你這裡成定論了,就算士兵沒說謊,這能當什麼證據?普通足輕知道什麼鬼東西?要是連普通足輕都知道信長有這樣的計畫了,大概全天下都知道了,信長還演什麼?

神論三 信長在本能寺只有少數人是為了演戲?

我提到了信長在演,因為作者認為信長帶少數人是為了演戲,因為家康隨從有三四十人,信長隨從有二三十人,雙方預定要在本能寺會面,信長劇本是指責家康要謀反,然後恰巧(?)入京的明智、細川、筒井的軍隊鎮壓謀反,因為開始時信長人數少於家康,所以世人不會認為是信長一開始就要殺家康,借此矇騙世人(什麼邏輯?)

要殺家康需要演這種拙劣的戲嗎,家康上洛時就已經等於把命交到信長手裡了,演什麼演?信長這麼在意世人評價?而且這劇本如果成真,世人也只會認為是信長事先策劃好的,根本不可能分散輿論。而且作者的猜測有個致命弱點,細川、筒井的軍隊並沒有按計劃到達,細川作者還可以解釋說是細川藤孝故意的(在作者的胡扯裡細川藤孝是光秀謀反同謀)請問筒井沒有到是什麼情況、他接受信長的命令不執行不怕信長怪罪?信長如果真有這個計畫,信長會不叮囑筒井要按時入京?

(゚∀゚)<: 1.畢竟信長可是曾把光秀的領地從丹波重封到還不屬於織田家的出雲...雖然推論而言是不太合理但是不能完全否決 (JEnXw5S. 19/05/15 10:04)
(゚∀゚)<: 況且秀吉後來也有"入唐"的想法與朝鮮戰爭.如果他是分封也好還是貫徹信長的理想也好也不能否認信長"入唐"的可能性 (JEnXw5S. 19/05/15 10:06)
(゚∀゚)<: 2.信長想殺家康不是完全沒有可能也不是沒有跡象.畢竟在三年前信長才逼家康殺了正室築山殿與長子信康.這時家康其他的兒子都很年幼.殺了家康可以再玩一次松平被今川奪勢的遊戲 (JEnXw5S. 19/05/15 10:31)
(゚∀゚)<: 不過剛剛重新看了一下...光秀改封出雲的記載似乎不實 (JEnXw5S. 19/05/15 10:46)
無標題 無名 ID:4L2cYW7wNo.60912回報2推文

神論四 光秀謀反計畫很早就有?

這種東西都搬上來了……如果光秀真有這樣的行動,我懷疑他怕不是滿世界告訴別人自己準備謀反了吧?也虧的三四個月都沒人告密,沒人(所謂沒人也就是信長了,在這份知情名單裡作者已經拉上了德川家康、細川藤孝、羽柴秀吉、長宗我部元親等人)知道。

(゚∀゚)<: 光秀會有叛亂的想法應該是在被信長改封到出雲之後吧? (JEnXw5S. 19/05/15 10:34)
(゚∀゚)<: 剛剛去查了一下似乎沒有改封出雲的這件事 (JEnXw5S. 19/05/15 10:46)
無標題 無名 ID:4L2cYW7wNo.60913回報2推文

神論五 細川藤孝是同謀?

怎麼說服?這樣?
光秀:老親家 我準備殺掉信長 請幫助我!
藤孝:好主意 我也這麼想 一起加油吧!

(゚∀゚)<: 細川是同謀應該只是光秀自己一廂情願的想法吧.畢竟光秀有恩於細川氏所以才會認為他們會幫助造反? (JEnXw5S. 19/05/15 10:39)
(゚∀゚)<: 細川藤在事件過後直接出家,哪裡是同謀啊??? (1jv6RkGE 19/05/18 00:55)

清宮禦膳那些事:皇帝一日兩餐,乾隆偏愛蘇杭菜 無名 ID:jSprMh4UNo.60904回報1推文回應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3336457 孫成德

歷代封建帝王的生活起居和飲食習慣是國家機密,宮廷之外的人無從瞭解。清代內務府詳盡地記錄了皇帝的起居飲食,形成了近兩億字的膳事實錄——《禦茶膳房》檔案,這是研究清代宮廷膳食制度、經濟生活和社會文化極為珍貴的歷史文獻,而在清代之前任何一個朝代都沒有留下這方面的檔案。從《禦茶膳房》檔案的視窗,或許使今天的人們能夠瞭解真實的清宮膳食制度和膳食演變,瞭解不同皇帝的飲食習慣和口味偏好。

皇帝一天兩頓正餐

那麼清廷皇帝一天吃幾頓飯,都吃些什麼呢?

根據清代典制的記載,皇帝每日兩餐,分別為“早膳”和“晚膳”,確切地說指的是正餐兩頓。在兩頓正餐之外還有若干次點心或零食。一天吃兩餐是北方民族的飲食習慣,這與北方的氣候寒冷、晝短夜長有關,而在南方生活的人大多一日三餐。從白山黑水走出來的滿族八旗貴族入主紫禁城後長期實行一日兩餐。到清末,宮廷裡接通電源有了電燈,才逐漸把兩餐制改為三餐制。

以乾隆三十年(1765)正月十六的禦膳為例:

>卯初二刻,請駕,伺候冰糖燉燕窩一品(用春壽寶盤金鐘蓋)。

>卯正一刻,養心殿東暖閣早膳:燕窩紅白鴨子南鮮熱鍋一品、酒燉肉燉豆腐一品(五福琺瑯碗)、清蒸鴨子糊一品、豬肉鹿尾攢盤一品、竹節卷(花卷)小饅首一品(黃盤);舒妃、穎妃、愉妃、豫妃進菜四品、隨送面一品、老米水膳一品(湯膳碗五穀豐登琺瑯碗金鐘蓋);額食四桌:二號黃碗菜四品、羊肉絲一品(五福碗)、奶子八品共十三品一桌,餑餑十五品一桌,盤肉八品一桌,羊肉二方一桌。

>未正,黃新莊行宮進晚膳:燕窩鴨子熱鍋一品、油煸白菜一品、肥雞豆腐片湯一品(此二品五福琺瑯碗)、奶酥油野鴨子一品、水晶丸子一品、攢絲烀豬肘子一品、火熏豬肚一品(此三品二號黃碗);後送小蝦米油火渣炒菠菜一品、蒸肥雞燒麅肉鹿尾攢盤一品、豬肉餡侉(原文如此)包子一品、象眼棋餅小饅首一品、烤祭神糕一品、琺瑯葵花盒小菜一品、琺瑯碟小菜四品、隨送粳米膳一品(湯膳碗五穀豐登琺瑯金碗)。額食七桌:奶子八品、餑餑三品、二號黃碗菜一品共十二品一桌,奶子二品、餑餑十五品(內有攢盤爐食四品)共十七品一桌,內管領爐食十品一桌,盤肉二桌每桌八品,羊肉二方二桌。

>酉初二刻,萬歲爺宮門升座,同王子、大人等看煙火盒子。看煙火畢還行宮,伺候肉絲酸菠菜一品、鮮蝦米托一品、醋溜鴨腰一品、鍋雞一品。

這一天總計:早點一品,早膳十一品、額食四桌,晚膳十八品、額食七桌,夜宵四品。膳單上經常見的“額食”又是什麼餐食呢?有的學者認為“額食”是擺著看的,使禦膳桌顯得豐盛。從檔案記載看,“額食”可以吃,不過把這些膳品放得離皇帝遠一些。

皇帝就餐時間相對固定但靈活性很大,這往往取決於皇帝本人的需要。一般情況,早上四點起床洗漱後,喝一碗冰糖燉燕窩之類的飲品。早膳在上午七點至九點,晚膳在下午一點至三點,時不時在晚上七點至八點增加一頓晚膳,如果皇帝某一天睡覺比較晚還會吃晚晌(夜宵)。北方的天氣寒冷,晝短夜長,晚清之前宮中沒有電燈,皇帝應該是早睡早起不貪黑的。從乾隆皇帝這一日的膳食時間表可以看出,皇帝除兩頓正餐外,還會有不定時的加餐,要求禦膳房隨時準備好,皇帝想吃東西馬上就能吃到。溥傑夫人愛新覺羅•浩所著的《食在宮廷》中記述,皇帝常常不固定進餐時間和地點,想用餐時禦膳房必須馬上供應。例如皇帝散步時,點心局要把許多點心和茶放在兩個圓籠裡,由五六個人擔著,跟隨在皇帝後面,皇帝只要說需要,馬上端上來,這是禦膳房挺頭疼的事。

皇帝每頓正餐的種類相對固定,一般有熱菜、鍋子、蒸食、熟食、醬菜、主食、湯粥和甜品。在節慶活動和時令季節有一些特殊菜品,如正月十五的元宵、八月十五中秋的月餅、五月初五端午節的粽子、九月初九重陽節的重陽花糕和臘月初八的臘八粥等。再如立春的春餅、穀雨的榆樹錢餅、立秋的秋葉面(面片湯)和冬至的餛飩等。還有宮廷特有的膳品,如“吉祥菜”是晚清才有的一種菜品,一般由四品大碗菜組成,每碗菜上用燕窩擺出一個字,呈現“萬壽無疆”或“福壽萬年”之類博得皇帝高興的話,類似今天生日蛋糕上用奶油書寫生日快樂的祝福。“添安膳”最早見於咸豐時期,盛行咸豐、同治、光緒、宣統四朝,融通滿漢禦膳,形式更加隆重,標準大為提高。

節慶時,皇帝的禦膳餐桌相當豐盛,但日常飲食也不是想像的那樣奢華。清初的飲食比較簡樸,康熙帝“不食兼味”,一餐之內只食一種類型的主要食材,如果這頓飯吃豬肉就只吃豬肉做的菜肴,不再吃禽類魚類的菜。到了乾隆初期,每餐也只有十八品,包括主食、醬菜和甜品。儘管禦膳餐桌上這樣多的菜品,皇帝吃久了宮中膳食也有吃膩了的時候。這和宮廷菜古板、遵循傳統有關。如菜品不許任意搭配,八寶菜必須用固定的八種原料,不許用其他的。再如主客關係不能顛倒,烹製雞鴨鵝等不允許加太多的調料,必須保持禽類食材的本味,調料品種相對固定單一等等。

清朝歷代皇帝始終保持著滿族飲食習慣。滿族人喜食豬、牛、羊、禽類、獸類及各種江河魚的肉,尤其嗜好豬肉;喜食豬油燒菜和口味偏鹹的醃菜、醬菜;喜食蘑菇、木耳等山珍和時令瓜果;喜食乳製品和甜食;主食以麵食為主,喜粘食。烹調方法有燒、烤、燉、煮、炒等。火鍋是滿族席中的主菜,據說風靡南北方的火鍋就是滿族等漁獵民族發明的,羊肉、豬肉、山禽肉、野獸肉皆可入鍋,配以酸菜、粉條等,熱氣飄香,味道醇厚。在清初努爾哈赤、皇太極時期,畜養與獵捕、種植與採集的收穫是宮廷主要食材,基本上延續了滿族的飲食習慣。順治入主北京後的歷代皇帝,隨著統治地盤的擴大和漢民族飲食文化的影響,他們的飲食喜好和口味逐漸豐富起來,尤其是乾隆時期越來越重視膳食的宮廷風味。

清宮膳食主要有三種不同風味。一是魯菜風味。明代遷都北京時的宮廷廚師大部分是山東人,清代入主北京後承襲了明代宮廷喜食魯菜的飲食習慣。二是滿族傳統風味。滿族飲食源于祖先半畜養種植半漁獵的生活,喜食豬、牛、羊肉和禽類、野獸類的肉,後經過清宮廚師不斷改良,從而推出一種種滿族特色的宮廷美食。三是蘇杭菜風味。皇帝巡視江南時,各地獻具有地方特色的餐食,南方各州府進貢宮廷的果蔬等食材,也使皇帝尤其是乾隆皇帝喜愛蘇杭菜。這三種菜系經過繼承和改良,構成了清代宮廷膳食體系。

清宮過年肉食當家

無論是皇家還是百姓過年都是無肉不歡。清宮裡過年最主要的活動是皇帝帶領皇后、嬪妃和皇子祭祖祭天,並舉辦家宴,而祭品和餐桌上都是肉食當家。

清初時,皇帝元旦(古時春節稱元旦)賜宴群臣還是肉食當家,相對比較實惠粗放,如《滿文老檔》中記載:天聰六年(1632)元旦大政殿筵宴的規模:每旗各設席十桌、鵝五,總兵官職諸員設席二十桌、鵝二十,共一百桌,備燒酒一百大瓶,煮獸肉宴之。

康熙皇帝曾把元旦筵宴的滿席改為漢席,據《聖祖仁皇帝實錄》記載:“元旦賜宴、佈設滿洲筵席、甚為繁瑣。每以一時宴會、多殺牲畜、朕心不忍。自後元旦賜宴、應改滿席為漢席。”

乾隆四十九年(1784)的除夕家宴,皇帝御用膳桌用了“豬肉六十五斤、肥鴨一隻、菜鴨三隻、肥雞三隻、菜雞七隻、豬肘子三個、豬肚兩個、小肚八個、野豬肉二十五斤、關東鵝五隻、羊肉二十斤、鹿肉十五斤、野雞六隻、魚二十斤、鹿尾四個、大小豬腸各三根”。皇帝一桌禦膳要用豬肉六十五斤,野豬肉二十五斤,還不算雞、鴨、鵝、羊肉、鹿肉、魚肉等,足見“肉勁十足”。

乾隆六十年(1795)正月初一晚膳:“鹿腸鹿肚熱鍋一品、燕窩山藥酒燉鴨子熱鍋一品、肥雞雞冠肉窩一品、山藥蔥椒雞羹熱鍋一品、托湯雞一品、羊肚片一品(此二品五福琺瑯碗)、燕窩燴鴨子一隻、清蒸關東鴨子鹿尾攢盤一品、烤肥麅肉攢盤一品、象眼小饅首一品、白糖油糕一品、年糕一品(此三品琺瑯盤)、青白玉無蓋葵花盒小菜一品、琺瑯碟小菜四品、鹹肉一碟、隨送粳米幹膳進一品(湯膳碗三陽開泰琺瑯碗,金碗蓋,金銀花線帶膳單,照常墊單)。”除了幾品小菜都是肉類菜品。以肉食、野味為主是滿族食俗和習慣,清宮年夜飯、團圓飯一直沿襲肉食為主的傳統,作為對滿族先祖的紀念和滿族文化習俗的繼承。

但是,皇帝除夕賜宴近臣和正月初一賜宴王公貴戚、外國使節卻以滿族點心、水果為主,好似新年茶話會。據《大清會典》規定,除夕、元旦、皇帝萬壽等用四等滿席,滿族臣子吃“滿席”,漢族臣子吃“漢席”。皇帝除夕午時在保和殿賜宴近臣,正月初一在太和殿賜宴王公貴戚、外國使節。清宮筵宴中,滿席分為六個等級,漢席分為五個等級,除夕和元旦宮廷大宴是四等滿席。四等滿席是“活人”能夠享用的最高等級的宴席了,因為高於四等滿席是為死去的帝后祭祀時所設。四等滿席的菜品有:四色印子四盤,四色餡白皮方酥四盤,四色白皮厚夾餡四盤,雞蛋印子一盤,蜜印子一盤,合圓例餑餑二盤,福祿馬四碗,鴛鴦瓜子四盤,紅白饊枝(子)三盤;乾果十二盤;鮮果六盤,分別是蘋果七個、黃梨七個、紅梨七個、棠梨八個,波梨八個、鮮葡萄十二兩;還包括一碟鹽,另外有小豬肉一盤、鵝肉一盤、羊肉一方。正月初一的大宴,雖然是皇帝請客,但是王公要掏錢。王公按爵位等級貢獻酒席所需要的酒肉,只有皇帝的禦膳桌由內務府開支。王公大臣參加皇帝宴請不在於吃什麼,更多地體現了一種身份和待遇。

但是清宮過年也有吃素不吃葷的時候,大年三十晚上要吃素餡餃子,意為吃隔年飯,新舊交替,秉承上蒼之意。平時葷菜當家,過年卻吃素餡餃子,這是為什麼呢?傳說當年努爾哈赤率十三副遺甲(鎧甲)起兵創立後金時,殺傷太多無辜生靈,他登基那年的元旦,立下除夕吃素餡餃子的規矩,以紀念無辜死者。一直到光緒年間,宮廷都保留著除夕夜吃素餡餃子的習俗,以表示不忘祖先開國創業之功。當時北方冬季難以見到新鮮蔬菜,餃子的餡料主要是乾菜,如馬齒莧、金針菜、木耳、蘑菇、筍絲,再加上麵筋、豆腐乾和雞蛋等,也是別有一番味道。

除夕夜吃餃子盼望來年五穀豐登、國泰民安,更在於儀式感。例如嘉慶四年(1799)除夕,嘉慶帝吃餃子時用的是木胎黑地描金漆的大吉寶案,寶案正中有“一人有慶”“萬國咸甯”“甲子重新”“吉祥如意”等吉祥語,寶案上擺著四個琺瑯作料盤,分別裝醬小菜、南小菜、薑汁、醋,分別壓在四句吉祥語上。桌子上分左右擺放象牙三鑲金筷、金叉、金勺、擦手布、渣鬥(唾盂)。皇帝落座後,首領太監手捧紅雕漆飛龍宴盒跪進,內有兩隻繪有“三陽開泰”紋飾的琺瑯大碗,一碗中放素餃子六個,另一碗內盛放“乾隆通寶”“嘉慶通寶”各一件。首領太監將碗取出,放在大吉寶案的“吉”字上,請“萬歲爺進煮餃子”,嘉慶帝才能獨自一人進食素餃子。

皇帝過年也夠累的,除夕這天午時要在保和殿賜宴群臣,下午回到乾清宮休息一會兒,晚上五六點鐘開始家宴。而皇帝的家宴出於“禮制”的約束,還要分開男女兩場,這是避免年長的皇子與非生身嬪妃接觸,想來皇帝過年吃一頓不能團圓的團圓飯也夠鬧心的。

乾隆帝愛火鍋更愛蘇杭菜

從《膳底檔》可以看到皇帝膳食既保持傳統又逐漸變化,而不同皇帝對某些食物或菜品的偏愛,或許是禦膳發展變化的推手。

清代入關前,皇太極在飲食上基本保持滿族的飲食特點和習俗,菜品數量不多,也不算奢華。順治朝入關後,到康熙朝的禦膳也是保持這種狀況。到乾隆朝中期,禦膳品種和花樣逐漸增多,這與清朝國力增強和乾隆皇帝講求口腹之欲有很大關係。

乾隆皇帝一生鍾愛火鍋,據乾隆五十四年(1789)一年的禦膳單記載,這一年中吃了二百多頓火鍋,有時一天三頓火鍋,可見這位皇帝是多麼地愛吃火鍋。如今火鍋遍佈大江南北的酒店飯莊,成為尋常老百姓生活的美味佳餚。

然而,乾隆皇帝不僅喜歡北方的火鍋,還逐漸喜愛上了江南的蘇杭菜。據清宮內務府造辦處檔案記載,乾隆六年四月,乾隆還不曾下江南的時候,宮廷檔案中已出現“蘇宴”二字,當時的蘇宴相當正式。皇太后五十壽辰,皇帝特下旨“著改蘇宴三日”。乾隆三十年(1765),乾隆皇帝第四次下江南時,對蘇州織造普福尤的家廚烹飪的飯菜大為讚賞,於二月十五日命總管馬國用賞賜張成、宋元和張東官等廚役“每人一兩重銀錁子二個”。乾隆皇帝南巡迴朝時,將張東官等蘇州織造府家廚役帶回京城,從此蘇州菜成為清宮禦膳三大菜系之一。乾隆一生六次巡視江南,盡嘗大江南北的風味美食,加之江南各州府進貢到清宮禦膳房的特色食材,養成了乾隆皇帝偏愛蘇杭菜的飲食習慣。

《禦膳檔》中包括了《蘇造底檔》(當時的禦膳房把烹製蘇杭菜的廚房稱為“蘇造鋪”,也叫“蘇灶”),檔案裡記錄了五百多道蘇州菜,還有皇帝命宮中舉辦蘇州菜的功能表。乾隆皇帝每日的膳單中,頭一道菜必是蘇州菜,經常是點名張東官製作,即使巡幸南北時,也帶著張東官等一班蘇造廚役。

乾隆四十三年(1778)東巡盛京,乾隆帝親自點名“叫張東官隨營供膳”。《盛京節次照常膳底檔》記:“八月二十六日未正,盛京保極宮進晚膳,用折疊膳桌擺:野雞熱鍋一品、萬年青酒燉鴨子一品(張東官做)、口蘑鹽煎肉一品(鄭二做)、雞湯豆腐一品(常二做)、羊渣骨一品,後送小蝦米炒菠菜一品、燒鹿肉鹿尾燒麅子肉攢盤一品、象眼小饅首一品、棗爾糕一品、老米麵糕一品、豬肉餡提褶包子一品(張東官做)、粘米糕一品、銀葵花盒小菜一品、銀碟小菜一品,隨送粳米幹膳進一品,次送清水海獸碗菜二品一桌,呈進,上要餑餑二品,進畢。”

乾隆四十九年(1784)第六次南巡時,張東官七十多歲再次隨營供膳,乾隆看他腿腳不便特賞他騎馬隨行。行至靈岩山,乾隆讓和珅、福隆安傳諭旨:“膳房做膳蘇州廚役張東官因年邁,腰腿疼痛,不能隨往應藝矣。萬歲爺駕幸到蘇州之日,就讓張東官家去,不用隨往杭州。回鑾之日,亦不必叫張東官隨往京去。”張東官入禦膳房十九年,把蘇州菜打造成皇帝偏愛的宮廷菜,他也成為宮中“江南第一名廚”。乾隆皇帝喜愛蘇杭菜且格外體恤蘇灶廚役張東官,可謂愛屋及烏!

蘇杭菜是我國八大菜系之一,口味偏甜少鹽,注重食材的新鮮和本味,深受古今人們的喜愛。新中國的國宴就是主打蘇杭菜,既代表中餐美食,又適應外國人淡鹽喜甜的習慣。近期陳曉卿導演的紀錄片《風味人間》,推介的蘇杭菜超過了百分之六十。由此看來,生活在21世紀的人和幾百年前皇帝的口味多麼相似,乾隆皇帝不愧為美食家。

然而不是所有皇帝都喜歡蘇杭菜,人的口味白菜蘿蔔各有所愛。

道光皇帝偏愛吃雞蛋,連過年的餐桌上也少不了雞蛋。例如道光八年(1828)正月初一早膳:“燒湯煮餑餑一品、羊肉絲酸菜鍋子一品、溜鴨腰一品、鴨丁炒豆腐一品、雞蛋炒肉一品。”皇帝過年僅吃這麼幾道菜未免有點寒酸,論食材雞蛋不是昂貴的稀缺之物,從營養角度看卻是最好的食物之一。對道光皇帝愛吃雞蛋有人解釋為清代盛世已過,國庫空虛緊衣縮食渡難關,不過道光確是一位勤政節儉的皇帝。

慈禧太后偏愛點心甜食和水果,這恐怕與其他皇帝的口味不同。炎熱的夏天午後小睡醒來,宮女會送來西瓜等時令水果、甜碗子點心。甜碗子是用新采來的果藕嫩芽切成薄片,和甜瓜的瓤拌在一起冰鎮,味道甜酸涼爽。秋冬季節缺少新鮮水果,多以果脯代替,還有點心、堅果和熱菜,總之甜字當家。在點心中有人們熟知的豌豆糕、芸豆卷、玫瑰餅、沙琪瑪等,其實這些點心小吃之類的東西,原本是宮外平民百姓吃的東西。如今這些東西冠上仿膳食品,成了人們到北京旅遊帶給親朋的伴手禮。庚子年八國聯軍進攻北京,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嚇得逃出北京一年多,名曰“庚子西狩”。老佛爺“西狩”路上也不忘品嘗甜食小吃,經過山西忻州時,州官許翰度獻上麻會鎮王鳳龍製作的點心“瓦酥”,“瓦酥”是用麵粉、蛋黃、白糖、食油做成的瓦狀地方小吃,味道香甜可口,太后品嘗之後賜名“龍鳳瓦酥”。還有沿途的“應州牛腰”“孟州餅”等麵食甜餅也博得太后喜歡。

末代皇帝溥儀最喜歡西餐美味。西餐隨著洋務運動悄悄地進入清宮,清宮中增設了番菜廚房,西餐成了家常便飯。可這“遜位”的天子嫌中國廚役做出的西餐不夠地道,時不時到洋人開的西餐館去尋味正宗西餐。1924年溥儀及皇室被勒令出宮,次年他帶著家眷傭人移居天津。儘管前途渺茫心情沮喪,但絲毫沒有影響他對西餐的興趣,經常光顧租界地的西餐館。1931年溥儀當上偽“滿洲國”的傀儡皇帝,在偽“皇宮”中專設了西膳房。

皇帝禦膳食譜由禦膳房的廚師提出,經內務府同意確定,做好的飯菜由太監端到皇帝的餐桌。由於皇帝的口味和偏愛的食物不同,內務府和禦膳房不得不向皇帝貼身的太監請教,每天都要準備皇帝喜歡的食物。服侍皇帝的太監特別留心皇帝的飲食喜好,如皇帝喜歡熱粥熱飯,有的菜品也喜歡熱乎乎的,太監把粥飯盛到碗裡先用手摸摸碗,溫度適合再送皇帝用。皇帝有時不一定在膳宮進餐,禦膳房準備好小爐子以便“行灶”,還備有“熱鍋”(可以理解為上層盛菜下層盛湯的保溫飯盒),能隨時隨地保證熱飯熱菜供膳,可謂用心細緻周到。

皇帝不僅偏愛美食,進膳的餐具也各有所愛。康熙皇帝特別鍾愛十二隻喝酒的杯子,每只杯子都燒制一花一詩,四季不同,左文右圖,稱“十二月花神杯”。如一月水仙杯,左文“春風弄玉來清畫,夜風淩波上大堤”,右圖為水仙花;二月玉蘭杯,左文“金英翠萼帶春寒,黃色花中有幾般”,右圖為玉蘭花;三月桃花杯,左文“風花新社燕,時節舊春農”,右圖為桃花……落有花篆書“賞”字印款,集詩、書、畫、印於一體,雅致的禦制酒杯透出了帝王的雅趣。乾隆不滿足宮廷官窯燒制的精美瓷器,還追求金、銀、玉石等價格不菲的器皿。如在日常膳桌上經常使用的“青白玉無蓋葵花盒”“大金盤”“雙鳳金碗盒”等等。他專用的金器餐具295件、銀器餐具569件,耗資巨大,可謂十足土豪氣派。皇帝筵宴美器盛美食,體現皇家至尊至榮的地位和不可侵犯的權威。

東巡之旅尋味故鄉

自愛新覺羅•玄燁康熙十年(1671)首次東巡拜祭祖陵之後,乾隆、嘉慶、道光皇帝先後十次巡幸盛京。盛京有清祖陵三處,俗稱盛京三陵,亦稱關外三陵,即永陵(清四祖陵,在今遼寧省新賓縣)、福陵(東陵,努爾哈赤陵,在今瀋陽市東郊)和昭陵(北陵,皇太極陵,在今瀋陽市)。

康乾盛世開啟巡狩與謁陵,告慰祖先華夏統一,鞏固東北邊疆,蒐軍察吏,觀民問俗,同時也少不了遊山玩水尋味東北美食。清帝東巡從北京出發,途經河北、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等地,一路上都吃些什麼呢?

皇帝在宮中膳食相當豐盛,東巡路上受條件所限自然從簡,可畢竟是皇帝吃飯,天子御駕東巡“兵馬未到,糧草先行”,從京城隨駕帶的各種食材相當豐富。康熙二十一年(1682)第二次東巡,帶各種醃肉40牛車、菜肴14車。康熙三十七年(1698)第三次東巡繞道蒙古路途遙遠,內務府準備了大量米、面、油、菜及奶茶、乾果等。各衙署也紛紛進貢,慶豐司為皇帝帶上八車牛犢,掌儀司準備了各類乾果500多斤,茶房準備茶葉、奶油690斤……。

盛京內務府則要保證皇帝沿途的食材供應,以康熙第二次東巡為例,準備134頭成豬、122頭仔豬、1500只羊及大量的雞鴨鵝等禽類。從清宮內務府及盛京內務府準備的食材來看,未見山珍海味,都是滿族人所喜食的豬、牛、羊及禽類,尤其是豬肉數量居多。盛京將軍、吉林將軍和黑龍江將軍及盛京內務府不僅要保證皇帝東巡時的食材供應,每年還要向清宮進貢滿席所需的食材和東北土特產。

據盛京內務府糧莊檔案記載:每年糧莊向北京內務府繳納糧食的同時,還要交豬、牛、羊及禽類和魚,既有鮮活的又有醃製品。以乾隆朝為例,每年秋末到入冬時節都要數次上繳鮮活的禽類。乾隆十五年十一月初六日,盛京內務府為進送莊頭繳納肥鵝等物事諮外膳房章京:“莊頭交納肥鵝二十、鴨二十,網戶於三岔河捕得翹頭白魚四、花鯚魚四、鯉魚四、鯿花魚四,將此敬謹盛裝,乘送鹿尾之便,交給鑲黃旗騎校等送去。”緊接著於乾隆十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十二月初十日又進貢肥鵝、鴨及白魚、鯉魚等。這些活禽和鮮魚從順治時期開始向北京進貢從未間斷。盛京將軍、吉林將軍和黑龍江將軍每年“皇貢”兩至三次。貢品中不僅有山珍野禽,還有東珠、蜂蜜、松子、山梨、山韭菜和山裡紅等土特產。看來皇帝很留戀故鄉的味道,這一偏愛家鄉味道的飲食習慣,也影響了數百年的清宮禦膳。

從北京到盛京的一宮三陵,如今乘火車幾個小時就到了,然而在清代,皇帝東巡一次要耗時數月。皇帝借此時機行圍演武,訓練士卒,保持王公大臣和八旗官兵英勇頑強的進取精神,沿途行圍狩獵“打牙祭”,也不失為一種樂趣。據清代比利時籍傳教士南懷仁記述,康熙皇帝第二次東巡圍獵時,僅半日就捕獲牡鹿、狼、狐狸和穴居的熊等野獸300多隻。乾隆皇帝第一次東巡,先在木蘭圍場舉行四次狩獵活動,又在蒙古哲理木盟伊克諾爾行圍三天,駐蹕伊木呼哈達休息兩天后又連續行圍十餘天。乾隆皇帝在巴彥、烏什杭阿“親射殪虎”(親自射殺一虎)。康熙皇帝第三次東巡在松花江上親自撒網捕魚並賦詩《松花江網魚》,詩中生動地描繪了皇帝捕魚收網時的喜悅心情和收穫肥魚的歡快場景,“松花江水深千尺,捩舵移舟網親擲。”“小魚沉網大魚躍,紫鬣銀鱗萬千百,更有巨尾壓船頭,載以牛車輪欲折。”詩中還描繪了在夜幕下的松花江畔,“邊令頒賜扈從臣,幕下燃薪遞烹炙”,皇帝和隨行臣子燃起篝火烹食活魚和品嘗野味的歡樂。

遵照清代典制,皇帝到盛京拜祭祖陵後,還在盛京瞻仰先祖開創基業時的故居舊宮,在清甯宮祭祖“吃福肉”。吃福肉是清初皇家年俗,福肉要選全黑毛的豬,祭祀儀式後將豬肉切成大塊用清水煮,煮熟後會分給眾人,寓意把上天賜予的福分均分給大家。乾隆八年(1743),乾隆皇帝第一次東巡與宗室諸王、蒙古王公在盛京清甯宮祭祖共食福肉,皇帝說:“爾等與朕在清甯宮祭祀,皆祖宗所賜之福,亦系滿洲舊例。”批評“怡親王弘曉不佩小刀”是違背“滿洲舊例”“遺棄舊俗”;斥責道“朕食肉未畢,而誠親王、和親王便放盌匙默坐”的悖禮之行;表揚“惟達爾漢王俟朕食畢,始放盌匙,方見遵循舊習”。在吃福肉時皇帝及宗室諸王均需自用小刀割食,而且皇帝沒有吃完,宗室諸王公大臣等不許先放下碗匙等,從中可見清帝祭天祭祖的嚴格規矩和莊重的儀式感,祭天祭祖吃福肉的滿族習俗延續了有清一代。吃福肉是滿族信仰祭祀的食俗,在禦膳中有些豬肉的烹製仿照祭祀時的煮肉之法,如攢盤肉就是把煮肉切片盛盤,還有背燈肉片湯、烹白肉等都是皇帝餐桌上常見的菜品,這都與清宮祭祀食肉的滿族食俗有關。

皇帝祭祖後還要賜宴文武百官。例如乾隆四十八年(1783),乾隆皇帝第四次東巡,在盛京故宮宴請盛京將軍、都統、副都統、侍郎、年老致仕都統、副都統及永陵、福陵、昭陵總管等以下、現任解任文武大小官員等四品以上官員,還有一路扈駕隨行的蒙古王公、八十歲以上的八旗耆老等共一百零一張宴桌。

設宴採辦食材的種類及其花費如下:

>“大宴桌一張,例用:白麵一百三十斤,蘇油五斤,雞蛋二百五十個,小米九升,白蜜五斤,芝麻三升六合,澄沙三升,幹綠豆粉十五斤,白糖稀五斤,白鹽一斤,白豬油三十斤,白糖三十四斤,細桃仁八斤,黑棗五斤,桃仁一斤,圓眼一斤,紅花水三斤,紅棉二十張,枝子八兩,靛花五兩,菠菜葉十斤,崗榴六個,蜜梨二十五個,紅梨十五個,秋梨十五個,檳子四十個,沙果四十個,蘋果二十個,桃十二個,鮮葡萄五斤,烏梨一斤,風枝一斤,桂圓一斤,白葡萄乾一斤,松仁一斤八兩,榛仁二斤。採買這一桌食材共用銀二十三兩四錢五分五厘。

>跟桌一百張,每張例用:面一百二十斤,蘇油二十九斤,小米九升,雞蛋八十個,蜜三斤八兩,白糖稀一斤,白糖三斤,紅花水四兩,紅棉一張,崗榴七個,紅梨七個,糖梨七個,蜜梨七個,鮮葡萄一斤八兩,荔枝八兩,圓眼八兩,西葡萄八兩,榛仁一斤,松仁一斤,桃仁一斤,黑棗一斤,紅棗一斤,紅梨片八兩,採買以上一百桌食材共用銀七百四十四兩六錢。

>羊三十七隻,共用銀七十五兩六錢。

>採辦以上食材共用銀八百四十三兩六錢五分五厘”。

雖然沒有查到這次筵宴的膳單,但是從使用的食材看,僅有羊肉,其餘是甜點、水果和堅果,未見以往滿席當家的豬牛羊和禽類肉食。在陪都盛京故宮這次筵宴的菜品基本是涼食,雖然用羊三十七隻也是膳房事先煮熟冷盤上桌,水果、甜品居多是滿族食俗的特點,算是名副其實的盛大冷餐會。

(本文摘自2019年第4期《檔案春秋》,澎湃新聞經授權轉載,原文注釋從略,圖片由作者提供。)
(゚∀゚)<: 怎麼老是有奶子八品,皇帝是有多愛奶子......雖然我也能理解就是了 (27DCKM8g 19/05/15 12:09)

功夫簡報 無名 ID:DFS3sjJ2No.60898回報1推文回應

八卦掌
圓形行走或“轉動圓圈”的做法,有時被稱為,是八卦掌特有的姿態和運動訓練方法。

八卦掌宗師程廷華的死因據中國消息人士透露
在八國聯軍攻進北京城時,因見到聯軍洋人欺壓平民,氣忿之下出手,最後在崇文門外磁器口河泊廣胡同東巷南口四十六號遭洋槍打中腹部而過世。

八卦掌宗師程廷華的死因據八國聯軍消息人士透露
在八國聯軍入侵期間,一群德國士兵強迫當地人在北京的忠文門附近勞動。 當時程廷華在街上,德國人攔住了他並試圖讓他做修理工作。 程拒絕並且想要戰鬥。 在斗爭中他可能會毆打一些士兵,但當他拿出一把短刀時,士兵們開槍。 程試圖跑過附近的一堵牆。 當他跳過牆壁時,他被槍殺了。

(゚∀゚)<: 其實這裡有武術板的... (ppm1oFJA 19/05/12 18:02)
無標題 無名 ID:DFS3sjJ2No.60899回報推文

八極拳
八極的訓練講求頭、肩、肘、手、尾、胯、膝、足八個部位的套用。

這武術從中國賀州鄭村回族的呉鐘傳到現在

無標題 無名 ID:DFS3sjJ2No.60900回報3推文

Muay Thai (มวยไทย),被稱為“八肢藝術”,因為它是通過拳頭,肘部,膝蓋和小腿的組合使用,八個肢體都可以用作攻擊

泰國國王/官方正式承認的泰國傳統武術由八肢藝術聯盟管理
泰國八肢藝術聯盟對泰國國外開發的Thai boxing(泰拳)和踢拳(kickboxing)感冒,因為泰拳/踢拳是西方拳擊和日本空手道踢技術的結合。泰拳/踢拳的戰鬥規則也違反了八肢藝術聯盟的規定。八肢藝術聯盟的共同態度是[外國]可以用泰拳/踢拳稱呼不是泰國的武術,但他們不能稱呼他們的武術稱為八肢藝術(Muay Thai)。

最初,八肢藝術比賽是以節日慶典為主題的。 獲勝者拳王是誰有最好的花拳绣腿。
當賭博在泰國變得流行時,競爭的目標就變為擊倒對手。戰鬥時間限制在幾分鐘。

(゚∀゚)<: 機翻? (PowpUB6c 19/05/13 18:55)
(゚∀゚)<: 整篇文章在文字敘述上沒有什麼矛盾,應不是機翻。 (/EV7lHyo 19/05/13 23:07)
(゚∀゚)<: 獲勝者拳王是誰有最好的花拳绣腿<——雖然能理解,但這句也太怪了 (2n4MWjbI 19/05/14 12:52)

無標題 無名 ID:qiJaVbuMNo.60894回報推文回應

【4月25日,《自然》雜誌發表了復旦大學金力院士團隊的《語言譜系證據支援漢藏語系在新石器時代晚期起源於中國北方》一文。這篇論文揭示了世界第二大語系漢藏語系起源及分化的時間和地點,引起了學術界的廣泛討論。對此,觀察者網採訪了論文團隊的重要成員,復旦大學人文社會科學資料研究所東亞語言資料中心負責人潘悟雲教授。】

觀察者網:潘悟雲教授您好,很高興有這樣一個機會就漢藏語系起源和華夏文明探源問題對您做一個採訪。一直以來,對漢藏語系分化時間以及起源地點存在兩種假說。 “北方起源假說”認為它起源於大約4000年-6000年前中國北方的黃河流域,而“西南起源假說”則認為它起源於至少9000年前的東亞西南部某地。這篇論文出來之後,可不可以說支持“北方起源假說”的一派在學術界將有壓倒性的優勢?

潘悟雲:有關漢藏語系起源的假說就像你提到的那樣,主要就是兩種,之前的主流意見也是“北方說”。像美國的馬提索夫,包括國內的許多學者,認為黃河中上游,也就是陝西甘肅寧夏一帶是起源地;另外一種以歐洲的van Dream教授為代表,提出中國西南到印度東北這一帶地方是起源地。

這兩大派有關起源地點的論述,其實本質上還是一種猜想,用的是傳統的那種語言歷史比較法。其缺陷是不能解決時間和地點的互動問題,兩派爭來爭去,結論卻大相徑庭。

語言就像一棵樹,枝幹上有樹杈,一支又一支生出來,可以表示語言之間的關係,但發源在什麼地方,什麼時間,沒辦法搞定。一直到20世紀,美國的斯瓦迪士提出一個新的方法——語言年代學,才開始確定語言的發生年代。

地質學用碳14測定年代。碳14是放射性物質。活生物體內的碳14和空氣進行交換,含量是固定的,死了之後碳14的含量會越來越少,碳14衰減的速度是恒定的,根據碳14的現存含量與衰減速率,就能算出該生物的死亡時間。

同源的兩種語言,原來的詞彙是一樣的。分開來以後,詞彙就會發生變化,如上古漢語中的 “首”變成了“頭”,“口”變成了“嘴”,“目”變成了“眼”。如果語言的變化速度也像碳14那樣是恒定的話,根據兩種語言中現存同源詞的多少,就可以知道其分化的時間。

斯瓦迪士根據很多語言的統計,認為語言核心詞的變化速度是一樣的。統計兩種語言中現在的同源詞數與變化速率,就可以算出這兩種語言到底在什麼年代開始出現分化的,這就是語言年代學的基本原理。

按照這個理論框架,有人也計算過漢語和藏語分開的時間,但是引發學界不少人的批評。批評者認為,語言演變的速度並不是恒定的,戰爭頻仍、移民複雜的年代,比如魏晉和唐宋時期,都會導致語言變化的加快。核心詞彙的變化也有快慢的不同,自然現象、身體部位名稱變得慢一點,數詞、代詞的變化相對較快。這就給語言年代學提出了挑戰。

我們現在採用的是更先進的貝葉斯系統發生學的方法。這個方法原來用在生物學上面,認為物種的演進也有快有慢,這也影響了語言學。

前幾年,在《Science》和《Nature》上發了好幾篇用這個方法解釋印歐語、南島語分化的文章。我們看了以後,認為漢藏語的研究也可以借鑒這個方法。漢藏語 “北方起源說”還是一種猜想,我們的目的是要把它定下來,也就是從猜想到實證,要用科學的數學方法把它計算出來。

結果出來後,主流派非常高興,因為我們的研究結果支持了他們的猜想——漢語分化出來的時間大約就在5900年前,地點是黃河中上游,能和仰紹文化和馬家窯文化對接起來。

中國有中華文明五千年之說,但國外並不承認。甲骨文至今也只有3000多年,再往上就沒有記錄了,夏文化以及黃帝、炎帝等等在西方人看來是一種傳說,國際上無法認定為“史”。中華文明五千年根據在哪裡?“中華文明探源工程”主要根據考古發掘。全國各地有許多挖的出來的文化遺址,如仰紹文化、良渚文化,馬橋文化等等。良渚文化尤其值得一提,它已經有城市的形態了,是一個較高文明的象徵。

通過考古挖掘和對各種遺址的斷定,“中華文明探源工程”認為中華文明大約有5800年,我們計算的結果是漢語出現在5900年,和考古的考證基本差不多。我們沒有直接參用考古的材料,僅通過語言分析,得出相近的結果。這個工作的意義很大,可以說,我們是對“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細化。

觀察者網:您現在的這個領域跨了多個學科——生物學,遺傳學和語言學。在國內,這幾個學科越來越緊密地走到一起,大約是在什麼時候?

潘悟雲:90年代。復旦大學的金力院士採集了大量的東亞人基因10萬例,得出結論:整個東亞地區的各個人種都是從非洲來的。這就完全推翻了中國人來自“北京猿人”的假說,金力院士研究發現北京猿人的後代都死光了,而東亞族群都來自非洲,這個結論很有震撼性,而且在世界上也得到了廣泛承認。

現在學術界的主流看法是,400萬年前人類的祖先從非洲開始了第一批擴散,之後出現了北京猿人,尼安德特人、爪哇人等等。這些古人類都沒有傳下來,比如北京猿人經受不起冰川期的變化,尼安德特人在3萬年前還有,但最終也沒有留下來。後來,在非洲東部進化出現代人,並在十萬年前向全世界各地擴散。現在看起來外表很不一樣的現代人種其基因大部分都是一樣的,是現代人走出非洲以後繁衍的後代。金力教授通過他的研究,發現東亞人群來自非洲。北美的印第安人大約是1萬多年前通過白令海峽從東亞遷過去的,絕大多數的生物學家和遺傳學家都認可這個觀點,儘管還有極少數人反對。

但是遷徙到中國的這一批非洲人走的路線,以及到底是怎麼變化的,要通過基因上一個個位點的比對來判定。由基因關係畫出的樹狀圖,我們會發現漢族和藏族是最接近的,相對來說,漢族和苗族、瑤族、侗族要遠一些。

剛才我們講到“同源詞”這個概念,和生物學上的基因測定非常類似。如果兩種語言的同源詞越多,就說明這兩個語言非常接近。越少,則它們的關係就越疏遠。由此可以畫出它們的譜系圖,還可能進一步說明它們分化的時間和路線。

所以我們需要反思一下“人”這個概念,他區別於動物的一個顯著的標誌就是語言,有了語言,才有文字,有了文字,才有文獻,這樣人類的智慧才能一代代的傳下去。動物靠進化,人類靠文化。

1996年金力教授寫了一篇關於東亞人來自非洲的文章登在《文匯報》上,我看了之後非常感興趣。

之前我們認為亞洲大陸有好幾個語系:阿勒泰語系、漢藏語系、南亞語系和南島語系,曾認為這些語系是毫無關係的。之前所以這麼認為,是認為說這些語言的人種沒有什麼發生學上的聯繫。比如爪哇猿人和北京猿人沒什麼關聯,完全是兩個人種,所以他們後裔的語言也應該是兩種不同的語言。但是後來我們發現南島語系和漢語其實是有關係的,尤其是一些核心詞。比如說,女性生殖器很重要,涉及到人類的繁衍。女性生殖器國內講的最多的發音就是pi,現在的南島語也說pi;女性的乳房也很重要,因為這和哺育後代息息相關,上古漢語的發音是nio,南島語是nu,是很接近的。

漢語中大量的核心詞和南島語系的相似,會給人一個猜想,這兩種語言是不是有同一個祖先?我當時百思不得解的是,如果漢藏與南島人種沒有發生學上的關係,大量的核心詞為何如此相似呢?看到金力教授的文章以後,就恍然大悟,原來他們都是從同一祖先演化來的。我們很快見面了,並且開始了合作,通過語言學和遺傳學共同探討東亞人群、語言、文明的產生和演化。

在那個時候,國家有一個“三代斷代工程”,也是想解決中華文明的起源問題。

觀察者網:這個工程在學術圈後來爭議性比較大。

潘悟雲:所以我們和金力院士商量,能不能走另外一條路,從生物遺傳學與語言學角度去觀察中華的文明,也許有更可靠的一面。

後來,金力教授主持了復旦大學的現代人類學的重點實驗室,這個實驗室是跨學科的,包括生物、考古、語言、歷史等多個方面,我也一直擔任他們的語言學顧問。發表在《自然》雜誌上的這篇文章是我們多年合作的一個成果。

觀察者網:您剛才提到,生物遺傳學和語言學的研究結果,如果比較吻合,那麼結論就更加可靠了。有沒有這樣一種可能,就是兩種方法最終的結果沒有走到一起,發生了比較大的分歧,那麼這個狀況會怎麼處理?

潘悟雲:這種情況當然是可能會有的,因為雙方都有自己的方法與材料,都會做出自己的“樹狀圖”,結果可能會有偏差。

語言學的“樹狀圖”是根據同源詞畫的。例如,太陽這個詞,漢語最早是“日”,上古讀nit。藏語的太陽是nima,ma是尾碼,ni是詞根。上古漢語的nit,與藏語的ni非常接近,一眼就能看出它們之間的同源關係。

但是“七”在各種語言中的同源關係就很難看出,普通話讀tɕhi,羌族讀ɕin,景頗語讀ɕanit,彝語讀sɿ,它們之間的同源關係就不是一眼能看出,需要語言學家作系統的比較、分析,才能得出同源結論。如果不經分析就否定它們之間的同源關係,這樣的例子多了自然就會影響到譜系樹的正確性。

遺傳學上也會有這種情況,基因測定也會受到其它因素的干擾。但是,至今我們看到遺傳與語言算出來的結果大部分是一致的。

觀察者網:說到到概率和統計學的話,必然涉及到樣本的問題,也就是核心詞群的大小,這個樣本的廣度會不會影響對結果的判定?

潘悟雲:當然是樣本越多,統計越精確,但工作量也相應地就非常大了,所以我們這篇論文只選取了98個核心語義,在美國馬提索夫的STEDT資料庫中選取了109種語言,不算前期的材料處理,光是最後的運算,在4核8執行緒的電腦上就連續運行了4天。我們今後會打算擴大統計樣本,以求得更精確的結果。

觀察者網:現在有個通行的說法,認為秦漢以後漢語的分支變少了,是和“書同文”有關。相比之下,歐洲始終未能形成統一的語言,比如歐盟各國有20多種語言,怎麼看待這現象,是個政治歷史相關嗎?

潘悟雲:這涉及到對語言的理解。我們認為上海話和廣東話是一種語言,只不過是漢語的兩個方言,而一些西方學者則會認為它們是兩個不同的語言。

有一次我問挪威一位科學院的院士,挪威和丹麥語之間的距離,有沒有北京話和天津話那麼大?他說沒有,挪威語和丹麥語的距離大概是北京西城和東城的差距差不多。但大家都認為它們是兩種語言。

觀察者網:最後一個問題,能否透露一下,您和金力教授這個團隊在未來進一步研究的具體方向是什麼?

潘悟雲:終極的方向,是各個學科通力合作,搞清楚整個東亞人群、文明的演化面貌。現在我們研究歷史,往往都在研究“史後史”,也就是有文字以後的歷史。

文明史或者信史有文獻作為根據,但是這個歷史對我們來講還是太“近”了,只有3000多年。其他民族的文獻出現更晚,藏文出現是7到9世紀,緬甸11世紀,泰國是13世紀。還有其他好多民族是沒有文字的,那麼研究他們的信史就更困難。

人類的祖先走出非洲,到了東亞已經幾萬年了,這幾萬年的歷史都是我們研究的物件。當然,在沒有文獻的情況下還可以依靠考古。但是考古發現有空間的限制,不可能在任何地方挖下去就一定能挖出個遺址來。但是,人類的智慧還可以想出其他的方法。人類的身上都有基因與語言,這是我們每個人身上的歷史記錄。

現代人的基因是古代人基因演化的結果,現代人的語言也是古代語言演化的結果,依靠遺傳學與語言學的知識,我們可以從現代人的基因與語言推測古代人的基因與語言,畫出演化譜系樹。最後我們能推動人類學的發展。人類學分為分子人類學、語言人類學、文化人類學、體質人類學等等,我們可以從好幾個視窗來觀察有文字以前的東亞史的文明起源和發展。

當然,語言學和生物學還有自己的目的。通過上述的研究還有可能使歷史語言學更新換代,這是我們在語言學領域的目標。

觀察者網: 在未來,日本韓國的學者也會加入進來研究整個東亞的文明探源項目嗎?

潘悟雲:漢語與和日語、韓語的關係非常密切,有人統計韓語中70%借自漢語,日語漢借詞占到50%。明治維新之後,日本接觸西方文化,利用漢字造出了很多新詞,又反過來傳到中國。

如果從東亞人群共源的角度看,我們會看到日、韓與大陸各語言之間更久遠的淵源關係。土地這個詞,東亞各語言幾乎都有共同的來源。漢語的“野”,上古發音為la。“土”上古讀khla,現在某些北方方言,把土還叫做土坷垃,坷垃就是“土”的上古讀音的遺留。

朝鮮的新羅,sai-la,sai就是新,la就是土地的意思,翻譯成英語就是new land。日語的訓讀字 “原”,原野的意思,日語讀作ha-la,ha在日語中是古日語的pa來的,ha-la就是pa-la,就是土地的意思。中國東北古代叫夫餘,上古讀音bala,也是土地的意思。突厥語中的dala(野外),南島語bala,苗瑤語的la,都是土地的同源詞。這些材料說明,從非洲來到亞洲大陸的這批人,一開始是同一批人。土地對人類來說太重要了,人類逐水土而居,離不開土地,所以說土地是核心詞中的核心詞,最不容易丟失基因,永遠刻在人類的內心中。

中、日、韓的語言關係源深流長,當然會引起三地學者的共同興趣。

觀察者網:聽了您的講述,受益匪淺,感謝您抽出寶貴時間接受我們的採訪。

https://www.guancha.cn/PanWuYun/2019_05_09_500805_s.shtml


在青藏高原找到丹尼索瓦人的下顎骨 無名 ID:MEARcpSANo.60860回報推文回應
無標題 無名 ID:jaNRMbqMNo.60893回報推文
>全世界第二個地點發現的丹人化石,非常炸裂

  由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長陳發虎作為第一和通訊作者的中科院“泛第三極環境變化與綠色絲綢之路建設”專項研究成果《青藏高原中更新世晚期丹尼索瓦人的下頜骨化石》(A late Middle Pleistocene Denisovan mandible from the Tibetan Plateau)於北京時間5月2日在國際學術刊物《自然》(Nature)雜誌正式線上發表。該成果是陳發虎帶領其團隊多年來在青藏高原開展過去人類活動和環境適應研究獲得的又一進展。他們分析了甘肅夏河縣新發現的古人類下頜骨化石,可以確定其為青藏高原的丹尼索瓦人,建議命名為夏河丹尼索瓦人,簡稱夏河人。研究團隊還包含來自德國馬普學會進化人類學研究所、臺灣大學、復旦大學、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哥本哈根大學、紐約大學、牛津大學、肯特大學和中科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等科研單位的多名境內外學者。自2016年起,研究團隊針對該化石開展了年代學、體質形態學、分子考古學、生存環境、人類適應等多學科綜合分析。結果發現,該化石目前是除阿爾泰山地區丹尼索瓦洞以外發現的首例丹尼索瓦人化石,也是青藏高原發現的最早人類活動證據(距今16萬年前)。該研究為進一步探討丹尼索瓦人的體質形態特徵及其在東亞地區的分佈、青藏高原早期人類活動歷史及其對高海拔環境適應等問題提供了關鍵證據。

  該化石於上世紀80年代發現于青藏高原東北部的甘肅南部夏河縣甘加盆地白石崖溶洞,具體出土層位缺失,但化石被厚層碳酸鹽結核包裹,使對其進行年代測定成為可能。為減少對該珍貴化石的破壞,未嘗試對化石進行直接測年,僅對化石外包裹的碳酸鹽結核包裹體進行了鈾系測年分析。三個測年結果均為距今16萬年前後,顯示該化石形成於至少距今16萬年前,說明該古人類在第四紀最為寒冷的倒數第二次冰期(MIS6:深海氧同位素6階段)生活于青藏高原。化石的發現也意味著甘加盆地在揭示青藏高原早期人類活動歷史方面具有巨大潛力。在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預研究中,陳發虎及蘭州大學副教授張東菊帶領團隊曾多次對甘加盆地(海拔3000米)進行考古調查,發現多處舊石器考古遺址。2018年蘭州大學環境考古團隊聯合甘肅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對白石崖溶洞進行小面積的正式考古發掘,發現豐富的石製品和動物骨骼遺存,顯示古人類在該遺址曾較長時間生活。相關材料整理和資料分析工作正在有序開展,將來有望為揭示該區域的古人類行為和相關文化資訊提供重要證據。

  本次發表的古人類化石僅保存了下頜骨右側,包括第一和第二臼齒兩顆完整牙齒。對其頜骨表面、骨壁厚度、齒弓形狀、牙齒大小、牙齒排列、牙齒萌發和牙齒磨損等體質性狀進行了全面分析,確定其為中更新世古老型智人的一種。為進一步確定其種屬,應用古DNA和古蛋白等古人類學研究的新技術,對採集自化石的少量粉末樣品進行分析,結果顯示,該化石未保存古DNA,但是保存有深度降解的古蛋白。提取到的古蛋白資訊顯示,該化石在遺傳學上與阿爾泰山地區丹尼索瓦洞的丹尼索瓦人親緣關係最近,確定為青藏高原的夏河丹尼索瓦人。

  丹尼索瓦人和青藏高原史前人類活動是國際研究的熱點問題,此項多學科研究成果為這兩個熱點問題提供了重要資訊,揭示出可能攜帶了適應高寒缺氧環境基因(EPAS1)的古老型智人——丹尼索瓦人,已先于現代智人來到青藏高原,且在第四紀最大冰期(倒數第二次冰期)時已成功生活在這一寒冷缺氧的高海拔區域,為進一步揭示現代藏族人群的EPAS1基因來源提供了新線索。該研究不僅再次刷新了人們對青藏高原最早人類活動時間和史前人類高海拔環境適應等問題的認識,而且為神秘的丹尼索瓦人的深入研究開啟了更廣闊的研究空間,為深入理解東亞直立人、古老型智人和現代智人的演化及其相互關係提供了新的視角。

  青藏高原作為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高原和世界第三極,即使對現代人而言也是最難生存的極端環境之一,其嚴酷的自然環境和稀薄的氧氣,對人類的生理和生計構成了雙重挑戰。然而,2018年張曉淩等人在Science 發表的中科院“泛第三極環境變化與綠色絲綢之路建設”專項的研究成果顯示,距今3-4萬年前裝備石葉技術的現代智人已經進入海拔4600米以上的高原腹地,反映出史前人類對高海拔環境的適應歷史源遠流長。史前人類大規模常年定居高原的歷史則相對較短,陳發虎團隊曾於2015年在Science 上發表了過去十年來在青藏高原東北部開展的新石器時代和青銅時代遺址的植物考古研究成果,發現史前粟作農業人群於距今5200年前擴散至高原邊緣海拔2500米以下的河谷地帶;距今3600年之後,得益于麥作農業的傳入才大規模常年定居于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地區,厘清了青藏高原史前人類定居高原的歷史軌跡。陳發虎團隊的最新研究結果顯示,具有適應高寒缺氧基因的丹尼索瓦人可能最早生活于包括青藏高原在內的廣大東亞地區,阿爾泰山地區的丹尼索瓦洞只是這群古老型智人生活的最北地區。

  這項夏河人研究,將史前人類在青藏高原活動的最早時間從距今4萬年推早至距今16萬年,為現代藏族和夏爾巴人等高原人群的高海拔環境適應基因找到了可能的本地來源,並首次從考古學上驗證了此前只發現於阿爾泰山地區丹尼索瓦洞的丹尼索瓦人曾在東亞廣泛分佈的推測。此前,全世界發現的丹尼索瓦人化石只有1件手指骨碎片、2顆孤立牙齒和1件牙齒斷塊,及1件丹尼索瓦人和尼安德特人的第一代混血兒骨骼碎片,且全部出土于丹尼索瓦洞,除了高覆蓋度的全基因組資料外,只有極其有限的人類體質形態資訊。該研究首次為丹尼索瓦人研究提供了豐富的體質形態學資訊,使重建丹尼索瓦人體質形象及與東亞豐富的但缺乏古DNA資訊的中晚更新世人類化石進行體質形態對比成為可能。總之,夏河人的發現與研究,具有重要意義,不僅擴展了人們對青藏高原史前人類活動的認識,而且加深了人們對國際研究熱點丹尼索瓦人的理解。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19-1139-x

日文的變化 無名 ID:sSCnt8PkNo.59808回報3推文回應

總覺得二戰前的日文和現代日文的變化不是只有減少漢字那麼簡單
是遣詞用字的習慣差太多的關係嗎?

(゚∀゚)<: 英語新字可以直接拼出,但是漢字新字就算開始流通也要另外新建。 (P.WU4RwY 18/10/29 23:02)
(゚∀゚)<: 推錯篇 (P.WU4RwY 18/10/29 23:02)
有 44 篇回應被省略。檢視
無標題 無名 ID:a8DyMXeENo.60569回報13推文

外來語不創漢字詞不是問題的核心
漢語詞對日本來說本來就是外來語
日本外來語問題的核心 就是硬要用カタカナ表記,結果一堆
莫名其妙的同音

我說“バス大好き”,你會懂我在說 bath,bass 還是 bus嗎?

又比如說,自己文化裡沒有鵝肝這料理,就寫 “foei gras炒芥蘭” ,這我還能接受
但 硬要說 “芙娃格拉炒芥蘭”, 懂的人覺得很白目,不懂的人 想上網查都不懂要去哪國語言,這不是智障嗎?

當年漢詞也是作為外來語傳入日本,也是很多日語裡的同音問題。保留了漢字表記,就至少文面上還能容易辨認

現在的日語外來語,不分哪國語言,全部一籮筐用カタカナ狗屎爛表,會好用才怪呢

收起推文
3推省略……
σ`∀´)<: 只有你自己覺得而已 (Qt2DADc. 19/03/15 08:07)
σ`∀´)<: 前文不對後語的話,人人都會覺得你白目,bath、bass、bus並不會產生理解困難,只有徹徹底底的半調子才會有問題 (Qt2DADc. 19/03/15 08:08)
σ`∀´)<: 不要把自己主觀跳針的問題,推卸給客觀語言。談論交通,跳針到個人清潔,這個說話者不檢討自己,反而檢討起語言,這問題才大了 (Qt2DADc. 19/03/15 08:15)
σ`∀´)<: 芙娃格拉,這一中文音譯的使用,不懂的人自然就該問說話者,說話者進一步解釋 (Qt2DADc. 19/03/15 08:19)
σ`∀´)<: 然後在日文音譯的情況,根本不存在你說的問題:http://bfy.tw/MkyZ (Qt2DADc. 19/03/15 08:21)
σ`∀´)<: 就中文的使用情況來說,「黑帽『駭客』」也就是個詞而已,你聽得懂也不代表你就懂。你覺得懂只不過是你已經習慣了中文的使用,並不一定代表所有聽者就懂駭客、黑帽與白帽的分別。 (Qt2DADc. 19/03/15 08:30)
σ`∀´)<: 黑帽是戴黑帽子進行作業嗎,白帽是帶白帽子,就像黑衣與白衣大食一樣?聽懂還是照樣會不懂的,然後不懂的人:http://bfy.tw/Mkz8,你的智障問題還是不存在 (Qt2DADc. 19/03/15 08:35)
σ`∀´)<: 每種語言就是這樣學習與形成習慣的,並且在使用中傳播訊息的。 (Qt2DADc. 19/03/15 08:37)
σ`∀´)<: 至於甚麼同音問題,「恭銘」和「公民」只差一個g,照樣給你莫名其妙啦 (Qt2DADc. 19/03/15 08:39)
(゚∀゚)<: 自己ㄣㄥ不分,怪我囉? (AvrAvjrI 19/03/15 10:11)
|∀゚)<: 我還真的試過把溫泉旅館女將講英語的bath聽成bus... 口音太重整句沒幾個字聽得懂, 然後被會日文的閃光吐嘈 (QGJuXGdY 19/03/15 10:26)
(゚∀゚)<: 日文語境跟英文本身就不相容了,音文那麼多氣音,日文根本無法重現,絕不是什麼語境能解決的問題 (SaLG2cdY 19/03/15 14:11)
(゚∀゚)<: 就跟「會不會」「教會」「參會」「機會」都是看上下文語境來判斷的,而日文情況是將這種概念音譯成will、mission等等 (SaLG2cdY 19/03/15 14:14)
無標題 無名 ID:TshXgyQ.No.60571回報推文
>>No.60569
因為日語的發音太少了

參見 >>No.59896
日語如果拼音化,會變得像太平洋島國語言一樣極為冗長,有很多歧義
無標題 無名 ID:SaLG2cdYNo.60576回報3推文

上面我就講過了
日本人英文根本不行=拼音根本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懂
他們看得懂的外國拼音已經深入到民間的程度
例如我看不懂Engine,但我懂什麼叫引擎,或是用更通俗的發動機
對日本片假名亦同,但所有新名詞通通用音去記的確是對記憶/文字記載不利的
例如日本發明出哲學一詞,但為了耍潮硬要再搞個フィロソフィア,不論寫著或口談都會很卡
如果是更長的科技名詞全部音譯
對非英語環境的語言就太痛苦(因為呼應上面說的,拼音根本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懂
>bath、bass、bus並不會產生理解困難,只有徹徹底底的半調子才會有問題
>你聽得懂也不代表你就懂。你覺得懂只不過是你已經習慣了中文的使用
你一切都用語境來帶過問題,都沒想過書寫或真正面對聲音辯識問題時有多麻煩
這種例子隨便舉舉都一堆,比如說storage space中文叫儲存空間
雖然儲存空間到底是儲存實體的還是雲端的我們不知道,但儲存兩個字在中文語境還是通的
但如果把storage space改成濕托弱雞濕貝濕,就很難一眼看懂他在說什麼
而日文這樣的情況也非常多,因為他們原辭日文已經有的概念或是轉化的和製漢語
他們都要套上外國名詞,就像我上面說哲學的例子
當然日本這麼做的好處就是能跟國外發明的新名詞直接接軌,完全不必再重新拉人幫忙想新字
例如「レーザー」就用音譯,因為中文字從來沒有這種東西的概念
台灣音譯「雷射」被不少人罵翻,而岸翻譯「激光」則是想要在原理上去套新概念,但台港澳也不見得接受
總之有些東西日本直接音譯還ok,但全部概念都照搬音譯是有障礙的

(゚∀゚)<: Laser在英文中也是縮寫,原詞也實很長。 (y3Q/AOaQ 19/03/16 00:47)
(゚∀゚)<: 我倒覺得Radar不易義譯成「電探」反而叫「雷達」真的不明就裡。 (y3Q/AOaQ 19/03/16 00:48)
(゚∀゚)<: 雷達是音譯的關係 (RMN3zdHA 19/03/16 02:48)
無標題 無名 ID:UaHuDUFUNo.60577回報推文
>>No.60554
>>No.60557
>>No.60569
>>No.60576
日本人不用「漢譯外來語」而濫用「英譯外來語」(注意,只有"英譯",並沒有法譯,德譯則更是禁忌),是因為是出於政治與權威需要。

說直接點,日本漢譯造詞的高峰是30~60年代("動畫"這詞就是那時期新創的,結果一下就被搓掉),但那為何現今日本官方與民間都有共識的增加英譯,是因為要為希望了更好和「主子溝通」、「表態認同」。

>日本人英文根本不行=拼音根本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懂
>他們看得懂的外國拼音已經深入到民間的程度
>例如日本發明出哲學一詞,但為了耍潮硬要再搞個フィロソフィア,不論寫著或口談都會很卡
>如果是更長的科技名詞全部音譯
>對非英語環境的語言就太痛苦(因為呼應上面說的,拼音根本不是所有人都看得懂
我用日文酸過一個最近才在YT上開頻道教學的日本年長老師(他本人應有60~70出頭),跟他說他很多名詞不用日文本來就有的語詞來傳達,對於努力學日語來學習他們日本課程(他本人影片是用日語)的外國人反造成麻煩,竟然學日語會要先學英文?。
我原先以我對日本民情的印象,尤其是他老人家那年紀會有一些改善。

結果人家60多歲的YOUTUBER反駁「(真的日本人)都會通的,你(外國人)介意啥」,然後立即把原先日文為主英文為輔(他原先應該只是嘗試玩YOUTUBE,所以很保守的用日文做頻道),霸氣的改成英文為主日文為輔的頻道。

所以說在戰後國際政治局勢和輿論教育氛圍下,日本人使用英譯片假名+口語完全西式文法,已經演變成一種新的「身分/政治認同」問題了

說穿,日本人正經歷一場不是由他們自己主導(上一次是自行改造)但已願意接受並演變成「新傳統認同」(未來跟日本保守老人家說話,不用片假/英譯,而用和詞/漢譯恐他們會認為你反日本傳統)再一次的"脫亞入歐(美)"
而且這次因政治與局勢現實,脫歐(去漢)化會變得更測底,因為他都深根道理因捍衛傳統的中老年族群上

(應該說,戰前那批「大東亞主義」的老人,即便日本再怎麼高齡長壽,也幾乎都逝去殆盡,換上的是受戰後教育的嬰兒潮主導日本現行的保守認知
安培就是實例,他本人很反對日本政府官僚仍奉行早年的日語本位風氣,強調政府需要把工作語言使用英文的比例,視為考績重點)
無標題 無名 ID:TshXgyQ.No.60581回報1推文
>>No.60577
>>德譯則更是禁忌
what?
外來語中一堆德語,最常見的アルバイト、カテゴリ、テーマ都是德語
オナニー也是德語
(゚∀゚)<: 這些是戰前就流行的譯詞吧, 江戶到戰前歐洲諸國的著作翻譯都有, 英語霸權是戰後的事 (2I4IVsg. 19/05/10 01:51)
無標題 無名 ID:EXJNah4oNo.60582回報推文
>>No.60577
都說了

問題不是外來語洗掉日語中 和語漢語成分
新的身份認同 隨便他們選
漢語詞要丟隨便他們丟

問題是他們選了最智障的方式來表達新概念

>通過意譯新造漢字詞
同音過多造成難聽
文面清晰
---可以接受---


>取英源外來語,保留英文拼寫
>類似 『我明天一個presentation要deadline了,再不加緊的話明天去seminar要被老師幹死。』
同樣,日本人不會發音 造成難說+難聽
但是,保留了源拼寫的區別,文面清晰
---可以接受---
無標題 無名 ID:EXJNah4oNo.60583回報推文
>>No.605
而最智障的做法就是
>取英源外來語,轉成殘廢 カタカナ語
到這裡,你應該發現,無論哪個選項,日本話的語音貧乏都依舊是個問題,同樣會有難聽的困擾
並且,在這個選項會在文面上造成大量 意義不明 難記 難分辨 難斷詞 的外來語

用回小池障做例子
都民first,wise spending,改革mind(set),beyond2020
等等

這些詞在英語還算是高頻詞,但是在日語裡就都是比較生僻的用法

直接寫上英文,至少有英文基礎的人還能順暢理解

而用 カタカナ語的話,沒英語基礎的人會有閱讀障礙,就算有英語基礎的人也會有閱讀困難
無標題 無名 ID:EXJNah4oNo.60584回報推文
>>No.60583
>就算有英語基礎的人也會有閱讀困難
這可不是張口就來,是有數理根據的

英文-カタカナ是多對一關係

英 -》片 容易操作
片 -》英 困難
無標題 無名 ID:tZNEdCfINo.60585回報7推文
>>No.60583
(外人)看不慣和(本地人)用不了是兩回事
網絡興起後支港台還不是流行起一大批狗屁不通的新造詞/新用法
難道對岸貼吧用語和台語中文就很有辨識度, 是正經漢語?
這類和製英語已經是幾十年來現代日語的常態了
還沒算パソコン, コンビニ之類進一步的變種
(゚∀゚)<: パソコン, コンビニ就跟引擎一樣是融入社會了,但不是所有片假名大家都看得懂,像上面知事的例子即是 (RMN3zdHA 19/03/16 21:50)
(゚∀゚)<: 只能說日本人沒那麼在意"大家都懂", 像各地方言和JK語夠日本了吧 (tZNEdCfI 19/03/16 22:46)
(゚∀゚)<: パソコン, コンビニ就跟我們的引擎、雷射一樣,但最近吵的德先生賽先生(德莫克拉西、賽恩斯)大家就根本聽不懂了 (fcHpheus 19/05/09 10:27)
(゚∀゚)<: 當有足夠的人有誘因用一個詞, 它就會被接受, 現代中文狗屁不通但流行的新詞也沒少過 (2I4IVsg. 19/05/10 01:46)
(゚∀゚)<: 日本人亂用和製外語和假名已經有兩三代人, 有一套自己的文化運作邏輯, 要拔掉很難 (2I4IVsg. 19/05/10 01:55)
(゚∀゚)<: 用幾千年的葡萄、琵琶、胭脂也是外來語,只是因為他們外來的對象不是現在英文,看起來就很像中國本土的一樣 (rmzqUSBE 19/05/10 16:47)
(゚∀゚)<: 這例子就像,對日本來說,漢字本身就是外來語了,只是日本為了脫亞入歐已經對外來語不翻擇了全部唸音,這跟中文會處理新名詞的作法比起來真的太懶了,而且缺乏效率 (rmzqUSBE 19/05/10 16:48)
無標題 無名 ID:QXEQCCy2No.60890回報推文

看來事情並不簡單


蠻族替代與文明倖存 無名 ID:6VZDjVSYNo.60867回報推文回應

美國歷史學家奎格利有個著名的文明階段論
其中對於文明的起源做了如下斷言:
新文明必然興起自兩種以上的文化的融合,這種融合通常完成在舊文明的邊疆

回顧古典時期的西方歷史
青銅時代最後的古希臘文明「邁錫尼」被蠻族多利安人攻滅
多利安人來自希臘半島北部,一個愛琴海之隔的邊疆小亞細亞倖免於難
於是小亞細亞城邦愛奧尼亞成為了古希臘哲學的發源地

好景不常,東方的波斯帝國征服小亞細亞
邊疆希臘半島結成提洛同盟擊退波斯,同盟的領袖城邦雅典學術昌盛
人稱所有希臘人的學院,希臘三哲的杏壇

馬其頓王國兼併希臘各城邦
一統三洲、旋即崩潰,造成長達數十年的繼業者戰爭
未受嚴重波及的邊疆西地中海誕生兩個強大的政權:迦太基、羅馬

戰勝迦太基的羅馬掌握整個地中海數百年
最終亡於日耳曼蠻族之手,僅剩邊疆的東帝國作最後的千年奮鬥

邊疆的倖存者領導了新秩序(雖然有點「微妙」差異
古典時代的西方文明的確符合「新文明誕生在邊疆」的說法

有 3 篇回應被省略。檢視
無標題 無名 ID:aWQKFObENo.60871回報推文

拜占庭帝国的官员在他的著作Getica將维涅季人描述為一個人口眾多的國家,维涅季人佔據“大片土地”。他還將维涅季人描述為Antes和Slaveni的祖先,這兩個早期的斯拉夫部落在6世紀初出現在拜占庭邊境。 他形容他們是野蠻人,他們相信一個神,“閃電製造者”(Perun),他們為之犧牲。他們住在分散的住房裡,不斷改變居住地。在戰爭中,他們主要是帶有小盾牌和戰斧的步兵,穿著輕裝,有些人穿著赤裸裸的戰鬥,只用布覆蓋他們的私部。他們的語言是“野蠻的”(也就是說,不是希臘語),兩個部落的外表相似,高大而健壯,“雖然他們的身體和頭髮都不是金髮,也不是完全傾向於黑髮,但顏色都略顯紅。過著艱苦的生活,不理會身體的舒適,沼澤和森林為他們的城市。

無標題 無名 ID:aWQKFObENo.60872回報推文

羅馬作家普里修斯給出了以下目擊者對阿提拉的描述:“身材矮小,胸部寬大,頭部大;眼睛小,鬍子薄,灰白色;鼻子扁平,皮膚曬黑,顯示 他的下落來源的證據。

許多學者認為這些都是對東亞(“蒙古人”)種族特徵的不體面描述。 Maenchen-Helfen認為,雖然許多Hun具有東亞種族特徵,但他們不太可能像亞庫特或通古斯那樣看起來像亞洲人。 他指出,Hun的考古發現表明他們是一個種族混雜的群體,只包含一些具有東亞特徵的個體。 Kim同樣警告不要將Hun視為一個同質的種族群體,同時仍然認為他們部分或主要是蒙古人的提取(至少最初)。一些考古學家認為,考古發現未能證明Hun有任何蒙古人特徵,有些學者認為匈奴人在外表上主要是高加索人。

電腦基於遺體重建面部圖片 無名 ID:aWQKFObENo.60873回報2推文

羅馬描述,當一個Hun的嬰兒出生時,他的父母變形了他的臉。 他頭上纏著很多層布。

(*´д`)ノ: 這羅馬人是看到博格人了是吧 (RB7t8FGU 19/05/07 09:36)
: https://www.chinatimes.com/hottopic/20190125001189-260809?chdtv (DFS3sjJ2 19/05/12 06:07)
無標題 無名 ID:aWQKFObENo.60874回報4推文

作為凶悍的戰士和精湛的騎士,Hun對德國部落和羅馬人都產生了恐懼。羅馬歷史學家將匈奴描述為羅馬最野蠻的敵人:

雖然他們只是承擔了人類(非常醜陋的模式)的形象,但他們在文明方面卻沒那麼先進,以至於他們在準備食物時沒有使用火,也沒有任何興趣,而是依賴於他們在田裡發現的根,以及任何種類的動物的半生肉。

受到攻擊時,他們有時會進行常規戰鬥。然後,按照列的順序進入戰鬥,他們用各種不和諧的呼喊填補空。然而,更常見的是,他們沒有經常進行戰鬥,但是他們的行動非常迅速和突然,他們分散,然後迅速聚集在一起,在廣闊的平原上蔓延,並在城牆上空飛行,在意識到他們的方法之前,他們幾乎掠奪敵人的陣營。

在與劍的近距離戰鬥中,他們在不考慮自身安全的情況下進行戰鬥,當他們的敵人意圖揮動劍時,他們會在他身上投擲一個網並因此糾纏他的四肢,使他喪失所有行走或騎行的力量“。

(゚∀゚)<: 「在城牆上空飛行」,匈奴人航空飛行隊是嗎? (LFj7ldRI 19/05/04 18:21)
(゚∀゚)<: 羅馬歷史學家形容為沒有任何羅馬城牆可以阻止Hun入侵。 (V6Da202E 19/05/05 11:34)
(゚∀゚)<: 匈奴可能與Hun沒有相同的起源 (V6Da202E 19/05/05 11:37)
(゚∀゚)<: 這什麼糞翻譯... (mcuMwGto 19/05/09 16:52)
無標題 無名 ID:aWQKFObENo.60875回報推文

東羅馬帝國的特使被派去與阿提拉會面。他的訪問恰逢西羅馬帝國的代表。,他和其他使節被邀請與阿提拉共進晚餐:

當我們回到我們的帳篷時,奧雷斯特斯的父親說,阿提拉邀請我們雙方於當天下午3點左右與他一起用餐。我們等待邀請時間,然後我們所有人,來自西羅馬人的使節也出現在面向阿提拉的門口。

按照國家慣例,在我們坐下之前,杯子給了我們一杯讓我們進行奠基。當那個已經完成並且我們啜飲了酒時,我們去了椅子,我們坐在那裡吃飯。所有的座位都在房間的兩邊,靠在牆上。在中間阿提拉坐在沙發上,身後有第二張沙發。在它的後面幾步走向他的床,用於裝飾目的是用華麗的細麻布製成的窗簾,就像希臘人和羅馬人準備結婚儀式一樣。

我認為更多尊貴的客人是在阿提拉的右邊,而在他的左邊是第二級,我們和Berichos在一起,在Scythians(中歐游牧民族的古希臘名字)中有一位名聲的人,他坐著在我們前面。 Onegesios在Attila沙發的右邊,在他對面是兩個國王的兒子坐在椅子上。長子坐在阿提拉自己的沙發上,就在最邊緣,他的眼睛因為害怕父親而盯著地面。

當所有人都坐得井井有條的時候,一位喝酒的人來到阿提拉,給他準備了一瓶常春藤木酒,然後他按照先後的優先順序喝了一杯酒。這樣尊敬的男人站起來,他再次坐下來是不對的,直到阿提拉喝了部分或全部葡萄酒並將高腳杯交還給服務員。客人拿著自己的杯子,然後以同樣的方式尊敬他,在祝酒後喝著酒。在Attila的個人喝酒外出後,一名服務員嚴格按順序到達每個男人。當第二位客人和其他所有其他客戶輪到他們時,Attila以我們的座位順序以同樣的方式迎接我們。

為我們和其他野蠻人準備了一份在銀色挖溝機上供應的豪華餐,但阿提拉只是在木盤上放了一些肉,因為這是他自律的一個方面。例如,金杯或銀杯被送到其他食客,但他自己的高腳杯是用木頭做的。他的衣服也很簡單,除了讓它們乾淨外沒有任何麻煩。掛在他身邊的劍,野蠻人的鞋子的釦子和馬的韁繩都沒有受到其他斯基泰人影響,沒有金子,寶石或其他有價值的裝飾品。

隨著暮色的襲來,火炬點燃了,兩名野蠻人在阿提拉麵前唱了一些他們創作的歌曲,講述了他在戰爭中的勝利和勇氣。客人們密切關注他們,有些人對這些歌曲感到很高興,其他人對於被提醒戰爭感到興奮,但是如果他們的身體因年齡減弱而被摧毀並且他們的戰士精神被迫保持不活動,其他人則會崩潰並哭泣。

歌曲結束後,一個斯基泰人進來了,一個瘋狂的傢伙講了很多奇怪而完全錯誤的故事,而不是真相,這讓每個人都笑了。跟隨他的是,Zerkon,外表,衣服,聲音和文字完全混亂。通過將意大利人的語言與Hun和哥特人的語言混合在一起,他讓所有人著迷,讓他們突然變成無法控制的笑聲,除了阿提拉之外。他仍然無動於衷,沒有任何表情變化,除了當他的小兒子Ernas進來並站在他旁邊時,他似乎沒有用言語或手勢分享歡樂,他把男孩拉向他,看著他溫柔的眼睛。我很驚訝他沒有註意到他的其他兒子,只有這個時間。但我身邊的野蠻人,他了解意大利人以及我對這個男孩所說的話,警告我不要說出來,並說先知告訴阿提拉,他的家人會被驅逐,但這個兒子會復興。

在聚會的大部分時間過後,我們離開了,不想繼續喝酒

無標題 無名 ID:aWQKFObENo.60876回報推文

在Histories中,5世紀的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將斯基泰人描述為紅髮和灰眼睛。
斯基泰人被希臘人稱為游牧民族,對中東歷史產生了影響

伊朗祖先論假設
在1994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出版的“中亞文明史”中,其編輯JánosHarmatta聲稱,匈奴王室部落和國王擁有伊朗的名字。 所有匈奴名稱用中文寫成的可以用斯基泰語來解釋。

無標題 無名 ID:g6uQ0pFANo.60883回報推文

東羅馬還給阿里拉克掠奪得正當性

無標題 無名 ID:oPQhpVGkNo.60884回報推文
>>No.60868
>他對蠻族的定義是?
奎格利對「蠻族」有很高的評價
因為他們正好符合他的理論:邊疆+文化融合=新文明

在文明階段中,普遍帝國文明將無可避免墮入衰敗
最終在「蠻族(來自邊疆異文化的新文明)」的入侵下滅亡
運氣好的在衰敗中苟延殘喘(埃及),或者透過融合取得新生(西方)
無標題 無名 ID:V6Da202ENo.60885回報推文

夷(Yí)的使用一直延續到現代。 牛津英語詞典將野蠻人(3.c)定義為“中國對外國人輕蔑地應用”,並引用了1858年的“天津條約”,禁止中國人稱英國人為夷(Yi)。 (第LI條)規定,
“同意,在任何中國官方文件中,”I“夷(”野蠻人“)不得適用於英國政府或其英國陛下的臣民。 應該指出的是,“天津條約”中的這一禁令是清朝與英國官員就Yí的翻譯,用法和含義之間長期爭執的最終結果。 許多清朝官員認為夷並不意味著“野蠻人”,但英國不同意這種觀點。

無標題 無名 ID:2zAMFT1INo.60889回報4推文
>>No.60885
西戎東夷南蠻北狄

由於英國人從東邊的海上過來,所以清朝官員稱他們是夷。

但是英國人懂得世界地理,知道自己的國家在中國的西邊,所以認為自己不應被稱呼為夷。
(゚∀゚)<: 夷在一開始的意思,是指擅長弓箭的種族…… (H4nSwYow 19/05/05 22:40)
: 沒聽過這種說法 求出處 (8HygVbyE 19/05/07 01:38)
(゚∀゚)<: 說文解字 夷,從大從弓,從弓者,肅慎貢楛矢石弩之類也 (VWT1qxyg 19/05/07 14:24)
(゚∀。)<: 。 (XoRMVfFo 20/01/12 13:32)

學好語言,是研究歷史的第一步 無名 ID:oP04E2p6No.60879回報推文回應
請問什麼是“治金”?
這片土地是我的 無名 ID:V6Da202ENo.60880回報推文

學好迦南語言,是研究迦南歷史的第一步

無標題 無名 ID:V6Da202ENo.60881回報推文
無標題 無名 ID:V6Da202ENo.60882回報推文

治金,騎士把他們的盔甲換成了鋼鐵,但是人們仍然記得盔甲是鐵器時代的產物。
一位西方歷史愛好者認為東漢王朝在使用鐵領域對羅馬軍隊有優勢。 否則羅馬軍隊有優勢,因為他們更好地為戰鬥做準備。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