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版面][▼底部]
回應模式
名 稱
E-mail
標 題
內 文
附加圖檔[] []
刪除用密碼(刪除文章用。英數字8字元以內)
驗證碼
  • 可附加檔案類型:GIF, JPG, PNG, BMP, SWF;大小限制:3072 KB。
  • 當回文時E-mail填入sage為不推文功能。
  • 發文間隔時間為 30 秒;貼圖間隔時間為 30 秒。
  • 目前附加圖檔使用量大小: 358261 KB / 1313072 KB

  • 本板板旨為討論學術上的歷史,討論範圍限定於歷史學、考古學。欲發表其它如各民族的語言與文化、各國政治話題者,請洽其它相關板發文。
  • 發文時請務必理性,不得使用任何有歧視及侮辱意味之言詞,必要時請提供明確的學術出處。
  • 主題不在本板討論範圍者,將刪文處理。連續發表多篇主題相關文章,或他板複製文者,予以鎖文、強制sage處理。
  • 簡體中文使用者請發揮舉手之勞,將文字轉換為正體中文,避免造成其他島民閱讀困擾。

0

無標題 無名 ID:hcbgOmo.No.60886回報推文

宋母不但向 蔣介石傳輸了宗教信仰,甚至還傳輸了這種“翻經問卜”式的迷信,這一點在後文會有提到。

1930年底,宋母病篤,臨終還念念不忘督促 蔣介石受洗。一方面出於岳母大人長期的影響,另一方面也出於親情關系,先腫桶 蔣介石於當年底受洗,正式成為基督徒。

這時候,對於宗教,“病其儀式繁酷”的話, 凱申公是再也不提了。 蔣自受洗之後,對宗教儀軌格外重視,靈修從未間斷,每天起床之後要與宋美齡一起祈禱、念贊美詩,念到“耶穌”字眼,還要停下來向東方深鞠一躬!睡前的禱告與每周的禮拜更是從不停止。

如果僅僅是信奉某一宗教,並奉行儀軌的話,這屬於宗教信仰自由,誰都無權指責。不過馬克思告訴過我們一個鐵的真理——有什麼樣的世界觀,就有什麼樣的方法論。

對宗教世界入迷太深,思維與行動必受其影響。到了1936年西安事變的時候,先腫桶的畫風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先看看美國記者的報道:

“ 蔣介石在我的引導下,終於滔滔不絕起來,講述起一段極不尋常的故事。他的話,由蔣夫人替我翻成了英語:‘......接著,我( 蔣介石)的信心又回來了,開始長時間真心祈禱。我向上帝認罪,坦承自己的缺點,祈禱說,要是上帝真的選擇我領導中國走向獲救,他就會顯靈,將我引往安全之路。我睜開眼時,天色更亮了。不遠處,有兩只白色的野兔。我知道上帝果真顯靈了,那兩只兔子,將會把我引往安全之地。我跟著它們,蹣跚地走在山坡上。它們一停,我就平趴在地上休息。最後,它們躲進了一塊大石後面。我跟著爬到石頭跟前,發現那石頭下面正好有足夠地方,可以讓我藏身。’......自1936年12月被劫持後, 總司令便深信,他是上帝選定之人,將帶領中國走向最終的救贖。

至今為止,無數事件表明,他這一崇高信仰,是有充分根據的。”(《美國記者獨家報道西安事變: 蔣介石被囚時讀<聖經>》)對於上面這段“上帝顯靈、玉兔護駕”的自述,很久以前一般認為是先腫桶深謀遠慮,在利用宗教拉近同美國人的關系,博取國際好感。然而隨著越來越多資料的發掘,事實逐漸露出水面, 先腫桶是認真的,他練功發自真心(誤)!

無標題 無名 ID:hcbgOmo.No.60887回報推文

這等五迷三道的話,不但對美國記者講,而且對宋美齡也講:1936 年西安事變, 蔣介石被扣。當他看到宋美齡前來相救時,便說道,“今晨余展聖經,適閱及‘耶和華今將有新作為,將令女子護衛男子’句,今君果有此。” 蔣認為上帝又一次拯救了他。可以說在西安事變過程中, 蔣介石把自己所處的境遇和命運托給了上帝去主宰,並通過上帝保護的經驗,對耶穌基督明確產生了信仰。(陳蔚《論蔣介石宗教信仰的轉變》)


這是連“翻經問卜”的技能都點開了啊!沒有什麼比劫後余生更能刺激教徒的虔誠了。西安事變之後, 蔣的信仰愈演愈烈。 蔣介石皈依後就對當時的各本漢譯聖經不滿意,還曾委托陳布雷尋找有能之士重新翻譯,抗戰時期,這個人終於找到了!鋼鐵為國家之骨骼,石油為國家之血液,電氣為國家之神經,骨質疏松、嚴重貧血、神經衰弱的中華民國,抗戰之中未能增產一噸鋼鐵(戰爭中鋼鐵廠還在破產),未能多發一度電,石油工業幾近於無,倒是干成了另外一件盛事:資助浙江基督徒吳經熊,完成了新本《聖經》的翻譯!

不但資助翻譯,抗戰末期, 蔣介石還親自修改定稿:對吳經熊的譯本, 蔣介石除從經費上資助以外, 更是付出了巨大的精力和心力。從1944 年春到抗戰勝利, 蔣介石以每天一小時的時間和精力,將《聖詠》和《新經》全部譯稿閱讀、修訂。他親自審稿、質疑辨難、修正潤色, 竟達三遍之多。他照例用的是紅藍鉛筆, 第一遍他先用藍鉛筆, 遇到滿意的句子, 他肯定加圈。遇到有疑問、不滿意的字句或有可商榷的地方, 他亦會提出修訂意見。 蔣介石的措詞用語非常客氣, 經常加上“如何”“可否”之類的商榷詞語, 往往用橡皮擦了再寫, 讓吳經熊做最後的決定。第二遍閱讀時, 蔣介石便用紅鉛筆, 如果再有模糊不清的地方, 便用毛筆在頁眉上書寫。

讀完一章或兩三章, 必寫明年、月、日時間, 以及“。中正第*次讀畢” , 或“第*次讀完, 中正” 。這些手稿的原文, 現在均收藏在台北“國史館” 蔣介石檔案中。(趙曉陽《抗日戰爭時期的 蔣介石與聖經翻譯》)中共在戰略反攻, 蔣公在戰略改經,每天一小時,偉哉偉哉。

不過上帝對國民政府國運的襄助,也就到此為止了。當上帝影響了戰爭指揮,國軍的命運就到頭了, 蔣公畢竟不是五百年前那個法國少女(黑貞最高!)。

無標題 無名 ID:hcbgOmo.No.60888回報推文

隨著解放戰爭的進行, 蔣公翻經問卜時哀嘆的次數也多了起來:1947年底,東北戰況危急時, 蔣介石即在日記中寫道:“至十時禱告三次,天父許我明年聖誕節可消滅山海關以內各省之共匪,並令我不可放棄永吉、長春各要據點。

可知天父之意者皆合實際與必然之理,凡遵照天意者必皆成功也。” 蔣介石在日記中寫到“天父”、“上帝”時,常在前面空一格以示尊崇。1947年12月29日, 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十日來各戰區告急,失敗電報如雪片飛來,誠令人有應接不遑之感,但此心反無憂懼,夜間安眠勝常。

以存亡大事,上帝必有意者,絕非人力所能強制,故自問無愧。”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宣告成立。退縮在台灣的 蔣介石則仍在用《聖經》卜問“中華民國”的存亡問題。

蔣介石在10月10日的日記中寫道:“今日國慶雙十節,四時起床,盥洗後凝神默禱,蔔問中華民國存亡前途……感謝上帝,使我中華民國得由忠貞子民介石之手,能使之轉危為安,重生復興也。”(張建魁 路琰《 蔣介石因何成為基督徒》)求神問卜終究沒有作用,而 蔣日記裡“天父許我……並令我……”這等句式,讀來令人背後發涼,說明 蔣的心智已經受到嚴重干擾,或許已經出現了幻覺。

如果說 蔣介石在日記裡所寫的“存亡大事,上帝必有意者,絕非人力所能強制”是真的,那看來上帝是通共無疑了。

勝利轉進寶島之後, 蔣公對上帝的痴狂絲毫不減,不但宗教儀軌更加虔敬,而且在反思敗退原因之時提出了全新的觀點——他祭拜黃帝陵的行為屬於“拜偶像”,觸怒了上帝,使他丟失了大陸政權。

不過這種反省好像不太徹底,他自己的雕像,很快也在島上各處樹立了起來。大約是上帝對他立偶像的報應吧,半個多世紀之後,這些雕像竟是難免於油漆和鋼刀了。

又或許是因為上帝仍在通共?誰知道呢。

無標題 無名 ID:Ky67MXEANo.60940回報5推文
>1927年,當時的宋家看好蔣介石潛力,想把籌碼壓在蔣介石身上,開出的條件是蔣介石必須與宋美齡結婚。宋家的支持,顯然是蔣介石無比渴望的。因此蔣介石下定決心要與陳潔如離婚。為了讓陳潔如接受蔣介石的意見,蔣介石以整個中國的統一為由,哄騙陳潔如這只是政治婚姻,一切為了民族大義。
>為了讓陳潔如痛痛快快的離開,蔣介石還發下重誓:“我答應自今年起的5年之後,與潔如恢復夫妻關係。如我違背誓言,任憑佛祖懲罰我和我的南京政府;如我在10年或者20年內不履行我對她的義務,任佛祖毀滅我的政府,並將我永遠放逐國外。”

蔣:怎麼辦,我不能和潔如復婚,但我已經在佛祖面前發下重誓…
蔣:對了,只要改信不就好了嘛!
蔣:我超聰明的!
(゚∀゚)<: 這版已經死了,不只推舊串,連援交廣告都沒人管 (D69a6cnM 19/05/22 10:33)
(゚∀゚)<: 也沒有死啦...可能管管比較不常來?畢竟才砍了一個網軍的東西 (YjLSbVgQ 19/05/22 13:49)
無標題 無名 ID:eQJeUjQ.No.60941回報推文

老蔣棺材中的《荒漠甘泉》,跟市面上賣的不一樣
https://tysharon.blogspot.com/2016/01/blog-post.html

無標題 無名 ID:DmpYs3OcNo.60942回報1推文
>>No.60941
>這本為老蔣量身定作的《荒漠甘泉》似乎是從聖經中檢出有「勝利」、「戰鬥」等關鍵字的經文,重新「翻譯」成老蔣喜歡的句子,再加上一些符合老蔣心境的小故事,包裝成一本「靈修書」。但這本書跟原來的《荒漠甘泉》真的不是同一本。既然如此,乾脆自己編就算了,為什麼還要用《荒漠甘泉》這個書名,又註明「美國高曼夫人原編」?到底是誰騙了誰?還是誰要騙誰?還是誰在騙自己?看來這本精心製作的「假」譯本內幕重重啊!

……………………
(゚∀゚)<: 說個笑話:自稱基督徒但對聖經不熟 (o1nYzPCI 19/05/25 21:48)


0
【刪除文章】[]
刪除用密碼: